——写给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师

2018年1月,早晨约6点半,余文生律师在送孩子去上学的楼下,失去自由,后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已关押约9个月,至今没有回来。

警察说因为他写了修改宪法的建议。

中秋节,是一个家人团圆的节日。在外工作的人们会想着回家;在外学习的学子会想着回家。

我和余文生律师也一样。结婚约16年,中秋节是我们每年都会一起过的节日,每年中秋节,我们会带着儿子、买上月饼去看望父母。可是今年,这一切都无法完成了。

这个中秋,也是我们无法在一起过的第一个中秋节。

上周,我想带孩子,去见一下在徐州市看守所里的余文生律师,可是徐州市公安局不让。徐州市公安局就是这样人性化执法的吗?

孩子很想他的爸爸,可是他从来不喊着我要爸爸。可能是孩子他看到了我很努力,有时还会让我放松、笑、照顾我。

每次,我问孩子想去哪里玩?他选择的地方,都是余文生曾经带他去过的地方。

我问孩子想爸爸吗?他不说话。我说,我一定会努力去救爸爸回家的,孩子过来抱着我。我知道孩子太想他爸爸了。

可是,我也知道,我真的很无助,也越来越感觉到无力感,感觉我做什么努力都没有用。但是,不论多难,我都会为余文生律师努力维权。

也有人说,等法治变好了,他就可以出来了。可是,法治什么时候可以变好?不变好,就一定要制造冤案吗?

这几天,想到中秋节无法与余文生律师团聚;想到想争取去徐州市看守所见一眼余文生,都不被允许;想到自己家庭在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磨难;
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在伤心中,去了一趟朋友那,读圣经。看到有的人生活困难、多年维权、似乎已经忘了中秋节回家团聚,或者说有的人的亲人,也被关押着,无法团聚。

不论是像我一样,第一次与家人无法一起过中秋节,天天委屈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的;
还是已经习惯了困境,对中秋节团圆已经被迫释然的;

希望,都在中秋节,可以去买一点月饼,吃一吃,照顾好自己,坚强的生活,哪怕只有一个人!无助的时候,要相信,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很多人都在关注与心疼着我们的遭遇。

最后,我祈祷余文生律师在徐州市看守所里,可以吃饱饭、身体不要生病、不要挨冻、不要遭到酷刑。也希望他在徐州市看守所里,中秋节这天可以吃到月饼。

709家属许艳
2018.9.24 中秋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