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8

香港的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于香港电台的节目上说:“日常生活应多用普通话表达”,他形容世界上“中文”发展是普通话为主,质疑广东话学中文将来不长远云云;“香港700万人社会用广东话学”中文“,将来会不会长远?会否有个分别在这令我们失去优势呢?这个要专家去研究。”

事实上香港推行了所谓“普教中”,即以普通话教中文科超过十年,多项研究都表明完全无助于改善学生的中文能力,甚至令中文水准倒退,近年“普教中”学校不增反减,如港岛玫瑰岗以至左派学校鲜鱼行,都取消普教中;事实上特区政府为推动所谓“普教中”投放了大量资源与津贴,透过资源利诱香港的学校,废粤改以普通话授课,甚至有些学校的所谓“精英班”只设普教中,要成绩较次的班别才以粤教中。

然而政府不断推动的同时,Facebook专页“港语学”做了个统计,以普教中的学校由2015年的141间中学与375间小学,下跌至2018年的124间中学与362间小学,说明香港的老师与家长都用脚投票,宁选择粤教中的中学,真相是“精英班”的中文成绩,反而被粤教中的“较次班”追上,特区政府面对令成绩退后的真相,不但没有改弦易张,反而先修改网页有关这些研究的公布,然后再“搬龙门”,当年以可以改善学生的语文成绩来推行普教中,今日就改口说是为了“将来”来普教中,至于所谓的“专家研究”,其实专家早已说了很多次,即香港作为粤语社会,普教中对学“中文”是没有任何的帮助,而政府只是不断输打赢要,一如在广州近年所做的事情一样,要找理由消灭香港的粤语社会。

举例说瑞士人口大约850万人却有四种官方语言,国人母语多为德文法文意大利文,却多掌握两至三种语言而不成问题;香港的“两文三语”政策最令人误导的,就是所谓“中文”在二战之前的香港,一直被称为汉文,所写的是汉字,一如日本人教写汉字,甚至写汉诗,也完全可以用日语来传授。偏偏把“汉文”改为“中文”,在“差不多先生逻辑”下,就把汉字私有化,变成以为只有“中国人”才可以读写的语言,把汉文汉字“民族主义化”,这种误导只是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而完全不是为了教学生。

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写的是正体字,说的是粤语,偏偏有些人为了政治目的,完全违反科学常识,要以外语(普通话)来教授小朋友写汉字,不用专家都可以得出结果,即课程大部份时间都变成去纠正读音与用字,而反而学不到汉文;学生浪费大量精力,花在学习大陆词汇与香港词汇的相异之处,如香港叫的“去街市买番茄”,在“普教中”之下竟要变成“去菜市场买西红杮”,结果完全丧失与本地人沟通的能力,一如平日那些离地千万丈的普通话外语译音,结果就是令学生索性放弃汉文,改以英文或原文称呼,这种为政治目的而疯狂乱搞的做法,令很多市民改投直资、私校以至国际学校的怀抱;一如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为“简单些”把自己子女送到国际学校与外国升学;至于付不起钱的市民,则成为了这种政治挂帅制度下的白老鼠,觉醒者敢怒而不敢言,当然还有一些仍然“爱国之士”仍相信政府的骗局。

以“好处”吸引老师与家长支持“普教中”已随着真相而胎死腹中,学校减少普教中正为中共殖民政府造成压力;杨润雄的言论正代表政府在“试水温”,如果反对声音不足,则可以借势以行政手段,全面迫所有学校推行“普教中”,再慢慢在社会上禁绝粤语。

至于所谓700万人长不长远的问题,真相是海外华人很多仍是说粤语,而即使将来中国移民改变了这些,单是香港的700万人口,也比起很多欧洲国家多;挪威、芬兰、斯洛伐克人口只有500多万人口,克罗地亚只有400多万人口,立陶宛3百万、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则只有百多万,甚至冰岛只有30几万人,这些人也没有放弃自己的语言,也没有什么“边缘化”的问题;今日特区教育局长的言下之意,是否香港人为了保卫广东话,除了争取香港独立之外,就没有其他可能呢?这是否政府曲线在推动港独呢?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