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幻想会成为人类尊严和自由的终结者,反抗暴政是人类获得尊严和自由的必然反应。在这条苦路上,人要面对怎样的熬煎和熬炼?人何以面对和扛住生命难以承受的反抗和自由带来的压力?这是足以困扰人很久的命题。我试图通过对一些有趣的电影的观赏和再叙述获得某些训练和助力,但愿这种努力和训练不全无意义。哈利路亚。

这是一部二战背景下的波兰战争电影,《浴血华沙》(MIASTO 44)
. 1944年,战争或者被占领已经持续多年,漂亮的歌剧演员麦克白.哈娜和她的两个儿子相依为命。他的丈夫是一位波兰军官,和那时候所有的波兰军官一样,死了或者失踪了,再也回不来了。大儿子斯蒂芬.扎瓦德兹基爱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加西奥,每一次离家,他都在街口处向窗台上的加西奥和母亲做鬼脸扮苦逼小丑逗他们开心,然后才恋恋不舍地转身和离去。他对母亲发誓说一定不会出什么岔子。
德国法西斯的占领极端残酷,稍微有不满,大街上就会随机地处决一批毫不相干的波兰人以示警告。年纪轻轻的斯蒂芬被同样年轻并暗恋他的姑娘卡玛发展成地下反抗分子,参加秘密训练。每一次离别都意味着永别,这正是斯蒂芬离开家门独特告别表演的原因。一次,斯蒂芬整夜不归,哈娜知道儿子参加了地下组织,她痛苦万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你一直在骗我。我以为你死了!你答应过的,你个骗子!你们都在骗我,你们都是骗子!他也骗我说会回家,你不明白吗?他也说会回家。都走了,就我一个人了。都走了,就我一个人了……”六岁的小加西奥也难受哭泣:“求你了……别离开我……我不想一个人。”

波兰人和我们一样后知后觉,冷战结束后的发掘表明,战争之初,那些有反抗能力的波兰人,不只是被德国法西斯残害了,更多的人被更逼残暴的共产党苏联惨杀在卡廷森林。所以,反抗组织都是一些刚刚成年的毛头孩子:小伙子们都弱不经风,姑娘们看起来倒挺精神。
反抗是什么?起义是什么?像躲猫猫,或者就是过家家。
在这群稚嫩的孩子心里,加入地下组织不仅仅是为了履行爱国义务,不仅仅是报仇雪耻赢得做人的尊严,它更像是一段夏日里的青春盛宴:由此可以跟同龄人吹嘘,还能更容易吸引到异性。野营、郊游、唱小曲、调情、暗恋和一见钟情。比正经半正经的组织培训和战斗计划,这一些更使他们和她们上心。“地下工作超有趣,我们的姑娘是最棒的。”
“我发誓绝对效忠我的祖国,维护祖国荣耀,为祖国自由而斗争,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我发誓服从波兰总统以及在他领导下的陆军司令,我发誓坚决保守秘密。”
“我接受你加入波兰陆军,保守秘密,抗击敌人,保家卫国。你的职责是从事武装斗争,胜利将是你的奖赏,叛国会被判死罪。上帝保佑你。”

俄国人快到华沙了,华沙预备起义。
“这种情况下的起义毫无意义,这不是儿戏。”
“西方人会帮忙的,我们国家是欧洲的一部分。”
这是一支亲美国倾向的地下反抗力量。只需要自己坚持三天就万事大吉,他们以为。
起义已然发生,毫无预备的德国占领军一触即溃。一切来得那么轻松,整个华沙城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人们穿上节日的盛装,在大街上唱歌跳舞,当然还有打牌、抽烟、喝酒、调情、约会、泡妞。
“姑娘们穿上制服很好看,当然,不穿衣服更好看。”
占领军开始反扑,这时起义者才发现,美国人还在远方,距离他们还有大半个欧洲。俄国人来了,就在河的对岸,那个和希特勒密谋共同瓜分波兰的魔鬼斯大林,他怎么会让他的军队轻易跨过并不宽广的河流来拯救呢?让波兰及其反抗者继续被德国占领军蹂躏或者互相砍杀才合乎共产党苏联的最大利益。
没有准备好,一切都没有准备好。但是,最血腥最残酷的考验却不可逆转地降临,砸在华沙的任何地方,砸在年轻人的肉身和心上。他们将为尊严和自由的意义之外的轻率、浪漫、嫉妒、情欲付出更多的代价。
他们必须一次又一次踏入生命的屠杀场,他们必须一次又一次从死神狂怒的窄门侥幸逃生,如此熬炼,方能保留住一点点血脉,等待复活重生。

“上帝保佑你。”
“那么问题来了,上帝在哪里?”
“上帝忙着其它事。”
“为何这一切都要扯上上帝?”
神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男又创造女,以人性上的不完美促使他们自我更新自我救赎彰显神和人的完美特性。人的贪、嗔、痴、怨、自私、自义、暴虐、虚荣、嫉妒、不洁是与生俱来的罪性,生命必须与这些罪性征战获得高贵和意义。求神饶恕贪愚如我对此的试探。

爱欲是人性弱点和人性光辉胶着在一起的本性。精明的导演、编剧常常把爱情故事作为展示自己对世界认知最重要的橱窗。有理由认为,自由的阻碍来自于对爱欲的偏狭,人对爱欲的向善和完善是通向自由的重要门径。以《浴血华沙》而言,编、导把爱情故事的讲述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电影围绕着四男四女的爱情纠葛展开以彰显主题。
起义发生,年轻的队伍被交给一位外来的中尉弗朗指挥。孩子们都有各自的爱恋对象,指挥官或者领导弗朗却没有,他是一个心理学意义上的病人。因此,受姑娘们喜欢的斯蒂芬的沉着、勇敢的战斗表现比德军更容易成为弗朗内心里的敌人,斯蒂芬的功绩变成了被打击被冷落的原因,他被罚站岗、放哨、洗碗,斯蒂芬受伤后被战斗激烈的明面理由有意无意放弃,任其自生自灭。这样偏狭自私自以为是的人做头领的队伍要战而能胜,那是不可想象的。女四号贝塔娜本是一位一上场就宣称自己名花有主的人,她的男友原是富家子弟亚历山大,亚历山大随父亲闻风逃遁了。也许是虚荣也许是激情,贝塔娜与中尉在战斗的间隙举行了婚礼。“赞美主,神父,我们都还年轻。我们是眼镜蛇起义军,现在都成了传奇人物了,我们让德国佬吃尽苦头。神父,你能给他们证婚吗……”爱使一些人堕落,爱使一些人完善。 弗朗中尉最终把这支队伍带向成熟,成为战争中令德军闻风丧胆的队伍。受重伤的指挥官为了不拖累队伍拒绝转移,他拉响手雷,和贝塔那拥抱着,与德军同归于尽
泣婴是地下及起义战士瓦列的代号,这个眼镜同学超喜欢吹牛炫耀,残酷的战争考验了他,女三号艾娃的爱和死亡使他明白爱和自由需要实在的担当。他牺牲在自己生日那一刻。“嘿,兄弟,我在这儿,我要邀请你们所有人来庆祝我生日,一小时前我刚满19岁,真没想到我会这么过生日……你们不可能杀光所有人,白痴们,这是不可能的……世界将记得你们的暴行!自由万岁!”
女二叫卡玛。一位干练、勇敢、漂亮的女孩,爱的自尊和自卑在卡玛身上都得到充分体现。她深爱着被自己引领加入地下反抗组织的斯蒂芬,但又因自出寒门而不敢勇敢地表达,结果被比自己更漂亮的富家女孩阿娜捷足先登,她的心中隐含着嫉恨和反抗命运的激情。没有反抗就没有真自由,如果反抗失败,生活回到原点,“一切很快会恢复正常吧,象你这样的人会和他一样。像我这样的人只配在咖啡馆给你倒咖啡。”而你“不过是为了自保而扔下战友的贱人。”
在血雨腥风肢体皮肉横飞的战场上,卡玛勇敢无畏。在战争的最后,她战胜嫉恨这个心魔,她告诉斯蒂芬她的抱歉,告诉阿娜随医院转移到河边去了,可以在河边找到她,她为自由和爱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向勇敢无畏的自由战士卡玛致敬!

瓢虫是女一阿娜的代号,起义的危险气味发出,富有的父亲和哥哥立马逃走,而她已经被斯蒂芬的美色迷住,不能自拔。如果说最初阿娜对斯蒂芬的一见倾心仅仅是对青春和肉体的迷恋,那么,在斯蒂芬被嫉妒和被抛弃置于生死的边缘时,她的不离不弃就是爱情的至大升华,爱就是她的全世界。斯蒂芬担心母亲和弟弟的安危擅离队伍,亲眼目睹母亲和弟弟被法西斯残杀的极度悲伤以及大轰炸使他失去了意志。他不被保护,被指挥官要求放弃。
“走吧,否则起义就失败了。”
“我得去救他!”
“擅离职守的后果就是死!”
“求你,一夜之间,我家就被烧光了,就只剩下我和我哥,我们不是起义分子。求你了”
起义失败了,阿拉带着人事不省的斯蒂芬艰难求生,如果被认出是起义分子就被人们拒绝帮助。每一刻每一步都是死亡在统治世界,死里逃生是人类最难实现的奢望。“你怎么能这样?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懂吗?别再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别再离开我。”形势略有好转,他们又得重新装扮回起义军的身份,以此求得难以成功的逃生。为了一张救命的通行证,她差一点被掌控通行证的起义军军官强暴。
“一旦有机会我们就出城,我四处打听过了,我们有多远跑多远,什么都别想把我们分开。就你和我,我们俩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对吧。为了你我要活下去。”

形势再难逆转,德国军说:“你们已经证明了你们的勇气,结束徒劳的抵抗吧……你们是否选择停火来保住你们波兰的血脉?如果你们选择放下武器,我们能保证你们的生活、工作和食物。出示白手帕的市民,我强调,白手帕可以离开危险区域,和德军一起前往安全的地方。”
此时,在阿娜的精心护理下,斯蒂芬已经从极度的悲伤中苏醒过来,他重返在战场上,展示出杰出的战术技能和优秀的指挥才能。在最后时刻,他让医院的人和儿童撤离,让残存的力量抵抗到底,并行而不悖逆。
“我们要到河边去,我发誓带你们都河边去,我发誓带你们出去……”

夏天,就是一个夏天,或许你也有过的一种夏天,一个有关反抗和自由的夏天,他们和你们一样稚嫩,还没有准备好一切,是的,我说的就是一切,生命还难以承受反抗和获得自由所需要预备的一切,夏天和那个夏天就来了。
这是我要叙述的一切。
其实,编剧和导演已经借助阿娜的口向更幼小的孩子们表述了这一切:
“很久很有以前,在山那头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小镇里住着一个孩子,他有个家,还有很多朋友,和他一起玩耍,一起跳舞散步学习。有一天,一个坏国王想统治世界,坏国王侵入他们的国家并且说:‘我禁止你们做一切事,禁止你们玩耍,禁止你们学习,不允许你们做任何事。’但他禁止不了他们做一件事,那就是梦想有一天他们能重获自由。”

2018年10月15日 介福桥
浴血华沙_电影_高清1080P在线观看平台_腾讯视频
https://v.qq.com/x/cover/knb5vssxudsgfj8.html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