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邓朴方的代父发言明显是在提醒和警告习近平当局

Share on Google+

2018-10-26

资料图片:邓朴方。(AFP)

昨天,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络版刊登了以《习南巡不讲改革邓朴方挺父受关注》为题的报道文章,被多家中文网络媒体以《习近平南巡邓朴方的讲话被指是借古讽今》等标题转载。

该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到广东视察四日,再没有提到邓小平的思想。反而邓小平长子,现年74岁的邓朴方,在9月16日举行的中国残联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全文稿,本周在互联网上热传。小邓赞扬老邓等人开启的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革命”。他在发言中称,“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并强调这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份,还不点名提醒:“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坚持立足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

该报道文章的记者采访到的香港某大学来自大陆的访问学者孙先生表示,邓朴方的上述讲话,对于七、八十年代邓小平确立的改革开放是一种推崇和赞赏的态度,邓小平确立的政策确实让中国经济得以快速发展,破除了个人迷信。邓朴方此时公开缅怀邓小平并不奇怪,但是:“真正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这段发言,让外界注意的,恰恰是因为当前的最高当局,闭口不谈邓小平,不谈邓小平确立的改革开放政策。实际上,对于邓小平以及他所确立的政策漠视,甚至背叛”。

孙先生称,邓朴方发言被热传折射出网民对当局推行自力更生,走回头路的抵制心理。

而在海外华文网络媒体中也有一定知名度的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先生则持与如上分析相反的看法,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无论在中国理论界及党内,还是媒体,仍将现阶段定义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邓朴方说其父亲“实现了人的解放”,这只局限于一定的程度:“但总得来说,没有实行人的解放。邓小平也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干掉了两个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六四向老百姓开枪。这些都是在压抑人的思想解放、人的解放。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讲邓朴方这个讲话就是对习近平的压力,比较牵强。我看不能这么说”。

笔者对查建国先生的这种分析很不认同。首先从查先生说的“无论在中国理论界及党内,还是媒体,仍将现阶段定义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入手。

先把十九大上出台的“习氏党章”和此前的“旧党章”比较一下,按照中共官方的权威说法,一九八七年赵紫阳担任总书记的中共“十三大的突出贡献,是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党的十五大进一步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问题,指出,面对世纪之交改革攻坚和开创新局面的艰巨任务,我们解决种种矛盾,澄清种种疑惑,认识为什么必须实现现在这样的路线和政策,关键还在于对所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要有统一认识和准确把握。正是基于我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认识,党的十五大制定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精辟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以及怎样建设这样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进一步统一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思想”:“当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后,党的十六大指出,我国正处于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在达到的小康还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很不平衡的小康,巩固和提高目前达到的小康水平,还需要进行长时期的艰苦奋斗”;的十七大进一步指出,经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不懈努力,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从生产力到生产关系、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都发生了意义深远的重大变化,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

也就是说,现如今的“习氏党章”中关于“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在原本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需要上百年的时间”的说法,不过是对过去“旧党章”相关内容的延续。但是,“习氏党章”中延续的“旧内容”并不一定都是习近平继续遵守的内容,比如“习氏党章”没有修改和删除的内容还有禁止个人崇拜的内容,但恰恰是在十九大上的“习氏党章”出台后,中共党内“圣化”习近平的宣传造势已经堪比“文革”当年对毛泽东的无限吹捧。今年三月,中共党媒人民网曾转发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的文章,内容提到“时刻不忘反对个人崇拜”,但这篇文章在微信群获得广泛流传之后,,其原文已被人民网删除。

这篇文章说,“十年浩劫结束后,中国共产党人痛定思痛,1982年在拨乱反正后召开的党的十二大上,在党章中郑重地作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从那时至今已近30年,党章已作了多次修改,但这个规定仍然一字未动。这表明,反对个人崇拜是党要长期坚持的一个坚定的立场,同时这也理应是党的建设需要长期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很显然,这篇文章的内容严重触痛了习近平和他手的吹鼓手们的敏感神经,如果至今没有被删除那才是怪事。

同样道理,如今我们本文所要分析的邓朴方讲话内容所强调的“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虽然是十九大上出台的习氏党章中继续保留的,但事实上却是习近平在具体的内政和外交,特别是外交政策上并没有遵循的。

邓朴方讲话的这段原文是:我们要坚持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小平同志说过,‘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为什么要这样讲?为什么要讲几十代?就是要强调这个阶段的长期性、艰巨性、曲折性和复杂性。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坚持立足国情,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

其实,如果单就习近平这几年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在外交上的具体作为,无论是对非洲穷国的“大撒币”还是对美国的不再“韬光养晦”,用“妄自尊大”四个字概括确实非常贴切,所以,邓朴方如今趁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表公开讲话的机会代父重申“社会主义补级阶段这个基本判断”,很显然是在提醒或者说警告已经没能“保持清醒头脑”的习近平当局,切莫“妄自尊大”,在内政和外交上,特别是在对外和对美政策上,一定要“坚持立足国情”。

邓朴方的这篇讲话的另外一处原文是:“事实证明,我们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将会更加复杂,困难矛盾将会更加突显。在国内,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国际上,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要坚持和平与发展的方针,争取合作共赢的国际环境。这个时候,要害是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

把邓朴方如上这段引文和前面引述的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谋划一切工作”这句话加在一起分析,是谁都会将此与当今圣上习近平饱受党内外诟病的对外政策联系起来。

需要强调的是,邓朴方当时发表的这篇讲话时的身份不但已经不是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而且连残联的具体职务也已经因为年龄原因而只剩下一个名誉封号,同时他这次讲话的受众也只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代表大会的代表们,所以他的讲话的主要内容正常情况下围绕残联的具体工作内容。但事实上他这篇讲话的主要内容既不是残疾人工作的方向和目的,更不是残联的过去工作总结,几乎通篇内容都是在代父发言,提醒或者说警告已经严重背离邓小平路线和政策的习近平当局莫要倒行逆施。

笔者过去曾在本专栏发表《东施效颦毛泽东的习近平彻底否定了邓小平》一文,回顾的内容是:一九八零年八月十八日,复出掌权后已经稳定住局面的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题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二零零五年八月的《炎黄春秋》杂志刊登的杜光的文章将其称之了“反封建专制里程碑”。如今重读邓小平的这份“八一八讲话”,不难发现当年邓小平所批判和否定的正是当今习近平所强力推行、全面复辟的。

当年的邓小平曾特别强调说: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少数有权的人负担过重,必然造成官僚主义,必然要犯各种错误,必然要损害各级党和政府的民主生活、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个人分工负责制等等。这种现象,同我国历史上封建专制主义的影响有关,也同共产国际时期实行的各国党的工作中领导者个人高度集权的传统有关。我们历史上多次过分强调党的集中统一,过分强调反对分散主义、闹独立性,很少强调必要的分权和自主权,很少反对个人过分集权。过去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分过几次权,但每次都没有涉及到党同政府、经济组织、群众团体等等之间如何划分职权范围的问题……。权力过分集中,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对这个问题长期没有足够的认识,成为发生“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使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再也不能不解决了。

笔者数年前曾在本专栏发表过《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一文,即刻被网友讽刺为“标题党”——因为当时的习近平刚刚安排了王歧山先出面投石问路,习近平本人暂时还没有正式宣布“文革”中人人都会背诵的毛主席语录“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现在重新成为习近平政权的“指导方针”。而日后的局势发展证明,习近平不但用新党章回归毛泽东极左路线和政策,全面否定邓小平,甚至已经在一党专制和个人独裁方面走得比毛泽东更远。如今的“习氏党章”中一句“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不但是回归了毛泽东,而且是回归了文革极左时代的毛泽东。与此同时,则是完全否定了“邓小平理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党要管党,党政分开!

邓朴方在他如上的那篇讲话中还强调:“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全方位的变化。这是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维方式等深层次的变化。这是根本性、历史性、不可逆的变化.”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之后对邓小平路线和政策的倒行逆施几乎也是“全方位”的,在政治角度尤其如此。其在党内大搞个人独裁的行为和方式,也正是当年被邓小平强烈否定的。

RFA

阅读次数:33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