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恩列主义到中国已一百多年了,它对于摆脱清朝封建皇权以后的中国有怎样的价值与历史意义,在现代的中国,从政府到民间都有不同的议论与说法,如果不使用强权压制的话,这一直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它对于近代与现代的中国究竟功用如何,是否对路,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题目。也是本文的重点与切入口。-——题记。

一种理论的产生与实践,其实都是作为一种可供人利用的工具而存在的,用以改造改良社会及其文化,或用于谋取小集团私利。马克思主义自产生之日起也不例外。它产生于十九世纪,用现代历史学家的眼光来看,它就是一首反观工业革命以来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警醒诗。它使整个资本主义社会警醒并修正路线,分利于众,呈现国家社会主义的势头。而它所设计的终极梦想则好象永远无望到来,因为此学说自向大众发布以来已经给人类带来了改变。历史的预言者从古至今很多,但真正言中者很少。为什么?因为人类的动物性趋向。突发的因素太多。于是,历史永远充满未预知性。正如许多历史学家所言,历史是不可预测的。无论多么聪明有才之士,都会无奈地发出此感叹。对于不可预计的未来,人们不是无知而是无奈。马列主义在中国也不例外。

清朝末民国初在中国有影响的三大思想小析

作为所谓的封建几千年的封建王朝中国,在公元1911年才对已经麻木于帝国王朝统治的多数中国人形成触动,这里所说的中国人多数是汉人。无论被谁统治,汉人还是异族,都是专制封建制度,而人们又被汉人的“国教”儒教教育成必须忠君并且忠实于自己出生的家族。可以说,在1911年以前,中国人的民族与国家观念是很淡泊的,因为他们千年来醉心的是自己的家族荣辱,所有努力与钻营就是为了光宗耀祖。家族以外的事务与荣辱,人们都漠不关心。中共的创始人及中国最早的马列主义信徒陈独秀说:我在28岁时才知道有国家有民族,国家民族的概念也是在十九世纪末才来到中国。而1911年,孙文等等人的推翻异族与封建帝制,建立西式民主政治的辛亥革命,才从根本上触动了中国人的家族宗法制度。我家以外有国家,国人猛醒,被封建统治者压迫很久的求知欲被激发了出来。但是,西式民主与自治的观念在中国当时的文化土壤中是薄弱的不成熟的,它在不断地与形形色色的封建专制复辟斗争中显现出权利分散与效率低下的不利,地方自治与军阀林立的现实又与中国历来的战国状态雷同了。既然是战国,当然各种思想与思潮的交锋是难免的。在十月革命前,孙中山从西式民主借鉴而来的三民主义,以及汉人的复儒复汉而提出的五族共和共同拥有一个中华民族概念的主张,西方当时最流行的无政府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等等,构成了民国最初的思想潮流体系。这其中,马克思主义位居末席。这是有原因的,因为,中国当时要处理的是民族矛盾,汉人推翻满清统治,渴望继承清朝打下和占领的全部国土江山。但是全国各省面临联省自治独立与大一统,两种选择。独立各省,意味着国家的分裂,西藏新疆等等铁定独立出去,宁夏云南也许也不再属于中国。江山再次回到汉人为主体统治者的手中,但很快不会再听大一统的中央的命令,而是作鸟兽散啦。孙中山参照西方民主政治搞出的三民主义,虽在民中初年得到了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的认可与推行,但当时汉人重获天下执掌权,除了搞民主政治建设以外,国家与各民族的分裂问题也就在眼前。汉人当然会深情地回望汉唐,期盼继承清朝打下的国土,而不是让各民族自立。那么,怎样才能名正言顺地接收西藏及新疆还有东北等等的各大族呢?袁世凯与梁启超及当时的一大批学者, 经过慎重考虑,抛出了一个中华民族的名词与概念。同时提出一个五族共和的观念。汉人,满人,蒙古人,藏人,新疆维吾尔人(或别的当地居民,但唯族是大族),原有清朝国土内的五大民族,被这一新概念统一归纳入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中。中华民族,是一个包含原有大清版图所有国民的居民的概念,有了中华民族这一词,就可以凭此对抗分裂,完整以秦始皇的大一统两千年来的中国专制政治观念,这次以汉人为主导重新统治清国土下的中国。当然,概念及思想这一些想象之物,历来就是用于为达到利己目的地师出有名的工具。这不是汉人的发明,凡人类都离不开这个共通性。从汉人重新主掌中国统治权的角度出发,袁世凯与梁启超,以及当时的正在从旧式中国文人向新式知识份子转型的众多学者智识者,都认为中华民族与五族共和的政治提法与名词可以团结多数人,防止东北,西藏,新疆这三大块国土版块独立建国。中国自秦始皇以来的大一统观念,两千年来形成习惯,分分合合,始终中国老百姓认为合才是正理,所以野心者一直以此为战争与攻伐借口,让老百姓中的不幸者生灵涂炭。这其中既有汉人内斗,也有民族间的战争与械斗。从大一统的中国两千年正统政治观念来说,这是没有错的,于是深得民国初期多数汉民的支持,而汉民又是清朝国土内生活的多数居民,于是,中华民族与五族共和,得到了支持也加强了至少是多数人的向心力。

民国初,中华民族五族共和的概念,再加上孙文等等所提倡的三民主义民主政治理念,是公开的主流思潮。这是在表面上大张棋鼓宣传的。而在当时,确有马克思主义的书流入中国,不过,它更接近于幻想的空中楼阁,对于几千年讲求实际实效的中国人来说,还不是应时之需。此外,与它更接近的一种比民主政治还要讲求自由与解放个体人性的政治制度设计,就是当时也同步在西式民主国家中流行的无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又名安那其主义,在古代发源于古希腊。是一种古老的西方哲学,政治学与社会各种实践活动的组合。无政府主义思想在古代发源以来,除了哲学思考,对于政治与现实社会的最大述求就是,消灭政府,因为政府也是强权压制个人的一种方式。不要政府,个体平等自由地以契约联合在一起,实现个人权利的最大化,这是无政府主义者在集体层面上做出的思考,史称无政府集体主义。除了个人信仰,在集体与社会运作层面,无政府主义不是要社会混乱无序,而是实现人们间的最大个体合作与高度自治。无政府主义的追随者篾视任意形式的绝对权威,包括一向表示对公众利益与需求负责的政府。无政府主义者认为个体的高度素质教育能使他们之间可以非暴力强迫地完成分工合作与做事。无政府主义在十九世纪分化出两大流派。一,资本主义的无政府主义。代表人物为皮埃尔约瑟夫普鲁东。 他在1840年出书《什么是财产?》中,形成了现代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创立,发展出了一种以自发性秩序为根基的社会学理论,称为互助主义。在这种社会中,没有类似政府的中央控制机构,个体得以依照各自意愿地追求他们自身的利益。普鲁东对于资金本主义,国家与既定西方宗教制度的反抗启发了很多后来的无政府主义者。普鲁东指出:“我们应该从哪能哪里找寻对抗国家的制衡力量?只有财产才能办得到。完全的国家权利是与完全的财产所有权利相冲突的。财产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力量。”要人们拥有真正的财产权,发展资本主义就是通往人们高度自治与幸福的必经之路。然而,普鲁东反对资本主义的雇用劳动制,他进一步地要求劳工们将他们自发组织起来成为一个民主社会,在这个社会,所有成员享有同等的身份。普鲁东的这一思想影响了法国劳动阶级的运动,他的追随者们在1848与1871年的巴黎公社中十分活跃。

在普鲁东之后,克鲁泡特金被认为是无政府共产主义的重要理论家。共产主义其实发芽于无政府主义,马克思主义对此多有借鉴,这是不争的历史史实。例如,克鲁泡特金在描绘他的经济理想时,认为合作比资本主义的竞争更重要,他主张借人们自行“没收全社会财富”来废止私人财产,并以一个由人们自愿组织,无阶层分别的网络来协调经济运作。他主张在无政府共产主义的世界里“房屋,田地和工厂都不再是私人财产,而是归属于公社和国家。”,他指出,无政府共产主义的目标就是“收割和制造出的产品分配给予所有人,让每个人自由的使用他们。”但所有的前提是人们自愿加入。然而,克鲁泡特金的观点却受到另一些无政府主义者的厌恶,因为他们讨厌将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融合,认为废止私人财产是和自由不相容的。无政府主义者本杰明在他的书中批评无政府共产主义是“假冒的无政府主义”。所以,,马克思除了《资本论》的著述更详尽地建立了近代以批判资本主义巧取豪夺为基础的政治经济学学科外,多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与当时的无政府主义者雷同。他是在无政府主义集体运作的层面单独提取出一些运作集体事务的方法,进一步地提取出一些东西,然后将之归纳为后世所知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1848年,无政府主义与共产主义者共同促成的欧洲革命受到严酷镇压,1864年,“第一国际”成立,联合了欧洲当是的各种反资本主义的流派,其中有无政府主义者,英国的工会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卡尔马克思是第一国际的领导人,无政府主义者巴枯宁1868年加入到反对马克思的行列。于是,无政府主义与共产主义正式绝裂,巴枯宁成为了近代无政府主义的代表人物。他批评马克思的理想为独裁主义,并预言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如果夺取了政权,必将变得和他们所反抗的统治阶级一样糟糕。以上是清末民初,无政府主义,主要是巴枯宁主义传入有着巨大思想空档的中国,受到从西方或日本留学归来的不少中国知识份子欢迎的原因。在当时,中国有很多受西学影响的学者智士都热棒无政府主义,对它其中的个人自由部份及自愿共产的部份都十分欣赏。他们向往西方的科学与平等,向往中国人从专制王朝走出后也能像西人那样也拥有人权。

然而,在民国初年,孙中山仿西式民主政治所创立的三民主义,袁世凯与梁启超及当时的一大批学者所发明的中华民族五族共和主义,以及受广大学人含毛泽东在内的中国土著知识份子推崇的无政府主义,三大思想冲击着刚刚从王朝专制中摆脱,并刚刚被注入西学的学人所接受。当然,孙文与袁世凯等北洋军阀的权力之争,汉人反西藏与新疆及东三省独立的争相接收活动,不过,这是由各种有势力且立场不同的汉人去争相收买,谁都想当那个时代的中国正统,而谁都难以战胜对手。于是,各种思潮在多灾多难的炎黄大地上如野草一般蔓延 。这是又一个春秋战国在中国的出现,王朝间隙中的难得标新立异实践王朝以外政体的机会。不幸的中国人或称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华民族是否会把握住呢?多种的新选择让人们眼花缭乱,还来不及做出具体的反应。三民主义加五族共和?三民主义加无政府主义?选项多样,而基于不同选项的内斗内战也在轰轰烈烈的开展之中,谁也不能说服谁,谁也不能在内战中占据压倒性优势。

就在此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消耗削弱了俄国尼古拉斯沙皇的国力与王朝掌控力,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依托的列宁主义,在当时的俄国劳工和农奴穷苦人因有效煽动而得到欢迎。俄共向正在忙于对外打仗的俄国沙皇背后来上了一刀,带领穷人造反,推翻了沙皇的统治,成立了苏维埃。这就是所谓的“十月革命”,时间是1917年11月7日,俄国儒略历10月25日,可以算作俄国的旧历十月。西方的无政府主义理想以及俄国向往无政府主义的人士有没有参加到这场革命当中呢?不得而知。但是,不是巴枯宁主义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俄国消灭了封建王朝,取得到事实上的成功,这让马克思主义在当时得到了神化与信服。很多中国反帝国反封建,无政府主义的理想者只是在嘴上或书本上说说,并没有人用其将理想与行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所以只是哲学与理论上的空想。而作为第一国际领导人的马克思,其理论与主义经列宁为实践之需加以加工,在俄国取得了实践的成功,共产主义突然降临了人世,成为地上天堂的可能性成为事实,这如何不叫马克思主义者在当时不大火?中国后来宣传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人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布尔斯维克的胜利,为中国很多仇恨封建专制,对西方宪政民主及对孙文粗劣仿制西式宪政的三民主义不满的知识份子及热血青年带来了改造当时纷乱中国社会的另一种更有激进更有效的方法。中国人拜神最讲求实用与实效。列宁与苏共在俄国的成功,在中国招来了趋利者者的热捧。对此,原主张君主立宪的梁启超,以及比他年轻的归国知识份子蔡元培,章太炎,胡适等,对于共产主义在沙俄成功的事实也有些哑然。正在这当口,秀才出身的北大教书匠陈独秀与李大钊坐不住了,陈独秀与胡适等在十月革命前在中国办《新青年》吸引了无数对国家命运抱以强烈忧患的中国青年,其中就包括后来以马列主义为招牌和政治理念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人。能成事的理念就是好理论,尤其是对于只讲求近功与实效的中国人。

在1919年以前,袁世凯等等清末北洋军阀及中国东北及西藏新疆,及原有的各省势力,对于三民主义的政治构局表面上是认同的,用中华民国的年号,像模像样地在大多数的原大清国的领土上流行,三民主义的民主选举形式得到了形式上的遵从,至少袁世凯虽为清朝官员,在民国初年也是以议员选举的方式上台成为袁大总统的。西方民产政治的基本仪式在辛亥年以后的十几二十年间是得以在中国实践的。画猫画狗总是在依样在画着。但是,当时较三民主义更早的西方民主政治,在刚脱离异族及封建王朝专制怀抱的中国广阔的大地上,传统政治的内斗与民主形式的消耗是显而易见的,关键问题都在于人们的素质与其理论在中国的根基时间太短,思想精髓没有深达中国知识层及老百姓的内心,多数人还认为是传统皇权改朝换代所引进的新的套路罢了。于是,民国初年的政治是表面民主的,也是实际混沌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民主建国的表面宣传,军阀与割据的王朝历史套路,谁都高谈阔论,谁都见缝插针找理论找事由自立门派地想上台。所谓拉虎皮作大旗, 无论是康有为的“复儒论”,还是孙文式三民主义,还是无政府主义加中华五族共和,还是各省以民主建设家乡为理由的各省独立式联省自治,还是李大钊陈独秀所鼓吹的共产主义,还有其他诸多真正响应西式民主或借以搞分裂割据的种种口号与现象,都是民国初年的真实存在。存在即真理,因为它一定拥有存在的拥众与和之相匹配的社会心理。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成功降临中国,从中国人的实利心理学出发,是偶然中的必然。为什么中国共产主义爱好者,同时也欣然接受了列宁主义呢?当然是列宁主义用对现实世界的改造实践成功,搞出了实体共产主义组织苏维埃,从而让理论层面的马克思主义得到了认证与光大。

综上所述,中国民国初年的的思想脉络,即如下,康有为“复儒”仍然立君的“君主立宪”式民主,孙文借美国共和民主而自造的五权分立制“三民主义”,西方比宪政民主更为激进的含有共产主义空想的无政府主义,以及直接只接受无政府主义中共产成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还有只接受美联邦各州自治成分实则实现各省独立割据的,受到各地方军头热捧的“联省自治”。西学各种流派在中国民国初年之际,扰乱着王朝渐去,头脑出现空档的国人。民族问题,政治制度问题,国家利益,个人自由等等,公益,私欲,冲击着当时的人们。但是,十月革命成功,让中国人实实在在地见识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魔力与潜质,为以后它来到中国被加工实践工具争取到初步的人心。

马列主义1949年以前在中国的实践与实质小析

这里主要要讨论的是马恩列主义在1919年至1949年之间,在中国实践的某些实质,所以,不作过细的史学展示与事件描述。

中国的共产主义小组在1919年“五四运动”之前就有了,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成功以后,马恩列主义在中国受到了上至当权者下至普通知识份子的广泛重视。孙文的“联俄联共扶助劳工”三大政策,说明了他受到苏俄的影响很大,这也是出于实用出发,俄共在俄国的成功让很多没有在本国取得绝对成功者眼红。这其中就有“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首先,孙中山已不是中华民国的大总统了,大权已归于袁世凯为代表的北洋军阀与各地各省的督军和军头。没有实权的他很失落,想找到外援,有实力的俄共与苏联符合条件。从本质上来说,从尊重财产私有权出发,进而促进西方各国进行工业革命及资本主义发展的西式政治民主制度。而众所周知的法国大革命与英国的光荣革命,都是西方资本主义形成与发达之后,对于封建王权的挑战,拥有更多私有财产的平民资产阶级,想要更多的政治地位与权势以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而法国卢梭的“天赋人权”理论,就是这样的需求中应运而生的。当然,这种“天赋人权”往往是弱势群体想把强势群体拉下马的理论工具。人们只能追求相对的公平公正,绝对地在人间建立天堂的任何想法都会落空与制造更大的人间悲剧与不幸。在这个问题上,西方欧美现有的已成形的民主制度比马恩列主义有着先天的优势,因为它是在平民与国王的斗争与妥协中降生的。法国大革命杀了国王,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暴民运动,连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主要领导人罗伯斯皮尔也被送上了刚杀国王王后的断头台。再后来军头拿破仑武力上台,结束了一片乱相,但专制与独裁再次降临法国,什么第一帝国第二帝国。在当年的法国,人权论鼻祖卢梭,让很多人找到了打倒王朝的理由,却没有将真正的民主与公正自由带到他的祖国法国。相反,在英国,工业革命后支撑着富有的资产阶级,他们拥有巨大的财富,但在原有的王朝统治模式下显得朝不保夕,于是,资产阶级联合起来展开了一场“光荣革命”,就是与国王展开一场利益分割式的谈判式“革命”,迫于资产者强大的财力与综合势力,英国王室答应“改革”,经过谈判与妥协,英国王室退出实权保留名份,即是英国式的“君主立宪”,西式民主政治制度的最初形态。英法两国的革命事实证明,以暴易暴,多半会招致新的专制与暴力,法国的失败与英国的成功,也再次强调了人类之间对契约精神的共通与尊重,是促成人类矛盾化解与重新合作的重要基础。

其实,向往世界大同的共产成份,在千年来在西方政治与哲学文化当中,无政府主义也包含着不少人们对于公平社会的向往与追求,这一点也是近代的西方政治民主对于相对公平的追求理念相符合。无政府主义者的思想早在古西腊时期就有,是古代人对于人类之间的公正平平等的希望与述求,这也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老子的思想相合。老子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讲的就是那些强人或圣人们为求名利,发明各种理论去洗脑他人将之趋为己用的事实,所以,老子的政治与社会理想就是“小国寡民,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与近代的无政府主义所提出的政治与社会秩序述求何等相似?无政府主义的共产成份,再加上马克思的《资本论》对于资产阶级对于剥削的详尽分析,再加上俄共及列宁主义对俄国沙皇的各种暴力革命手段,以上几点要素对于1917至1949年间的中国社会及其动荡影响深远。

回到1917年,十月革命以后,孙文仿效英美民主制度的“三民主义”,开始了整体的左倾,苏联成了中国当时没有军援的各政治家或野心家的重要合作伙伴与理论输出对象,孙中山如此,陈独秀李大钊等等新成立的马恩列主义学习小组更是如此。具体历史只能简述,在此主要是论其实质。孙中山陈独秀表面上信奉苏联,主要是俄共成功通过革命掌握了国家和国家资源。为了实际的钱物与军事援助,孙中山重建国民党,并展开了与名为“马恩列主义学习小组”实为政治组织的各方势力的竞争,但这里面并没有包括太多已有实力的各地军阀。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由各地“马克思列宁主义小组“直接更名为在野政党,是时间与经费外援的成熟吧。没有钱的政党不能称其为政党,因为它根本不会在社会实践中取得实际的成功,所以只能算成“学习小组”。1919年的“五四运动”,所谓反对战胜国“巴黎和会”及“二十一条”对中国的欺负,尤其是反对袁世凯已签的“二十一条”,实则是孙中山及各方非北洋军阀等割据势力在袁世凯最难堪的时刻挑事,这其中也少不了李大钊等共产主义者的活动。多方在当时中国不占绝对正统的势力的同时发难,最初见之于北京的学生运动,后来全社会各行各业均参加了起来。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与一大前就是学生运动的高手,能力非同一般。李大钊陈独秀们在北京大学的许多学生,都成为了以后中国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的骨干,其中杰出的“五四”时期北大学生张国焘等,还有在北大当图书馆员的毛泽东。具体历史不细述了。

袁世凯倒台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复辟封建帝制,这在同样拥有地盘与军事实力的各新旧军阀看来有点狂妄自大,旧的清朝正统已逝,一般一样的臣民出身,谁是高过众人的“真命天子”呢?于是,有枪便是草头王的中国封建式变乱时代再次降临不幸的中国。1919年以后中国的主要斗争,有几个方面,现作概述。一,孙中山及他的主要自称“三民主义”的后继者汪精卫与蒋介石,他们接受苏联军事及物力援助后成立了自己的军事组织“黄埔军校”,虽然也与苏联基于“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为理念的,也接受苏联经费的中共有争宠的竞争关系,但是随着中共地盘与势力的扩大,民国后期才上升为主要矛盾。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以“三民主义”式西式分权民主作为政治理念,但它在孙中山死后强调对人民与国家实现民主的过程要有一个过程,这一过程要由国民党来“训政”,即是教大家怎么民主再将国家政权交还民众。于是,这种有枪来维护的“民主”政治其实也是国民党想一党独裁的面具而已,与国民党竞争,当时的中共采取的是口头要求民主,实际更为暴烈的革命方式。在1927以前,陈独秀这类知识份子中共书记,因为没有在苏俄面前竞争争宠过国民党而被要求下课了。陈独秀下课,因为他不太赞成中共的以暴易暴,而是想追求英国“光荣革命”那样地各党派与各利益述求者的合作,谈判与妥协,以达成民主制度加上共产主义所谓对于劳工民众的一些许诺与述求。英国民主的实现方式比法国成功,法国革命的以暴易暴虽带给人们民主的启蒙,但最终带来新的专制,这是所有人类社会改革者所要注意的。陈独秀先生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值得一提是著名的共产党人李大钊先生,他死于北京主政的军阀之手,一个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搞“马列共产主义小组”,而是他除了经费外还想联合苏联军力占领中国的东三省与北部,好使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真正取得自己的地盘,这当然与已占据那些地盘的中国军阀利益对立啦,李大钊先生曾指出“思想的自由是不能受限制的,凡想限制思想自由者最终都会失败。”,然而,空想是不致命的,从空想到实践却是有可能致命的。这一点即使今天为民主在实际中实现的奋斗者们也要注意到的。有奋斗就会有牺牲。二,国民党与当时各地军阀及中共的斗争,这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的主要社会矛盾。虽然国民党与中共同是受苏联支持的“一枝上开出的两朵花”,但当时的苏共更看重国民党,相信支持它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战略利益,如迁制日本及英美各国在中国本土实现自己最大的影响力等等。然而,别忘记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理念中包含有西式民主政治的成份,国民党强调它暂时专制的目的是为了有一天还正于民在中国实现西式民主,这点与苏共想在中国培植自己附庸的宗旨相违背,所以,苏联为中共培养人才与给予的财力物力及军事支持越来越大,王明等共产国际专培的马恩列主义人才,回到中国并占有了主要权力。就在中共的苏联势力与地方土著传统山头势力的内斗之际。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与地方军阀之间的明争暗斗争呈现出白热化趋势,简而言之,国民党在中原大战中胜出,虽然也在想消灭同样由苏联支撑的竞争对手中共,但是双拳不敌四敌,只有眼见而力不足。虽然同样受惠于苏联,也有在中国实现源自无政府主义理想的公平问题 ,国民党与共产党对于实现中国农村的土地革命的方式是不同的,国民党当时的土地革命问题较温和非暴力,以国家从地主手中赎买回来再分给无地农民。而共产党则披着马克思主义中为无产者争利益的毛皮,作粗暴的方式对地主进行剥夺,抢过他们的土地分给无地者。这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你想一劳永逸的公平只会带来新的不公。对此,温和的修正与改良之心是应当的,这种实践的真知值得所有追求政治理念者的高度重视。历史的教训,人命的教训。

然而,当时连年混战对老百姓的伤害太大了,大量的赤贫农民与流氓无产者构成了中国的无产阶级,他们没受到多少本来就没有多少力量的中国资产阶级的压迫,倒是受到中国传统宗法家族制度下的“土豪劣绅”的欺负。有地有民团保卫,当时的中国大地主与既得利益者是幸福的,他们可以接受国民党提出的赎买的土地政策,但却坚决保卫自己的利益,与中共发动的农民暴动对抗。赤贫者均无隔日之粮,人至穷则无耻无畏。中共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得到了大量农村赤贫者的支持,它成立了地方苏维埃等以实现中国共产主义为由头的割据地方政府,有了实际的地盘与财力,在1937年以前,成为了一个披着洋理论外皮的中国割据山头势力。在这一点上,苏联的支持与中共尤其是毛泽东等等领导人的能干是不可或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他们手中的工具,与洪秀全打着拜上帝教的名义造满清的反一样。打斗是难免的,但是师出有名也是必要的。

从1927年起,同时受恩于苏联的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开始分道扬镳。这其中有利益与地盘之争,也有最终治国与政治理念之争。国民党最终是要通过“训政”,想在中国人在它的“指导”下完成西式民主的训练,然后还政于民在中国实现西式民主政治制度,至少国民党与军阀一样割据却有着追求公平公正的表面理由。而共产党在此时也在追求武装割据,口号是为了向苏俄学习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两种理想都是来自于洋人,与洪秀全无本质的差别。中国百姓对洋玩意是有隔漠的,因为有前车之鉴。其实,国民党分共后,国民党忙于与各地军阀大战以求统一中国,共产党则在占领区搞土地革命,国民党与各地上层阶级如绅士地主的利益联系与交换更频繁,而共产党则以武力抢夺地主的土地分给穷苦无地者,与中国农村的广大赤贫者利益与交流关系更多。当时的中国,民国军阀战祸让很多中国百姓流离失所更加贫困,对于明天就要饿死的人来说,谁从天上给他们掉馅饼他们只有接着。所以,共产党在中国贫困人口更占大多数的农村是占有极大根基的,这一点是它武力保障土地革命取得成功并一直没有被国民党和其他各省军阀剿灭的重要原因。国民党在农村输在其土地政策的人性与温和上,不能解决大多数贫困失地人口的应时之需。

中原大战结束,国民党在名义上一统中国,开始大力抓经济搞好建设,中国的资本主义在1927到1937这十年间在大城市得到巨大的发展,城市如马克思所述的无产阶级也多了起来,共产党也深入到当时的各工会之中,但没有多大的举动与成就,工人起义多半被镇压。中国一统是西方各国与苏联与日本不想看到的,因为它们在中国都有着割地而据的各国利益与战略。苏联在国民党尾大不掉之后,全力扶植其利益代言人中共。日本则开始大举进攻中国,抢占眼红很久的地盘与资源。自古好的地盘与资源能者居之,日本就是当时离中国最近的能者。史实不详述了。日本进攻中国以后,国民党只有与各地方军阀与中共全面讲和,中共得存,别的军阀也要保住他们吃进嘴的地盘,中国总的民族矛盾总体归于与日本的民族与国家矛盾之中。

1937到1949年的中国抗日战争史不多述了,总之是中国的国民党为主导,在得到美国大批外援等等原因后,日本投降,国民党开始接收中国的被日占领区。当然也是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而美国支持国民党的原因是国民党宣布要走美式政治民主的道路,而且在日本人投降后,已经在形式上像模像样地搞国大选举等等,一个美式民主的中国比较符合英美在中国的利益。如果在国民党与共产党中做对比,无疑国民党是民主派。而马克思主义在苏联的实践证明,它是专制的,而在中国,它也是一张要求民主的皮。

1945年到1949年的国共内战,不是马克思主义与西方民主制度在中国的神仙打架,而是中国老百姓到底选择不能直接食用的民主形式,还是选择可以更快通过法不责重的抢夺方式更快地拥有土地与财物。土地革命,许诺通过暴力方式将他人的财物再分配,中国古老的均贫富理念获胜。中共胜利了,是中国古老的均贫富造反方式的胜利,除了披上马克思主义的洋皮外,激进的土地政策,是中国共产党得到中国多数人口支持从而胜利的原因。中共胜利了,但不是马恩列主义在中国的胜利。

马克思主义1949年以后在中国的实践及实质

一,1949年至“文革十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及共产主义的实践实质

中共成功以后,的确也想名符其实,它仿效苏联的共产主义实践方式,并认为苏联的模式即是无政府主义及马列主义在世界上能够从空想到现实的唯一选择。以下将不偏颇地进行一些分析。

中国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共产党也是有心遵照马克思主义所述的步骤先搞社会主义再过渡到共产主义。中共在半个知识份子毛泽东的带领下,开始了从空想到现实的盲人摸象活动。半个知识份子身边可集结的都是半个知识份子,即便很会中国传统权谋与内斗,但对于洋理论在中国的首次实践当然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所谓“摸着石头过河”从那时起就已经开始。从四十年代末到抗美援朝的土地改革时期则到后来的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大陆的各类革命就没有断过,十几二十个运动下来,活下来的人都成为了老运动员。历史不详述了,只言本质。运动的实质是与所有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人进行残酷的阶级斗争,杀怕一切异己,统一称之为“反革命”,反对我们革你的命。方法是杀掉和长期收监。具体一点,1957年,土地改革与抗美援朝,以及公私合营以后,在农村,多数农民分到了土地,原地主或杀或看管劳动,中国农民多数人在那时是支持中共政权的。管它啥马克思主义,有实际的利益甜头人才跟你走。这一点,从孙中山三民主义推销西式民主制度就是这样,正因为他不能给当时素质低下的国人许诺实际的东西,民主制度下光剩下选举的空皮,选择人来为选民做具体啥事不详,这才与当时的中国农村与城市多数民众脱节。这一点十分重要,历史之鉴。

1, 土地运动。德国人马克思可以号召资本主义大城市下的无产阶级造资本家的反,却从没有指导谁在农村有效地造地主的反。所以这一运动纯属中国人积累历代王朝造反的经验而成,是中国土生土长却十分有效的“均贫富”的由头做的事。所有,土地运动与马克思思想无关。是中共的独创与吸引随众的“杀手锏”。

2, 五十年代初的与抗美援朝同时进行的“三反五反”运动与“公私合营”运动。一此运动城市农村同步进行,尤其在城市中,反对资本家在背后捣鬼耍花招,要将他们的血与元气挤干用于国家战备,以及没收城市大中资本家财产,并让小资本家交出企业的所有权与国家搞合营。这些是基于马克思主义在百多年前的理想,同时也是无政府主义者的理想。这一点上与当年苏联对付俄国资产阶级的方式相似,但列宁们当年主要没收的是封建王朝即罗曼诺夫王朝及其贵族的财产,这与马克思等等共产主义者在理论上的论述不尽相同。实际上,马克思针对旧欧洲资本家的革命,在别的地方已经演变为各种形式的“均贫富”,即是号召人们带着各种理论的面具进行被许诺为“合法”的抢劫。人性之恶与贪被光大化。回到中国,所有大大小小的私营业主与资本家开始失去了财产权,被动地与平民一样做活谋生。

3,1957年的“反右”与“大跃进运动”

至今还有一些当年的“右派”存世,他们对于当年所受到的长期迫害念念不忘。不作细节多述了。实质上,这些人当中既有原资本家剥削阶级,也有全身心如过去宗教般诚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主义战士”,以前也是同意“共别人的产”并做过“共产工作”者。大鸣大放之下,被压紧的弹簧总会反弹。被压迫的剥削阶级是如此,而尚存有一点为老百姓负责的原部分共产者也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有一定的反思及言论。当然,这其中有不少的当权者之间的权利斗争。总有胜负,谈不上无辜。不少人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皮去给他人扣上“反革命”或“右派”的帽子再加以打压。人类的斗争向来如此,中国人的阴谋阳谋来如此,但的确与马克思这位共产主义的空想家无关。他提出想法,俄国与中国人负责实际发挥。

中国的1958年“大跃进”运动,有成立人民公社与大炼钢铁两大内容。成立人民公社,在实质上是中国传统的天下莫非王土的过程。农民刚分到的土地还未高兴几天,就被权利者以集体劳作的名目拿回去。国共内战时车轮滚滚支前的老农民们还是太天真,被聪明人骗啦。当然会被骗,因为世界本身就不公平,有人劳力有人劳心。劳心者治人,他劳心的工作在于编排新的理论,能够学以致用骗得到人为自己卖命。农民敢不同意?但是,这个人民公社会确实是向苏联人学来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自己的创造性也一般。至于说,人民公社会在后来“放卫星”“饿死人”,都是盲目套用书本理论,或权利者自己无知盲目乐观所造成。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实验田中,有损失必然的,但是为此付出代价的农民并不无辜,因为,同意抢劫,就是同案犯。人民的选择,人民也要负责。共产主义的空想,这个梦迷住了马克思,也迷住不少俄国人中国人。马克思写出《资本论》解释了资本家剥削者的巧妙与邪恶,但是,无产者去杀人抢劫,不是同样邪恶?法国大革命的轮回,中国王朝观念的轮回,何其强大。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许谈判与达成契约才可以。“大炼钢铁”的目的是赶超英美等发达西方国家,追求政绩是所有民选与非民选统治者必需要做的事,不过,为不当政策付出代价的是平民,民主选举上的当权者会被赶下台,而暴力加骗术的专制者却用暴力控制,不许他人从自己发明的主观空想中醒来。这就是当年“大炼钢铁”的的实质。

4,自然灾害与文革。苏联对马克思主义在现实世界的操作有了巨大的发挥,受苏联培养与支持的中共一向也是照猫画虎。人民公社与大炼钢铁在中国农业上的损失与失败被随口归于那几年的自然灾害,这不是好聪明地说法但却被武力维持着说法。但是,民怨太大也是会动摇统治的。于是,在文革的前几年,庐山会议等抓出了一批对毛泽东独断不满的人士,因为他们有时会凭着良心说点实话,发布对中国盲目向共产主义冒进的党内唠叨。这些,在中国千年王朝统治看来是向皇权的挑战。于是,彭德怀刘少奇等被批判打倒。因为中共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来就不讲什么民主,只讲对利益集团整体利益及对皇帝的服从。没有皇帝?为什么让人民喊“万岁!”。共产主义加上皇帝,还叫什么平等大同?

十年“文革”,本质上讲是中共高层群体反对毛泽东个人大权独断,以及毛泽东搞群众暴民运动,清洗异己的过程。所谓当权者走资派被打倒,获胜的是毛泽东而不是广大红卫兵与文革委员。因为,红卫兵在失去用处后,被发配农村,加入没有自己土地与自由,只能当苦力的中国现代农奴行列。十年文革,在权利上毛泽东成功清除了对手,还清洗了自己的接班人,尽管写入党章,但是皇帝在死以前一直都是孤家寡人,权利从不让他人在自己死以前染指。这十年的实践,都是挂着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皮,行中国传统封建王朝内斗之实。与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无关,也与学苏联无关。

二,1978年至今的纯马克思主义实践缺失

1978年,原来的走资派邓小平复出并上台,他提出了“包产到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始了。但这是对于过去几十年学习苏联式马克思列宁主义失败的一种变相的承认。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人间的失败,对于将从人民手中抢夺与欺骗去的部份人权还给人们,却被讲成一种上对下的恩赐,是我主动法外施恩开点口子,你别高兴过头以为是我的对手。令西式民主制度与无政府主义者珍爱的财产权还是得不到有效的保护。于是,1978年至今,人们只是在原共产主义当权者的施舍下走着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所以,1978年以后,虽然不断在更新着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搞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但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当权者与无权者均心知肚明。历史还走不走以暴易暴的回头路,中国人何时才能不被各时代挂着各色羊头的“圣人”利用?的确,很难讲也很难过。

1978年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在中国,没有实践。王朝过去一百多年,从素质到理论,中国还是没有长进。证伪了马克思主义,但愿我们能够有不走前人轮回的时代创造吧。最好,不再以暴易暴,因为光鲜是少数人的,痛苦却长久地加在大多数人的身上。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14,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