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 屋子里的树 2017-01-25

I LLNESS 怎样才能变成 WE LLNESS?

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怕谁

2015年11月,巴黎发生了震惊世人的恐怖袭击,当时正在跑竞选的川普声称,伊斯兰教就是问题根源,要解决问题就要关闭清真寺。俗话说,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就是这个意思。偏右的电视台Fox播出了一期《The Kelly Files》政论节目,由当红主播Megyn Kelly连线采访了两个相关人物,一个是川普竞选团队的发言人Katrina Pierson,一个是同属共和党的穆斯林联合会主席Saba Ahmed,希望双方沟通一个问题:关闭清真寺是否符合宪法,以及这样做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反恐举措。

Saba做了一个革命性的行动:她穿戴着美国国旗出镜。对于美国人来说,用国旗做成各种衣着服饰,是爱国的表示,尤其是在独立日,你可以看得到各种国旗头饰、国旗披肩、国旗鞋子甚至国旗比基尼。Saba实际是用了一件司空见惯的国旗围巾,只是把它包在了头上。戴国旗头巾的,肯定不是鼓励大家都去做摩托党,那么告诉我,为什么围巾包在头上就是要鼓励都去做穆斯林呢?

你不要怕穆斯林。其实,也许她你更怕。比如说,她也怕被人想抓就抓一把,她也怕走在路上被街对过的人喊一声我们华人同样熟悉的国骂——“滚回你的国家去”,她也怕自己穿着宗教服饰出门就像诸葛亮的草船,被人们目光的暗箭密密麻麻地压过来。问题的核心是,在不少人眼里,头巾就是一个“非我族类”的标志,潜台词“其心必异”。可是你还记得排华时期的华人在美国是怎样的心境吗?华人谨小慎微,人家还是怕你——不是出于敬畏的那种怕,而是居高临下的鄙夷和厌恶的怕,但是愿意真正来了解我们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穆斯林头上的国旗头巾,只是一个///体现美国精神的爱国标志,体现了一种认同感及文化包容,也就是一种双向的接纳///。

除此之外她还怕。假如她和你在深夜的街角相遇,也许你怕她腰里藏着一个什么自杀炸弹,但她更怕你腰里藏着一枚肉质的凶器。据统计,过去十年来,平均每年死于美国土地上的恐袭的大约有30人,但死于枪杀的则有30000人,而每年被强奸和性侵犯的女性则有多达300000人。平均每98秒钟,就有一个女人遭到了侵犯。她携带炸弹的几率可以忽略不计,你携带凶器的几率却是100%,到底谁更怕谁?

他们就是我们,我们就是她们

你看,怕有两种:一种是理性的,一种是无理性的。一种恐惧是基于现实的真实发生而带来的真实感受,这是我们应该一起解决的问题,宪法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罗斯福总统提出过著名的四大自由: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安居乐业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所以,我们一起把社会变成一个让女性更加放心的环境,也许是很有意义的善事///?另一种恐惧则是杯弓蛇影,先入为主地把一个穆斯林等于所有的穆斯林、把所有的穆斯林等于激进恐怖分子,然后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

在女性大游行的队伍里出现了包国旗头巾的大幅肖像,就把一些人吓得不轻,还这样解读说:“ 可能想表达好几个意思:(1)美国女性应该和穆斯林女性那样戴头巾。(2)穆斯林女性也爱美国。(3)美国应该朝着穆斯林社会的方向发展。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这几条里,只有第二条是对的。其实,该肖像的设计者、著名的街头艺术家Shepard Fairey一共制作了一套三幅招贴,题目是《We The People》,分别来自三个最被歧视偏见所困扰的社群,也正是很多华人不喜欢的三类人:黑、墨、穆。这套招贴画体现的主旨是认同感和平等平权的精神,应当使用的人称代词是“我们”,而不是体现隔阂的“你们”和漠不关心的“他们”。

实际在肖像下面还有副标题,着重突出各个社群所面临的种族定型(Racial stereotype)困扰。对于穆斯林,副标题是“我们比恐惧更强大”;对于黑人,副标题是“我们互相保护对方”;对于西裔,副标题是“我们一起维护人格尊严”。这些标题都说得恰到好处,读者您一定也心里有数。黑人受到的警方滥用暴力及量刑不公,西裔受到的鄙夷和人格羞辱,都是活生生的事实。上面引文的作者一方面单独挑选穆斯林肖像,是否故意挑拨矛盾?同时又对标语的诉求视而不见,曲解艺术家的本意。有选择的事实、半真半假的事实,比直接说谎更加隐蔽和可恶。

除此之外,艺术家还设计了另外两张招贴作为补充,分别顾及土著居民的权益和无证移民的居留权。你的反对名单除了“黑墨穆”,还要再加上“土”和“非”吗?你知道也许我们自己也正在别人的名单上吗?只要你不是社会最顶层的那些优越人群,你就有被列入某个名单的可能性。女权主义绝不只是女性如何,女权的诉求是撕碎所有的歧视名单,保障每一个人的平等权利,包括每一个男人,每一个黑墨穆土非,每一个LGBTQ2SI,每一个眼耳鼻舌体脑残障,请跟我念:///女权即人权,女权即人权,女权即人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管黑猫白猫,都不是想抓就抓

有一个词被污名太久了,人人都以为它是骂人的话,但是世界上51%的人都有它,另外49%的人却以为自己有权管它。他们一方面朝思暮想,肯定它是一种至高的乐趣、并且用它来评价它的拥有者,另一方面却又把各种脏水倒给它。世界上最强盗逻辑的事情之一,就是抓的人没事,被抓的人却倒了霉。

没有一个女人不想为自己神圣的身体正名,谁愿意它成为羞辱性的词汇?记得川普与希拉里第三次辩论会的情景吗?也就是“抓她Pussy”的“更衣室谈话”曝光之后,Melania Trump身穿一件粉红色的“Pussy Bow”(蝴蝶结)出现在亿万观众的面前,以特殊的方式表达她的抗议:连她也被这样话所冒犯,要表达自己的态度。不妨可以说,Melania是百万女性游行的“Pussy Hat”(粉红小帽)的始作俑者。女性穿着“Pussy”设计,是为了把这个词夺回来,给它正名。

这个争夺话语权的斗争有几个要点。(一)///所谓“更衣室谈话”就是淡化性骚扰的严重性,把不正常变为正常///,所谓“男人都那样”是对男性的不实指摘,而且剥夺了女性的叙事权,完全忽略女性的主观感受和故事经历;(二)遗憾的是,在某些人眼里可能女人的价值就是花瓶,///女人成了行走的性器官///,所以有些女性把自己装扮成女阴的样子,这个行为艺术一方面是为了Pussy代言,一方面也是为了让那些人直面自己的心理投射,从而有所反省;(三)///身体是无罪的,肮脏的是人的思想///,对女性性器官的贬损污蔑是自古以来男权社会遗留的恶习,女人本来被认为神圣的、神秘的地方,变成被强行规定为肮脏的、邪恶的,如果男人从不认为自己的下体肮脏邪恶,又有什么理由认为女人呢?(四)女人的///身体属于自己,想做什么由自己决定///,凭什么男人连自己的下体都管不好,却管起别人的下体、甚至胸部和大腿来了?这包括什么可以露,什么必须藏,什么可以放进去,什么可以拿出来,什么又死活不准拿出来……总之,你看的那些所谓“限制级”,是一些严谨的控诉。“Pussy Grabs Back”的含义是,一直被压抑、被污名、被侵犯的“猫猫”,要为了自己的权利反抗!那些头戴粉红帽的男士,正是表达了自己最可贵的支持。所以我们可以乐观地说,这次大游行开启了男性反击男权思维的历史性新阶段。

上次刊登过一块精工细作的标语牌,这块牌子上涉及了女性斗争的历史,就是许多女性和男性引以为豪的“F-word”——女权主义(Feminism)。女权运动已经进行过三波了,第一波是投票权和工作权的争取,第二波提出了性别的社会塑造、对“第二性”提出了质疑,第三波则涉及了人的多样性、平等性,反对以貌取人、反对种族差异,女权运动已经扩展到了惠及每一个人,实实在在已经成为人道主义运动。

你也是“我们”之一

女权主义者长啥样?三百万人告诉你,长什么样不重要,思想和情感才是人的真正面貌。所以女权主义是有门槛的,至少要具备其中的一两项能力:

///明辨式思维///——头脑开通而不拘泥,会分析和判断,能够自省。
///非暴力沟通///——在尊重平等的基础上,通过沟通技巧解决问题。
///快乐的艺术///——做自己喜欢的事,懂得审美,享受生活的乐趣。

在“替代事实(Alternative Facts)”的“后真相(Post-truth)时代”,有明晰的头脑是对自己的负责,假消息、假图片本质上都是有害信息,既可以害人,也存在害己的风险。至于非暴力沟通,在严重超员的几百场各大游行当中,人们都彬彬有礼、有秩有序,没有发生暴力和逮捕事件,不正是对爱与信念力量的最好证明吗?有人讹传说几百万人的游行居然是金主在幕后收买组织的,凭直觉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实际上人们基本都是喜气洋洋地自愿去的,当你站在那里,当你成为我们的一员,你一样会感到发自内心的、洋溢着理想主义情结的喜悦,而那原本就是我们每天都应得的。

如果你也愿意那样一个未来,我们一起让它成为明天的现实。有人说,“我们是未来的回声”(W. S. Merwin),又有人说,“永远不要小看一部分人改变未来的能力,实际上,改变往往是这样发生的”(Margaret Mead)。不用怀疑,这两句话,都是女权主义者说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