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4月5日,清明节,北京天安门爆发了大规模群众示威,后来被镇压下去,《人民日报》也发表了“社论”,其中引了一首“反革命诗歌”——

欲悲闻鬼叫,
我哭豺狼笑,
洒泪祭雄傑,
扬眉剑出鞘。
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
人民已不是愚不可及,
秦始皇的封建社会已经一去不返了。

当时我在成都,乳臭未乾,就被这首诗震惊,铭记到现在。后来知道陈子明也是这场运动的黑手,他当时是北京化工学院学生,却已经是众望所归的群众代表,与政 府方面谈判了。后来我在北京,与陈子明在一块,喝了一次酒,一次茶,为其人格力量及人性温暖所折服——他是六四大屠杀之后,犬儒盛行的当代,非常稀缺的, 始终如一的理想主义者。

陈子明也是六四大屠杀之后,知识精英中判得最重的,他和王军涛,都是13年,在牢中他落下癌症,依旧奋斗不息。

回过头看看那帮当年热衷革命、后来告别革命、巴结中外权贵的“两头吃”,更觉悲怆。

逝者如斯,英雄不再。
哀鸿遍野之当口,子明兄远行走好。

下面的图片是——

1976年清明的天安门运动,登高演讲者为陈子明。
此为1989年天安门运动的先声
不知下次天安门运动是什么时候?

7806591930837800540四五運動的陳子明

6597110448589017573

6597144533449462469

659717422026204774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