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许真的没错!

三年前,有世界枪王之称的AK-47的制造商——伊热夫斯克机器制造厂宣布破产,这条并不惹眼的新闻,却被军事发烧友和政治观察者们津津乐道,基辛格还为此幽默地感叹:噢,冷战真的结束了!

AK-47曾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拉登最牛逼的镜头,不是手握“红缨枪”,而是这“宝贝”。AK-47的发明人叫卡拉什尼科夫,前苏联现代化步兵武器的鼻祖,据说他一生获得的勋章,可以密密麻麻地挂满全身。他与西方阵营中那位M16自动步枪(中国人爱称卡宾枪)的发明者斯通纳,都属于国家奇才,但可惜的是,卡拉什尼科夫在东方阵营享受到的只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在苏联解体后,生活在哈萨克草原深处的老卡,还在为基本的生存艰难奔波。而M16的发明人斯通纳却得益于市场专利成果,早已成为亿万富翁。

一天,卡拉什尼科夫接到斯通纳从美国发来的邀请函,老卡竟然穷得拿不出钱来购买去美国的机票,最后还是斯通纳派私人飞机,把这位仰慕已久的老对手,专程接到美国……

苏联集团的必然崩溃,从卡拉什尼科夫的身上,似乎可以找到一些合理的注解。

简单地说,西方的政治体制就是我们曾经天天炒作,至今都耳熟能详的“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就涉及体制与人权的内涵!如果天赋人权比较抽象的话,可以解释为言论自由就是最大的人权保障。

美国有一家地方小报,为了提高发行量,曾发表过一幅漫画:一位当红的橄榄球明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与他的母亲在破漏的茅屋下初夜苟合。这位球星迅即以名誉侵权提告,地方法院判报社败诉,这似乎是众望所归,理所当然!但报社不服判决,以言论自由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戏剧性的结果发生了:高院判决那位球星败诉,理由很有趣:介于全美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位球星的初夜,是在那样一个夜晚,那样一个场所,行那样一桩可憎之事……既然没有人相信,何来侵权?那幅漫画只是言论自由的一种喧嚣。

如果一个国家维护言论自由到了这样的程度,它必有伟大的奇迹!

美国是一个奇迹,联邦宪法诞生两百多年,至今未改一个字;苏联曾经是一个奇迹,但布尔什维克企图统一人思想后,它的衰落和崩溃就写在历史必然的进程中了;中国也想创造奇迹,从宗教自由的丧失到1957年反右禁声开始,到“三面红旗”高高飘扬,短短三年时间,就创造了一项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灾难……3000万饿殍;后来我们又勇于创奇迹,30年GDP狂奔,江河湖泊尽数污染,1.5亿乙肝病毒携带者,无比恐惧的癌症村和此伏彼起的群体事件与大国崛起比翼齐飞。在以人为主体的现代化和以人为代价的现代化之间,我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

当今世界体制性竞争早见分晓,制度竞争的实质,其实就是人的竞争,那么制度的成功与失败,当然也是人的荣耀与羞辱。这应证了著名社会经济学家哈耶克的警示:使一个国家变成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的努力。今天朝鲜连肉汤也吃不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国民认为离开了领袖就不能活!

我曾下意识地同情朝鲜灾民,当一个国家,只剩下狂人和愚民的时候,你可能与我一样,对暴政充满了鄙屑和蔑视,而对命运多桀的朝鲜人则怀有深深地同情。其实不然,专制政权的每一位拥护者,无论是真心还是被迫的,他们其实都与这个国家的罪有份,也必然要承受国家由此引发的痛苦和人道主义灾难,就像每个中国人必然要担当从反右、大跃进到文革的灾难后果一样。失去公义的苟活,其实就是不义对公义冷酷的亵渎。

这就不难理解,发生卡拉什尼科夫身上的事,也可能在中国上演,甚至结果更加悲催。1964年,原子弹爆炸当天,被称为中国航天之父的钱学森就被隔离审查了,对知识分子的恐吓和心灵的折磨,是专制改造人心最生动的部分,不管你有多大本事,首先必须学会违心的政治颂赞。

钱学森是一个被完全改造的政治标本,以至他晚年见到胡耀邦时都还在不明就里地感叹:为什么我们建国几十年了,却出不了一位像民国时期的那些大师?

事实上,这种人与体制的关系,就像当年当卡拉什尼科和斯通纳的命运一样,至今仍在发酵。今天,世界正快速步入后信息时代,领导世界信息潮流的往往是这样一些伟大的国际公司,或许你也耳熟能详,他们是:google、Microsoft、Yahoo、YouMaker、apple、Facebook、Twitter、YouTube和Blogger……在这群群星璀璨的公司中,你却很难找得到一家可以拿得出手的中国公司,虽然国企“高富帅”,政治面貌也相当英俊,但没有创新,没有效率,而且是“寄生虫”,典型的有肌肉无体能的花架子。而马云、马化腾和李彦红们,几乎都是一群实用主义的“经济动物”。试想,全球一体化的今天,言论自由是国家文明的常态,而我们却还在扩大网禁的范围,压制言论自由空间,这个国家在信息时代世界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搏奕中,会有多大机会?

当卡拉什尼科夫只获得荣誉,而M16发明者斯通纳荣誉、金钱双丰收时,价值体系在两人身上就得到了完全不同的体现。因着个人的成功,国家也变得更加强大和有活力。这样看来,国家至上的爱国主义在民生发展与社会进步方面,完败给了人权至上的国家自由主义,而人权高于主权的结果,又促成一个国家从道德高地上抢夺了领导世界的资格。

这就是今天世界的格局。

博客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