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橘红色的空气里
你想到的是玫瑰
那是黄昏后的房间里
一个角落里的一盆绿色植物
政治正在铺天盖地涌过来
涌过来
好像催泪瓦斯的气体
已经无法使人安睡

字母扭结在一起
在字母的间隙里
我听到了传自上帝的讯息
我要安排未来两天
那是歌声里不易辨认的嘶喊
我在未来的两天
为自己注入神性

这是一个让我联想到血污的夜晚
天色非常凝重
最后的救赎不容人们迟疑
我将在深深的沉睡里
告诉人们
你们会迷恋上今晚的玫瑰
今晚橘红色的政治
已变得如此令人悦目

2014/10/2 Budd Lake NewJersey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阿钟:今晚的玫瑰” 有 1 条评论
  1. 为什么中国成年人后来都成了酒鬼

    全称判断,是的。所有的中年人。除非身体有病。
    三十年来,一万天不眠之夜,原来是杯中物帮助物不至于坐牢,没捆进精神病院,
    逃躲过拘留,圈套,能忍非人的遭逢?一个无名作家,也就是有良知的学人,因
    为酔生梦死而得以苟活,得遥祝阮籍前辈的避世幻术:酒。
    网览:“最近获得解禁的英国文件纪录显示,中共总理周恩来在1958年1月30号会见英国代表团时说,“中共希望香港目前的殖民地位继续不变”,并警告英国不得给予香港民主自治,否则不惜提早解放香港。”
    据外媒报导,英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系副教授孔诰烽称,到1960、1970年代,英国推动香港去殖民地化、建立代议制政府的進一步尝试,也同样遭到中共的类似威胁。
    事实证明,英国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还推出过几项实现香港民主化的措施,但都被中共废除。
    吾不信,于是酒乡长梦。拾荒的早起,也成了淘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