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推动改开的主体是中国民众而不是党的领导

Share on Google+

2018年12月11日 23:18
叶兵

北京 —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美国之音近期访问了直接参与见证了这场历史性变革的资深改革派人士鲍彤等人。采访期间正逢中共宣传部门在北京举办了大型展览,庆祝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鲍彤先生在访谈中从官方举办的这一改革开放展览谈起,阐述了他对改革开放深层意义的认识和感想。

鲍彤:改革开放从七十年代末开始到现在差不多40年吧,这样一个展览会我认为很重要。我想这个展览的主体不应该是领导人,我想应该是中国人。改革开放就它的起点,就是中国人要求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一股潮流。这个潮流是从毛泽东逝世开始的。毛泽东对改革开放所起的最伟大的作用就是他去世了。

“改革就是改毛”

毛泽东不去世,中国就不可能提出改革开放,因为毛泽东最后十年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这十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因此在毛泽东去世前的最后十年,中国实际上只有一个人是活的,他姓毛,叫毛泽东,其他的人都是死的。为什么?因为他们必须一切要跟毛泽东一致,向毛泽东看齐,谁反对毛泽东都会被打倒,包括邓小平当时是被打倒的,一开始的时候,在这十年当中。

在这十年其他很多中共领导人被打倒了,后来学历史的时候,根据中国共产党的党史,绝大部分人都有一句话: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

所以你刚才提到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实际上是死掉的,不可能起作用的,他们这些人尚且如此,老百姓更不用说了。因此在毛泽东生命结束的时候,我刚才讲的当时中国十亿人只有一个活人,就是毛泽东。剩下的人实际上都是死的,或者说都是毛泽东的工具。或者说,他们当时分成两类:一类是被毛泽东打倒的,一类是帮助毛泽东打倒别人的人,那么这些人实际上都是死的 。

所以到70年代末毛泽东死之前,中国只有一个活人,其他都是死的。那么这个情况决定了毛泽东一死,这些人都要求自己活过来,这些人就要发表自己的声音,发表自己的意见,要采取自己的行动。这股合力,我认为就叫作改革或者叫作开放。

改革跟开放,就是一回事。改革就是改掉毛泽东,就是说改掉在毛时代,就一个活人其他都是死人的这样一个情况。

改革与平民的作用

所以我想,改革开放最重要的主体就是中国人。刚才提到,哪一个人在改革开放当中起的作用最大?中国的平民起的作用最大。 其他的人,如果他是要改掉毛泽东的,那么他起到了作用,如果他要维护毛泽东的举国体制的,那么他们都是改革开放的阻力。

我的问题是,改革开放不是哪一个人,不是哪一个党领导出来的。相反,中国人要求改变这个举国体制,在这个情况 下弄出来的。所以改革开放的整个过程,当中国共产党无法领导的时候,它取得的成绩最大,当中国共产党要老百姓跟着它走的时候, 改革开放就起了变化了。

我想讲三件事情来说明我的观点。

改革开放第一件事就是分田到户。分田到户直到现在都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做包产到户,实际上它的本质就是分田到户,把人民公社瓦解,这件事是谁发动的呢?它是从中国共产党领导解放出来的产物。党员是不是也参加了这些事情,是的。比方说 赵紫阳、比方说万里。他们起的作用不是领导包产到户,不是领导分田到户,而是允许分田到户,顺应这个潮流,他们没有起 到领导分田到户的作用,而是起到不阻碍分田到户这样一个事情。我想这是一件事情,如果今天还是人民公社,还有什么改革开放可讲?

第二点:城市里面的个体户。毛泽东死的时候是不存在的。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时候,我从外地回到北京的时候,北京所有东西都是国营,没有一个东西是个体。北京连修鞋的小摊子,都是国营修鞋。放一个椅子,放一个脸盆,给老百姓剃头的小摊子都是国营的。就是说城市里面不是国营的东西都已经被消灭光了,不存在。

怎么冒出来的?是党领导出来的吗?不是的,那么为什么后 来冒出来这么多个体户?一直到江泽民上台的时候,他要说,要把个体户搞得倾家荡产,说明什么呢?他害怕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力 量。这个力量怎么出来的呢?是当领导出来的吗?不是的。

是当时成千成万的青年被下放到农村以后,多少年以后他们在农村不受欢迎,他们占了农村的便宜,吃农村里的饭,跟农民争饭吃。农民不欢迎,他们也没法坚持,因此掀起了一股潮流,回城潮。那么回到城市干什么呢?能到机关当干部吗?能到工厂当工人吗?能到学校当老师吗?不行,因为学校已经停办了。怎么办?他们只能做个体户。风起云涌怎么起来的?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出来的。

改革给城市带来生机

就是这么个基础,发展出了万元户,当时最出名的万元户无非是炒炒瓜子,就是安徽傻子瓜子。第一个炒瓜子变成万元户(年广久),后来有做衬衣的(步鑫生)。这个城市里面的个体经济彻底消灭又出现这样一股潮流,这是党领导出来的吗?不是,是 平民自发出来的。

所以,亏得当时毛泽东已经死了,如果毛泽东不死,这些人统统都得抓起来。毛泽东死了,他们才有发展,后来的各种个体经济或者民营企业,就是这样一种基础出来的,他们不是党领导出来的,他们是冲破党的桎梏才出现的,发展的潮流。

第三种潮流,我讲的是农民工。农民从1985年开始不准进城。进城就叫盲流,就得抓起来。进城遇到警察就把他抓起来。进城住到任何一个地方,居民委员会也把他们赶走。后来城市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城市,就掀起来这样一股潮流。如果当时人民公社不瓦解,不分田到户,如果当时知识青年不回乡,那么城市里面没有个体的萌芽。如果后来没有农民向城市进军的农民工,没有三个条件,那么这四十年当中能有什么改革?

所以我的看法跟这个展览会的看法有点不一样。展览会的说法是中国的某个领导人、中国共产党领导出来的改革开放,我看改革开放是没有党的领导的。改革开放是冲破党的领导以后冒出来的一股潮流。因此当共产党让步的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才成功度过发展期。而到了共产党要加强领导的时候 ,问题就发生了。

如果按照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办法,个体户都要倾家荡产,还有什么改革开放?如果当时没有这个基础,今天看什么?所以这个展览看什么,当然要符合党的利益,为了达到党教育老百姓的目的,而安排的展览会,但是这样分析改革开放,我很难接受,我觉的不符合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当时的历史事实。

我想中国共产党要纪念改革开放的话,它应该懂得这一点,不是它领导了改革开放,是老百姓冲破了它的领导,才得以在中国城乡到处很艰难地发展起来的。什么地方它退的越好,那么什么地方成绩越大。什么地方它要去加强领导,那么什么地方改革就根本没有希望。我看实际情况是这样。

我讲的这个情况肯定跟党史,党的理论家不一样。但是,很对不起,现在这个展览会的观点我没法接受。

(未完待续)

(根据电话录音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阅读次数:5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