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王怡——在两个世界之间

Share on Google+

耶稣的临在冒犯了所有的人,因为祂是神却上了十字架——用了世人认为最愚拙的方法来完成救赎。耶稣不来,法利赛人就依然是恢宏的律法的圣殿,而不会被耶稣揭穿为在恩典里属于粉饰的坟墓——内里装满了死亡。耶稣一人,在十字架上就颠覆了整个世界,也让复活翻转了死亡。

那些效法耶稣的人是这个世界所不配有的人,从而让这个世界的人感受到了冒犯。保罗也是一个“煽颠犯”。犹太宗教当权者、罗马世俗当权者都容不下他。保罗在搅动天下。耶稣和保罗就像闪电撕破夜空。马丁路德是,如今的王怡牧师也可能是这样的闪电。圣经的历史一再地证明,就那么一个或一小群被神选中的人就可以翻转更新那个时代,并定那个时代的罪。挪亚一家蒙拯救建造方舟,同时也定了那时代的罪;亚伯拉罕因信离开本地本族,就定那些活在属肉体活在索多玛的人的罪;耶稣因神的义本在这福音上显明,就定了那些不信福音之人的罪。马丁路德同样显出了那些卖“赎罪券”之教士阶层的罪。

有时候我会害怕王怡活出耶稣基督的生命,因为那样会显出在同样的时代我是一个怎样不堪的人。我害怕自己是耶稣基督到耶路撒冷圣殿来的时候却在兑换银钱的人。从世界的角度,属情欲来看,我并不喜欢王怡牧师的存在,因为他的存在对我是一个威胁。他的刚强会显出我的软弱;他看见的异象会让我的良心在神面前备受折磨。有些东西不知道不看见还好,一旦看见知道就无法回避了。耶稣基督这样一个道成肉身的福音事件,让我无法回避地要去面对天堂与地狱,永生与永死的问题。王怡牧师则在这个时代又重新在耶稣基督里提出了这个问题。从另一个世界的角度,在圣灵里看,我为王怡牧师的存在而感谢上帝。感谢神在这块土地上赐下王怡这样大有恩赐被神所使用的牧师。这是神对这块土地的恩典。

我们是在神的国度中,按各自不同的恩赐服侍。上帝给了我们“五千”“两千”“一千”的恩赐,上帝是知道的。多得的,就多收;少得的,就少取。最怕的是那些自认为恩赐少,而把恩赐藏起来不用的。主人说:‘我告诉你们,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路加福音 19:26 和合本)感谢神,我虽只有“一千”的恩赐,也愿意百分之百地为神所用。愿王怡牧师的恩赐能照亮全地。

从世俗朋友的角度讲,我更愿意看见王怡牧师软弱,然后免受逼迫,过安舒的生活。但我更害怕听到耶稣对彼得的责备:“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路加福音八:33)有朋友曾让我劝王怡牧师收敛点,因为他得到消息说王怡会出意外。撒但甚至不会给王怡牧师殉道——走上十字架的机会。撒但害怕十字架。十字架的道路,不是人自找苦吃——凭着肉体没人愿意喝这苦杯,没有神的旨意高过人的旨意,耶稣基督也可能在客西马尼园放弃走这条属天的道路。十字架正是宣告了神的临在;十字架显出了另一个世界的真实。十字架是两个世界相遇的地方;十字架是神给我们的爱情信物。耶稣在十字架上说:“成了!”是的,耶稣基督已经做成了。耶稣基督带来了爱情带来了另一个世界。我们是在复活中,在永生里,以另一个世界的姿态进入这个世界。愿神保守王怡牧师。愿神的旨意在王怡牧师身上成全。

耶稣基督让本是耻辱、咒诅、死亡的十字架变成了荣耀、祝福、复活的冠冕。保罗、彼得等耶稣基督的门徒让本是黑暗、罪恶的监狱变成了光明与赞美的歌声所充满的恩典之地。有神同在的地方就是天国;义人所在的地方就是灯台。愿神与王怡牧师同在。这样他就仍然会有喜乐平安。神的大能谁能预测呢?死亡无法囚禁神的恩典,监狱又如何能囚禁呢?另一个世界的进入,必然带来颠覆,只是这个颠覆不是对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政权,而是人心——人们的心会从这个世界转向另一个世界。人们将不再属情欲,而是属圣灵。愿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这一次逼迫能带下圣灵的浇灌,让更多的人能经历圣灵的开启、更新和带领,从而看见另一个属灵的世界。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 4:16-18 和合本)

2014年,我第一次见到王怡牧师,圣灵就感动我写了一首送给他的诗歌《两个世界》

尾生诗歌:《两个世界》(赠王怡牧师)

一条路通向一个世界
一条路通向另一个世界

你在两个世界之间
你在两条路的中点

你看,那两条路
交叉成十字架
从这里,光流入黑暗
在这里,我们折叠着时间

在一粒麦子里
我们复活无数粒麦子
在一个世界里
我们重生另一个世界

我们在一个世界播种
我们在另一个世界收割
我们在一个世界流泪
我们在另一个世界欢呼

2014年 于成都

几年来,王怡牧师的证道我几乎都听了。王怡牧师不仅仅牧养了秋雨圣约教会的会友,也深深地牧养了我。这种牧养不仅仅是知识、圣经真理层面的,而是生命、使命的传递。王怡牧师不对任何教内针对他个人的攻击作出回应,但却对神国度的捍卫,犹如冲锋的战士。我相信神还会使用王怡牧师继续牧养这个时代——不管这种牧养是站在讲台,还是囚在监狱。愿神能借着王怡翻转这个时代他能翻转的;也愿神使用王怡跌倒那些本该跌倒的。

秋雨过后是什么呢?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诗篇 84:6 和合本)秋雨属于早雨,正是流泪撒种的时候。神啊,愿你保守王怡我的弟兄前面的道路,愿你亲自添加他力量,与他同在安慰他坚固他。无论如何,愿耶稣基督在他身上得着荣耀。我们还盼望着收割的日子;我们还盼望着欢呼喜乐的日子;我们还盼望着另一个世界的降临。感谢神,有你一切都变得有意义了。

2018年12月12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1,5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