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民主墙运动四十年纪念

Share on Google+

2018-12-13

今年是西单民主墙运动四十周年。民主墙被各国学界公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始,也是中国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转折点。同时,它也影响了苏联东欧和台湾的民主运动,延续到整个八十年代,直到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从一九七八年春天开始,许多有冤屈的人们在北京上访。一些人感觉上访没有什么希望,就开始在北京的一些人群比较集中的地方张贴大字报,倾诉冤屈,试图得到上层人物的关注,解决自身的问题。

从夏天开始,一些比较有思想的青年,开始脱离上访申冤,贴出一些议论政治和文化艺术的大字报。后来集中在西单电报大楼旁边的一堵大约一百米长的墙上,民间称之为西单民主墙。

起源于民间思想家们的这场自发的运动,受到了共产党内部人士的关注。不久之后,就有每天整理印刷的内部刊物送交到党内人士的手中。在以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为首的改革派击败华国锋的凡是派的斗争中,起到了关键的民意支持的作用。

我本人就是在这样强烈的民间气氛的促使下,写下了《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它》这篇文章,并张贴在民主墙上。这篇文章和之后的一些系列文章,引起了之后批判毛泽东的高潮,开创了直接批评共产党体制的先例。这为之后的非毛化运动和平反冤假错案运动,打下了民意基础。

进入到七九年之后,民主墙运动不仅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共鸣,而且在很多国家引起了一波新的民主墙运动,例如台湾、巴黎、布拉格、华沙、莫斯科,等等。

邓小平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坚定维护者,他清醒地看到了民间民主运动对共产党体制的威胁。甚至在对越战争进行期间,他就已经让公安部整理了几份长短不同的黑名单,准备消灭民主墙。为此我和《探索》的核心成员开会通过了一个决议:我写最后一篇文章引得邓小平提前动手,造成国际和国内的影响,阻止他进一步的镇压。这就是那篇《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出台的原因。

如意料之中,我们的被捕引起了轩然大波,邓小平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对民主墙的大搜捕。使得民主墙多存活了一年。以我们被捕为转折点,民主墙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民间刊物编辑刘青,和著名诗人北岛为首的一批人,开展了营救活动。党内一些当时持改革观点的各级干部,也开展了反对邓小平绞杀民主墙的行动。这对党内形成制约邓小平独裁的反对派,起到了形成和凝聚的作用。

七九年十月份开始了对我的审判。我进行了态度强硬的自我辩护。这份辩护,被唯一获准携带录音录像设备的中央电视台职员曲磊磊做了录音。刘青、北岛、李楠、徐晓等人连夜转写成大字报,并印刷成为刊物在民主墙散发,引起了民主墙运动的第二次高潮。

这第二次高潮对以邓小平为首的左派形成了长时间的压制,为整个八十年代的民主运动在党内和社会上的发展,保留了良好的气氛和民意支持。

台湾民主运动的先驱,民主进步党前主席施明德就曾评价说:台湾民主运动的重要转折点美丽岛运动,就是在北京民主墙运动的榜样作用下开始的。十年后民主墙运动的延续,伟大的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是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体制解体的开始。这是北京民主墙运动对全球民主化高潮的伟大贡献。

RFA

阅读次数:4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