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倦了悼文的一年
死亡仍然发来约稿信。
它那么热,被自己的雪烫伤
它日复一日下着自己,下着脏绷带。
我们的酒杯,全天下的酒杯
在暴雪中只砸剩一个
锃亮地、屹立着像一个流放者。

然而在父兄全殁的宴会上
当以此酒为大!
当你脱去行脚的袈裟
露出被盐祝福过的肝胆
你说,我们该有多么厌倦有一个祖国
它不咀嚼,只是吞咽。
它不哭泣,只是尖叫。

不须搀扶,你从病榻上升起如一束水晶
那么锋利,那么透彻
是北方的沼泽不可能有的事物。
你说,我们该多么厌倦那如影随形的鬣狗。
我们只是在逆旅的客店
久久地观望一颗星。
我们只是,把骨头攥出了掌心。

2018.12.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