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曾有过长夜痛哭,
那些个人微小的悲哀
比冷漠的历史更惊心。
谁不曾有过露珠般饱满的肉欲
霞映其上,然后蒸腾不见。
谁不曾有过深渊一般的
厌倦和绝望!它绷紧凝视的眼神
试图将其淹没。那些翻滚而去的
我们的朋友!无人可知
他一刀斩去的另一端。
我们是死去不可复活的物种,
茫然追求不朽。必入坟墓
但黑暗不可征服。
在每个夜晚,
所历的一生被月光浸泡。
最不堪的记忆也成就我们。
字迹被时间抹去,
又被顽强地写下。
尘土中的我们,绵延不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