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0)

Share on Google+

出狱(11月12日)后,有不少的人将我以前各个时代,各个季节的照片,放在他们的朋友圈和群里。由于从2008年至2018年这十年间,我没有拍摄过一张照片(监狱里罪犯正右左三张照除外),所以大家看到的我的照片简直就是真实版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位上海姑娘同我讲,看到我尚风华正茂的照片,又想到我十年铁窗的煎熬,她哭了两天两夜。好在我入狱时青丝秀润,出狱时涛声依旧。否则我都不知该怎样安慰她。
只有一张青春年少的相片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当然也不排除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意为之。
这张青春洋溢的相片中,我穿着胸前印着南美共产主义战士 切·格瓦纳 的头像的半袖衬衫。
于是好些人有善意也有恶意地批评我不该崇拜 切·格瓦纳。我发现凡是善意的人都前来找我当面沟通,而恶意的人总是在背后使劲地说郭泉能穿这件衣服拍照一定也有独裁专制思想。
关于 切·格瓦纳,很多年轻人都曾欢喜过他。但我们当时大多并不知道他的主义以及他的主义给人类带来的极其残暴的后果。那时的我们只崇拜他是一位勇士、斗士和战士,还是一位大情人。这种不考虑思想内核,而模拟其外在激情的青春期骚动,大概每一位苛尔蒙满溢的青壮年人都曾有过的吧。
十年之后,苛尔蒙消退,性格成熟,作风稳健,思想深沉,这件衣服是说什么也不会再穿上身的。妈家里的保姆在找干布擦卫生间,我把这件衣服丢给她。她说,这个人是谁。我说,魔鬼。她说,魔鬼也戴红星?我说,戴红星的都是魔鬼。
如果我这样地觉醒还不能使那些恶意攻击我的人消停,我只好动用我的强项来说故事给你们听了(我是南京大学哲学博士,专业方向是中国佛学)。
一个小和尚跟老和尚一起过河。到岸边见一个漂亮姑娘站在河边一筹莫展。老和尚将姑娘背过河。小和尚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嘀咕,说,我们是和尚,怎么能背姑娘呢。这样哝哝絮语了几里路。老和尚说,我在河边就放下姑娘了,可你,却背了几里路。
如果我说成这样,你们还有人说我也喜欢专制独裁,那么,我只能对 切·格瓦纳和你们说一个字:切。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2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