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1)

Share on Google+

2008年11月13日,我因组建要求多党竞选的中国新民党而被刑拘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后法院判决我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刑期自2008年11月13日至2018年11月12日止。2010年1月12日,我被押送至江苏省浦口监狱服刑。
当时的浦口监狱规定犯人可以购买统一型号的收音机(一种只有中波和调频的收音机)。我立即购买了一台收音机和十二节电池。从此,我开始了我在监狱里收听电台的生活。
我几乎二十四小时戴着耳机,睡觉时也舍不得关掉收音机。我开始习惯在微弱的背景音乐下入眠。
通过电台,我保持着与外界同步的信息来源,尽管这些信息不是全面的。特别是听到我熟悉的主持人的声音,真是让人欣喜。这些主持人中,有我的小学同学(同座女生)钱咏梅,她主持着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的一档高大上的晚间访谈节目,她的艺名是陈静(陈,是她的母姓)。听着她的节目,常让我想起和她同座时美妙的童年时光。我的高中与大学同学贺明,在南京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台做主持人,她使我实时知晓了南京以及国内外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大学女同学郭红也在这个电台担任新闻编辑。
此外,父母的大学同学倪叔叔的女儿倪恩泉也在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做新闻主持人,我在念大学时常去她家玩。
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新闻故事》的主持人铁锟,是我2000年结婚时的婚礼司仪。他主持的节目让我能了解到一些新闻的背景与来历。
另外,通过电台,我认识了歌手白安,她的《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是我在狱中最喜爱的歌曲。每次我唱到“在这茫茫人海里,我不要变得透明”这句歌词时都使我潸然泪下。朴树《平凡之路》的“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也让我思绪万千。张韶涵《淋雨一直走》的“淋雨一直走,是一颗宝石就该闪烁。人都应该有梦,有梦就别怕痛”鼓励着我自坚自强。
昨天(12月2日)我去上海做体检,下午返宁。一位上海姑娘送我至上海火车站。一路上下着倾盆大雨,她牵着我的手淋雨一直走。她坚定、温暖的眼神使我想起狱中的我。
后来,一位犯人偷偷送给我一台带短波的收音机,他并不知道短波收音机对政治犯意味着什么。我欣喜若狂,连夜躲在被窝里插上耳机,寻找“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希望之声”。当听到我的好朋友张敏小姐、梁欣小姐、林秀仪小姐、熊斌小姐、谷纪柔小姐、丁晓小姐、黄娟小姐;以及韦联先生、严修先生、石涛先生的声音与名字时,感动异常。张敏小姐的节目和声音一直陪伴着我成长。2007年,张敏小姐给我电话,她的第一句话是,“郭先生么,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张敏”。女神来电,不啻天使降临。2012年初,我从张敏小姐在美国华盛顿采访我太太李晶的节目中得知妻儿已平安赴美,一直悬着的心才平复。次月,母亲来探监告诉我这个重大消息,此时我早己波澜不惊。
出狱的第二天,梁欣小姐给我电话祝贺我平安出狱,漂亮温柔的港台腔让我一下子感觉明媚的阳光洒满了我痛苦的心间。
这样美妙而幸福的监狱“电台情歌” 生活到2015年春被终止。2015年2月,监狱将收音机列入违禁品予以收缴。
此后的三年半,我便成了瞎子、聋子,社会依然黑暗,而我的心里一直是明亮的。
这种生存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出狱。2018年11月12日,光棍节后的第一天,我迎来了黎明的第一缕阳光,迎来了来自美国华盛顿的祝福,迎来了漂亮温柔的港台腔的问候,迎来了中国民众的赞誉,迎来了陪我淋雨一直走的上海姑娘。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