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2)

Share on Google+

12月2日,在上海作全身检查,除血、尿、气(先吃一个胶囊,半小时后连吹十五口气,查胃中是否有幽门杆菌)这三项检测下周才能出结果外,其余各项指标都堪比小公牛。
在监狱里,每日坚持锻炼,俯卧撑一气可以撑80个,平板支撑静止不动可以撑二十分钟。要不是母亲坚持要我去做全身检查,我压根儿就不想去医院。母亲以及我所有的朋友都认为就是铁打的硬汉坐十年牢,身心都会遭受极大的摧残。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对我而言遭受的最大的摧残是,在这十年里,中国除了楼建高了些,路变宽了些,政治文化却倒退了。这比在监狱里缺衣少食,缺油少盐,甚至比吃霉米嚼僵尸肉还要让人痛心疾首。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虽然上层建筑在倒退,但经济基础却在极速前进。这里所说的经济基础并不是仅指狭隘的经济学,而特别要关注的是包涵在经济基础中的民意基础。
十年前,当时还没有微信,我与国外的朋友交流思想使用skype,与国内民众沟通使用qq。而如今
国内民众多使用微信,海外朋友多使用推特、脸书、电报和whatsapp。
11月12日,我出狱。微信是我最先了解世界以及我自己的通讯工具。我发现,与十年前完全不同,过去,10个人中至少有6个人反对我的思想,甚至我的学生中也不乏反对者;而十年后反对者竟然一个都没有了。
一个女生给我留言:十年前我是一名学生,思想尚未成熟,许多事情理解尚浅,十年后经过社会的磨砺,更能懂您语录的深意。真是“年少不懂郭教授,读懂已是不惑年”。
我回:十年,真好。
她又说:您这十年的涅槃,必定会换取人世的祥和与幸福。
我惊曰:天,你懂事如斯,令我喜极而泣。
虽然没有反对的声音了,但另一种更使人警惕的声音出现了。
一些人的提问,使我有了一种错觉,仿佛我已经身处多党竞选的新时代。例如有人问:郭主席,您组建的中国新民党总部在哪里,我想去拜访。例如有人说,我想加入中国新民党,请郭主席发一份党章给我学习。例如有人说,我在北京,请郭主席告诉我北京党部负责人的联系办法,我要入党。例如有人问,请郭主席介绍一下中国新民党的政见以及短期和中长期目标。例如还有人对我说,中国新民党应该像中国共产党当年一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除最后一问,我明确回答我反对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恐怖主义思想外,对其余各问,我都置之不理。
今天,我将这一异常情况提交我在海内外的挚友与盟友共同研讨。结论是,中国新民党是一种多党竞选灵魂的共同体,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是无处不在的幽灵,而在黎明后,她将群星璀璨。所以,凡想在黎明前打探新民党实体存在的人皆为特务。
故,本人郭泉在此声明,今后凡在言谈中提及“新民党”三字,以及索要党章、寻找联络人的人,本人立即将其拉黑并投诉举报。
切记。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