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夏夜皎洁的月色灿烂的星光
夜空一样迷惘遥远的是童年的回忆童年的故乡
门前晒坝上那棵古老的黄桷树
月光下守候过多少祖传的晚会神奇的梦乡

我躺在吱吱的竹床上覆盖着茂密的枝叶
一阵晚风摇动了我摇动了整个天空和星光
总猜不透草丛中那几只夏虫在嘁喳些什么
只知道水塘边柳枝拂动惹起一片蛙声响亮

张大伯含着那根永远也抽不完的烟袋
吐出一圈圈神秘的山洞豪杰的山岗
我的竹床也随轻烟袅袅穿过树叶
带着迷茫的夜色腾云驾雾扑向遥远的地方

有时不知不觉拉紧被单裹一身热乎乎的冷汗
捂着耳朵还恳求王哥哥再往下讲
身旁粗大的树干渐渐变成了妖怪的化身
交错的枝叶拼成鬼影还舞着刀枪

奶奶嗔骂一声王哥轻轻扇来一阵凉风
树叶间滴下银河的水冰冷的王母娘娘
朦朦迷迷我变成一只殷勤的燕子
飞向深邃遥远的太空呼唤织女牛郎

常常听着听着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也是五彩的世界五彩的飞翔
每当夜半山风走来揉醒一双朦胧
分不清人间天庭只觉月色如水桂树飘香

童年的夏夜空气多么滋润多么友好
黄桷树下采集了一篮篮美丽的向往
我的眼睛从此染上一层诗画的色彩
心中荡迴着一轮皎洁渴望与人共享

那一年我拎着满篮诗情又回到故乡
远远地看见满天星星落在地上变了模样
突然间黄桷树长成一幢巨大的灰白
水塘边汽笛嘶鸣吐出乌黑的惊慌

新长成的密林中我丢失了竹篮迷了方向
一轮圆月敲碎了散进各自门窗
热烘烘的喧嚣烤黄了一片残存的树叶
挤得窄窄的夜空不见牛郎只有织女暗自垂伤

新建作坊的墙角下我找到了奶奶坟前的碑石
石缝间居然挤出一株嫩绿一株新生的渴望
我捧在怀中带回丢失的童年童年的故乡
长长的根枝永远盘绕在心头在心头生长

一九八五.八.三.重庆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