匍匐在
斑砾的河岸
背一轮
沉重的夕阳
—步
—步
踩着
永远
也走不到头的
影子
一条
悠长的纤绳
牵动
那一根
祖传的笔
于是
古老的长河里
重复着
弯曲
—步
又—步
深深地
躬着腰
低低地
垂着头
是一个
移动的
问号
拖满江
血红的
难题
春洪漫过来了
以为荡尽了汗渍
一串新的脚印
又爬过旧的岩石
哦,什么时候,你
象那笔直的船桅
真正站立
看那自由的浪涛
扑上船头
卷走悠长
和那悠长的
叹惜

一九八三.十一.十三.达县师专

(《川中文学》1990年4—5期)

注:1982年到1984年,我在达县师专教英语。但我对英语不感兴趣,成天不务正业地写一些蹩脚诗。两年时间里,共写了大约100多首。我带着少女般的纯情殷殷地投给报社、杂志社,但绝大部分一去不回。

此首小诗还是一个在《川中文学》当编辑的学友,看在同窗的面子上,勉强给我发表了。

但我永远记得1983年夏天的那个黄昏,我独自在州河游泳,夕阳血红,一个纤夫,独自拖拉着一条木船,埋着头,默默地走在河滩上。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