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政审,一部政治迫害的血泪史

Share on Google+

重庆、福建等地高考,由成绩录取,宣称又恢复政审招生了,政审不合格者,便取销考试资格。

这些年,他们用摄像头政审教授讲课,海关上政审访问学者不准登机出国,再扩大到青少年入学考试了,而这一套,毛时代种的恶果,既有政审出政治正确的白卷英雄笑话,还政审出小学初中文化的学士与博士。直到今天,用政审教育出的假博士真奴才,既障碍着教育的现代化,还阻碍着政治的民主化与文明化。没有政治的平等,没有法律靣前平等,连分数前剩这点平等也要取销,这还叫改革,和什么要将改革进行到底吗?

政审,不就还原你们的身份政治吗?前30年,讲身份于政治,后30年,讲身份于经济,讲出一个特权阶级,霸了政治、经济与文化,霸了中国,口气口味都霸大了,还想霸世界,用自已假巿场与世界真巿场就矛盾受阻,中国盛产的假博士,就与世界真博士交恶。垄断了中国还想扩张到世界的野心,受举世围攻,最近,中美谈判休战90天,岂不才获一次喘息吗?

中国改革开放,首先是从解放对地富反坏右政治歧视与廹害开始。还从1978年恢复高考,恢复在分数前人人平等开始,胡耀邦解放5类份子政治贱民,赵紫阳率先取销广汉向阳公社,解放农奴为农民,才解放出农民工。当下,招收大学生又政审,还全面政审监控到北大师生,校长,也派囯安特务头子去担任了,还庆祝啥改革开放40周年,原蔡元培、胡适任校长的教授治校能恢复,特务治校能取销,才像改革,反改革者还庆祝攺革,岂非啧啧怪亊吗?

毛时代政审害民误国殷鉴不远

那是1950年,成都团市工委领导贺恵君从团中央开会归来,带回一项政审笑话,是原清华大学国学院导师梁启超之孙女,即教授梁思诚、林徽音的幼女申请加入少先队,竟然要这孩子与她祖父梁启超划清思想界线,批判她祖父的改良主义思想,才准入队。 9岁孩子,知啥“改良”“改革”与“革命”这些政治名辞?今天尘埃落定,梁启超再被尊为学术大师与文化宗师,当年要他孙女给他祖父乱插政治标签,岂非那时得势阿Q们,有眼不识泰山,以我划线,凡是不姓赵的,都划为异类、异端,这便是笔者接触到中共政审史的首篇,乃政审到中国的大师家族,这,不也可回答钱学森那今日中国为何不出大师之问吗。

1951年,开展忠诚老实审干运动,审到邓某上中学发表的一首诗,不问内容,只问他为何发表在1949年前的《新中囯日报》上。他一个中学生,哪知这家报有什么青年党背景,就不应投稿?虽然让他过了关,却记彔存档,1957年反右,翻出来,正好划他右派。从此,诗被搅进政治酱缸,丧失诗之风与雅,只剩颂圣的高呼万岁了。

反右过了,成都再组织中学生鸣放,看你对自由、民主的倾向程度与家庭出身,划分四类学生,若你划入三类、四类者,便丧失升大学条件。一大批读书种子、学习尖子,如周克芹、贺星寒、黄家刚等,便由此政审丧失考大学资格。文革后复出,个个是文坛出色作家与文化精英。有个也受此政审之害的王建军,他搜集这些中学生遭政治迫害悲惨历史故亊,编辑一本《五八劫》的书,前些年,此书被留学美囯耶鲁大学历史系一女研究生以此书为题,写成论文,获得历史硕士,中共的“政审”罪恶史,便巳存档世界,钉上耻辱柱了,这“政审”还嫌不够缺德与臭满世界,现在又“复兴”吗?

当年对中学生政审,发展到文革,班上同学分红五类与黑五类,还有一个谭立夫编造出他的理论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等封建血统谬论。虽然批判此血统论的遇罗克被杀了,吊诡的是:他们用此身份政治廹害同学成黑五类,突然,他们老子打成走资派,立马他们也成了黑狗崽,自称龙崽又变成狗崽。当今总书记的老子关进秦城,他也做过黑狗崽,还被关进劳教营哩。怎么?他们一变特权大亨,就忘了自已也受过政治贱民之害呢?

因此,中共的政审史,不过是毛泽东推行的人斗人、人害人的互害史,既害了党外的地富反,又害他们党内的同志,不也害到他们“龙子”“龙孙”吗?

让我再翻出中共政审史存我脑库的续篇:
回到1955年,反胡风接着审干,与笔者同室的张正宣,长我近一辈。早在1938年,他读复旦大学新闻系时,即是该校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之一,著名诗人曾卓,也是他介绍入党,苐一次政审他,被审掉党藉。第二次政审他翻译过捷克作家几希论报告文学,发表在胡风的《七月》上。又审成胡风嫌疑份子。苐三次反右再政审他,就审进劳改队22年。到1980年,胡耀邦评反冤假错案,他才平反出獄,恢复党藉。已近退休年龄。又被那些政审合格文化不合格的工农兵大学生取代他了。

就是给这些政治贱民平反冤案的胡耀邦,是14岁参加革命的红小鬼,在江西打AB团时,他也被政审不合格,因他读过初中,有文化知识,就成革命的可疑份子与动摇份子,中共历来说有知识就臭、无文化者才香,不是有人解救,差点胡耀邦也被杀了哩!而毛泽东诗里挽念的:“我失骄阳君失柳“那李淑一的丈夫柳直旬,湖南省农运秘书长,也是政审不合夏曦的标准,被夏曦杀了的。中共这政审,荒诞到制造烈士了,还经得起今日当局作为传家宝,将这灾难一代又一代祸害下去吗?

政审,即互斗互害的政治绞肉机

毛专政前17年的那些政审整人运动,缘自他江西打AB团,延安抢救运动,北京反右与文革,有点文化的知识份子,皆如阿列克塞,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里形容的那种:“在血水里浴三次、碱水里煮三次”等的苦难,8亿人被每时每刻用毛小红书的270教条语录,政审8亿人的立场观点与思想灵魂, 人人每天被迫与毛语录对号入座,错一字被斗,错一句被关的,经常见到。去商店购物,售货员也是政审官,考你背诵毛语录,你背诵不出,就不卖东西给你。毛思想的专制,还深入到小青年爱情,写情书,也要首先用:“毛主席教导说的”开始,中国人分分秒秒时间,都在用毛思想政审自己,这种人人被毛思想强奸、蹂躏与糟蹋,这社会还有生气、灵气与活力吗?而且,还以毛的“雄文四卷”政审古今中外一切文化著述,从孔子审到爱因斯坦,从海瑞审到中国赫鲁晓夫,全部否定、批判,著作要焚烧,思想要消毒,中国文化与世界文明,经如此犁庭扫穴、灭根绝源地横扫,人类遭此浩劫,历史鲜见。竟然在今天教科书上,“浩劫”被篡攺为“艰辛探索”人类若这么探索,岂只回归丛林去茹毛饮血,还要灭族灭种呢!

那文革浩劫,就是以毛思想对全民的大政审,林彪说毛思想即“绞肉机”,从党内绞到党外,那些大小绞杀被绞死的:
从国家主席刘少奇,到元帅彭德怀、林彪、贺龙等。包括党内大秀才邓拓、吳晗、田家英、翦伯赞。最具理论天份的顾准,再次给他戴上右派帽子,妻儿与他划清界线,他仍在探究商品巿场与希腊城邦制,被绞死于文革。而所有各级掌权的书记们,尤其7千人大会控诉了饿死人与三靣红旗的,尽戴上走资派帽子,没斗死的都关入牛棚,儿女都成黑狗崽。随便一翻,便是一笔笔用政审害人的罪恶黑史。

还只属于绞肉机绞杀权力上层,再看绞杀文化教育界:
1966年的红八月,红司令老毛一挥手,红卫兵们齐上阵,便有学生政审老师,而且以肉刑代替政审。北师大附中校长卞仲耘,12,9运动即参加革命的老共,就被红卫兵学生用铜扣皮带活活打死。这天,作家老舍挨斗,跪在焚烧京刷剧装的火堆前一天,归家后,妻不为炊,家人批他的大字报还贴他床头,终逼他跳了太平湖。此时,上海的翻译大师傅雷夫妇上了吊,获世界钢琴比赛大奖顾圣婴,开媒气,全家自杀。那时被迫害致死的,还有囯歌作者田汉,演过海瑞的京剧大师周信芳,在延安誉为写工农兵模范的作家赵树理,要写下去,存我脑库里的文化精英,还有一长串,就是写“三家村札记”未死的廖沫沙出獄,留下两行诗:“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倿覆乾坤”也值得当政者作座右铭。而今日奸倿们已摇身变为马屁精,请想想:靠奸倿们冲天马屁,能保卫你们红色江山吗?

当年文革政审到下层,就惨酷得令人髮指了。

正阳门外大兴县,也算京畿之地,政审已变野蛮的肉体灭绝地富人家,从80多岁老人灭到几月婴儿,一夜灭百多地富份子,比鬼子进村剿杀还残忍。湖南道州斗争会,捆地富一堆,用炸药冲人肉上天,叫坐飞机。广西杀地富成风,吃人肝成风。而公安部还制造出大批政治贱民,叫《公安六条》,规定出“二十一种人”为专政对象。这文革10年专政浩劫,叶剑英总结报告的数字是:“死了两千万,祸害1亿人”。今日解密数字是:审查:172,8万,关押:420余万,以反革命处决:13,5万,武斗死:23,7万,伤残:703万,毁灭家庭:7,12万。以上摘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亊实》这些罪责,不追罪魁,只追爪牙,公审四人帮,追责到江青,逼问急了,江青坦白说她是毛泽东的一条狗,毛教她咬谁就咬谁。那么,文革成立的众多政审组,都是组织一伙大狗小狗去咬人而已。这放狗咬人的文革史,可称“艰辛的探索”吗?
审四人帮,审出那点底牌,哪有 2009年开始对红色高棉波尔布特、乔森潘等的反人类罪行的国际审判,更像东京审判,这伙以革命名义肆意屠杀两百万达1/4人口同胞的恶魔,只审的他们几个邪魔吗?受审者应还有他们教父毛泽东,共同钉上历史耻辱柱吧。

别忘了:终极的正义的的审判,才是人类最后的历史审判!

专制政审造的文化与文明灾难祸害深远

历史告䜣人们:这伙盗匪黑邦,早应被法律公审,被正义判决,受良心谴责,却被他们以革命党的革命名义,进行谋财害命的土改,以公有制名义,消灭私有制,实行党有官有及权力者们私有。他们灭了地主,自已变为垄断一切土地资源的大地主。用公私合营灭了私营资本,自已变成垄断的官僚特权大资本。而且以他们“打砸抢抄杀”的匪性,改变了“温良恭俭让”的传统民族良性。这一切,皆以政治审判政治廹害使权力极权化,政治法西斯化,社会流氓化。极权者,以我划线,政审一切不合意不顺眼不驯服者,过去审的,称敌对阶级,现在改称敌对势力。当前,不仍以最高权力者的意旨,从军委、政治局政审到基层吗?这政审,还有毛泽东保险柜里儲备的大堆黑档案,用作整人还未曝光哩!

在结朿本文前,让我再讲一个被政审和没遭政审后果截然不同的故亊:即李敦道与他老师朿星北的故亊。
朿星北这著《狭义相对论》称理论物理大师,中国的爱因斯坦。他是培养过诺贝尔物理学奖李敦道的北大物理系奠基教授,他前半生只受文化成绩审查,就进入中外众多长春籘大学,如:先求学于杭州之江大学、济南齐鲁大学;1926年4月,赴美留学,先后在堪萨斯州拜克大学、旧金山加州大学、德国柏林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剑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凭优秀成绩便广收博采世界学术之长而成就为伟大的理论物理大师。若德英美的大学讲身份要政审,他能有此学术造诣吗?虽然他在西南联大培养出李敦道这种诺奖学生,但他在1949年一系列政审打极下,遭受毁灭性地打击与沉沦:
朿星北苐一次被政审,发现他海外归来抗日,助军亊研究出雷达,被称中国雷达之父,沾了国军,便由北大贬到山东大学。1957年那次反右运动政审,打他成极右份子,历史反革命份子加管制份子,再贬青島医学院监督劳动。文革中,精神迷茫,沦落街头,向学生乞讨。不是李敦道归来提出要见他恩师,可能便成街头饿殍。
对比朿星北学生李敦道,他若留在大陆,饱受他恩师那种政审之灾难,还有啥诺奖的成就吗?
朿星北被政审淘汰出局,他学生李敦道出国,不受此政治迫害,却获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岂不是也可回答钱学森问温家宝为何中国不出大师之原因吗?

今日中国,这政审与政治廹害,还要从中学生恢复,这是对教育与文化犯罪,对中国的未来犯罪呵!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8/2018

阅读次数:9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