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火如荼的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一)

在中国民众聚集反抗事件中,分布范围最广、参与民众最多、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的,就数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这个运动起始于2006年的北京,北京民众取得了这场运动的胜利,蝴蝶效应十分明显。仅2018年一年,笔者已经记录到全国有12次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参与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聚集反抗事件的主体呈明显年轻化的趋势,从留守家乡老人变为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和在校的学生。虽然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聚集反抗事件如火如荼,但是依然保留在一个个的地方性的孤立事件。对于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运动,政府采取的措施是越来越强硬,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政府认为,过去是一闹就停,给民众不好的预期。现在是坚决不退让,否则地方政府主要领导人走人;二是政府总是在第一时间派出大批警察予以暴力镇压,不择手段;三是进行信息封锁。尽管最近几年的反对建造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取得暂停建设这样胜利的案例是越来越少,但是民众在参与保卫自己权利的群体事件过程中,学习自由、民主和法治理念,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一、如火如荼的反对建造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

在老兵维权事件、律师维权事件、卡车司机维权事件、P2P投资者维权事件等层出不穷的民众聚集反抗事件中,分布范围最广、参与民众最多、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的,就数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

2018年12月4日,辽宁省鞍山市腾鳌镇大批居民走上街头抗议在居住区附近建设大型垃圾焚烧项目。这个项目占地面积约8万平方米,配置三台垃圾焚烧炉,年处理生活垃圾54.75万吨。12月5日当地政府出动特警镇压,遭到更大范围内民众的反弹,加油站拒绝给警车加油,商店拒绝卖水给警察。抗议游行在12月7日仍在继续之中。

最近几年来,反对建造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是如火如荼,蝴蝶效应明显。前几年,老百姓一上街游行示威,一些地方政府就暂停项目的选址或者建设。但是最近几年来,地方政府的这样“软弱”的做法受到中央政府的纠正,地方政府对于这类群体事件的暴力镇压,手段也是越来越狠,打击时间也大大提前。但是这些凶狠的措施并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而是恰恰相反,这类群体事件发生的频率大为提高,参加人数也增加,特别是参加人员的年龄也趋于年轻化,一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甚至许多在校的中学生和小学生成为群体事件的核心。尽管最近几年的反对建造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保卫家园运动,取得暂停建设这样胜利的案例是越来越少,但是民众在参与保卫自己权利的群体事件过程中,学习自由、民主和法治理念,其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下面是笔者统计记录的最近一些年来中国民众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抗议活动,资料是十分不完整的:

从上面不完整的记录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一些趋势:

第一: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运动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高;

第二:爆发反对垃圾焚烧设施的群众运动的地域范围越来越大,从中心城市走向边缘地区;

第三:反抗运动的蝴蝶效应明显;

第四:参加反抗运动主体的年轻化;

第五:政府应对的手段越来越凶暴。

二、中国在废物利用方面曾是“世界冠军”

1971年7月9 日瑞典《快报》刊登该报记者博·贡纳尔森的一篇报道称:中国是世界各国环境保护最好的国家。博·贡纳尔森写道:“西方世界对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怎样进行环境保护了解极少。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废物利用方面是“世界冠军”。如果中国是像美国一样的消费社会,那么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就要被垃圾、工厂的烟和废气窒息而死。”两天之后,这篇报道就被收入新华社编印的《参考资料》中。

那时,中国依靠诸多的低端人口,来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垃圾中的诸多物质,也经过他们的辛勤劳动,变废为宝。那时的中国鲜有垃圾问题。老子说,故圣人处事只会因材而用,而不会视人为废人,视物为废物(原文:是以圣人恒善逑人,而无弃人,物无弃材,是谓曳明)。在外国记者的眼里,中国在废物利用方面就是一个奇迹。

三、倒洗澡水时连婴儿也一起倒掉——垃圾围城

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GDP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是一些好的东西也消失了,比如对垃圾进行分类处理,废物利用等等,就和倒洗澡水时连婴儿也一起倒掉了。垃圾问题,主要是城镇生活垃圾问题,变成了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中的最大问题之一。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北京有多少个垃圾场?2008年奥运会之前,中央政府不知道,北京政府也不知道。这要感谢一位名叫王久良的北京市民,他是一位自由摄影师。从2008年10月到2010年10月,王久良用了两年时间,追踪垃圾车辆,行程15000公里,走访了北京市行政区划内的近五百座垃圾场,取得了第一手资料,拍摄了五千多张照片,记录了五百座垃圾场分布在北京的真实情况。他把这五百座垃圾场在北京城的地图上标注出来,猛然发现:垃圾围城。

2010年5月《南方都市报》也连续发表大篇幅报道,直接针对广州和广东主要城市的垃圾围城问题。

中国政府一直把城市化作为推动中国GDP高速发展的动力,把眼睛集中在城市的发展上、高楼大厦的建设,马路、地铁的建设,没有注意过垃圾问题。现在突然发现,垃圾围城制约了中国城市化的发展。过去城市垃圾多靠在郊区找一些垃圾堆放填埋地,一放一堆便是处理完毕了。中国城市多遵循摊大饼似发展,过去的郊区,现在成为了城市中心。这些遗留在城市中心的垃圾堆放填埋地怎么办?将来的垃圾又该堆放到哪里去?城市还有这样的土地储备吗?一时间,垃圾围城成了中国城市化发展的瓶颈,成了中国GDP发展的的瓶颈。中国这位曾经的在废物利用方面的“世界冠军”,面临一个不曾有过的“新”问题。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8.12.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