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乃公:男人的新发型会不会是个阴谋

Share on Google+

原创:身度文化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5-26

我从来不讲时尚,但是最近发现男人的头上式样变得很怪,好像是一个鸟巢掉落在光头上。刚起头时,只有少数,我不以为意,渐渐这时尚像春潮,越来越多。我看大陆连央视正点新闻男主播的头上也像戴了回教或犹太人男人的小帽,一驼牛粪似地插在光头上,我相信世界己经被另一个时尚征服了。

原先我曾疑心这是金正恩搞的鬼。他因为脸大,所以只好理了一个我称为鸟巢头的发式,我曾想编个故事来证明这是金元首的阴谋,想用另一套方法征服世界,让大家向他看齐。有一天,他要他的部下全剪他的金正头,结果有一个部下因为来不及被检查,偷偷取下一个鸟巢虚应故事。这事被一位法国时尚家知道了,铺在报上,一下子,大家就模仿起来了。

媒体恶搞恩恩的发型

我一向不会编故事,这故事编得太离谱,就不提了。

我对人类时尚一向有兴趣。知道男人头发和政治有绝对的关系,光一个满人入关强迫汉人薙发一事即知男人发型和政治的重要性。从去年底开始,我看到男人,不论任何国度、宗教,都己经留起我称为金正恩头的鸟巢发型了。这下,最少要搞上好几年,等下一个名人或政治家来改正。

自盘古开天地以来,男人头上的风景因政治气候而易是历史的硬道理。盘古的盘,我相信和盘发有关,也就是说,人类(我说的是华夏民族的人类,与圣经的亚当夏娃有别) 最早就拿头来顺应蛇的形样,将头毛像蛇盘在头上。中国人古来自以为是蛇的后人,最好的证明就是把头盘了古,是以有盘古之说。

以后不同的民族和有头上文章,端看领袖何人。

西方的发型越接近现代,变化越大。而现在世界上有了时尚,东方的头己不再东方了。

摄影记者们最爱捕捉特朗普秀发乱飞的造型

中世纪欧洲人开始讲究发式,甚至用假发来充数。最著名的是法国路十三创始的假发。这个流行到了后来十七世纪才变,男人自此头发改短了。到了十八世纪,短发和新古典主义结合在一起成为新潮,总是由某一个国家的金正恩在“起头“。等到封建的国王不再引领风骚,起头羊的工作就由社会名流去做了,比如movie star Rudolph Valentino.

 

Rudolph Valentino 鲁道夫·瓦伦迪诺(1895-1926),美国著名演员。《茶花女》男主角

我问我儿子目前的鸟巢头从何而来,坚持不追时尚的他说是从韩国来的。我在韩国人兴江南风时己经有点不安,因为那是学成吉思汗骑马在世界各地杀伐的时尚。而韩国人和蒙古人的血缘关系可以说是近亲。现在,看到世界上的男孩们头上都乖乖顶着一小戳毛发,下头光溜溜,个个都像很正典、家教良好的乖孩子,令我这个曾活在嬉皮时代、吸食大麻、披发左衽的花孩子(flower children)的一代人觉得不安。在这背后,我仍然担心曾几何时那时骑在马上砍杀而来的鞑靼人或蒙古人——他们头上全都是一驼驼的鸟巢。

阅读次数:1,7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