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侵犯人权罪恶不能封闭在国家“内政黑箱”里

Share on Google+

12月10号,中国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发信给这个座谈会,重申中国要坚持走符合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习近平在信中指出,“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中国国务院新闻办日前又发表《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进步》白皮书,调子一样,将保障人权表现聚焦于脱贫。

工龄归零恶政非法剥夺劳动者权益

然而,2017年全国人大开幕后,尹蔚民部长做客新华网《部长之声》,回应线民关切时称:“1亿多的人没有纳入到(养老保险制度)这个范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依据已被撤销的国务院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行政档,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即“工龄归零”恶政)权益,致使众多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悲惨境地,且不依法律,不遵程式,无法投诉,不能覆议。如今,这些人有的病魔缠身,无钱医治;有的穷困潦倒,沿街乞讨;有的悲愤决绝,流亡他乡;有的维权无望,含恨而亡。

这种断送为国家终生流血流汗的劳动者退休后路的“工龄归零”恶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夺、侵吞公民合法财产的犯罪行为,何谈“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这是对习近平“人权观”的巨大讽刺!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如果政府拒绝对公民的养老责任,就会遭到普天下公论唾弃,更何况是对已为退休养老买过单的老人进行经济侵占、待遇歧视,致使所有深陷“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的“两无受害群体”,经历长年依法表达诉求,提建议、上访、诉讼等各种途径均走投无路。这是中国政府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犯罪之一。

世界人权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宗教信仰不自由

此外,就在世界人权日之际,四川传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受打压的消息,引起海外舆论关注。12月9号和10号两天内,这个教会100多位人士被警方带走。近两年来,中国的人权不仅毫无进步,且进一步恶化。但官方喉舌却依然采取惯用的掩耳盗铃、歪曲事实的伎俩,说中国政府致力保护和促进人权,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言论自由,渲染中国的“人权进步”。中国历来都在其发表的人权白皮书中,向世界虚构“巨大成就”称,“中国人权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说明中国成功地走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白皮书中还说,“中国共产党自创建那天起就一直高举民主和人权的旗帜。”

然而,美国国务院12月11日举行宗教自由状况电话会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拜克(Sam Brownback)在会上提及国务卿于同一天宣布将中国列为特别关注国的消息,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达担忧。人权问题之所以成为当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就在于经济全球化必然要以世界的政治安全、稳定与统一的秩序为条件,而人权恰恰是世界和平的基石。侵犯人权是导致社会对抗、政治失序和经济动荡的祸根。而中共与以人权为内核的普世价值敌对的惯性思维,决定着中国政府把民间所有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人权捍卫者都当成危害政权安全的“不稳定因素”,采取全面监控,全面打压,动员一切力量铁腕维稳,意图将其“消灭于萌芽状态”中而“被失踪”。

中国异见人士与人权捍卫者?无端被失踪

由此,近年来的中国,多少网站被封了,多少热贴被删了,多少人因言获罪了,多少精神脊梁断裂了,多少民心丧失了,多少愤怒积聚了——2018年,又有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了。当今中国,“异见人士越来越多”,正在成为当局维系权力腐败的牺牲品,特别是那些上访维权的公民,更是演绎出多少充满血泪的情节。他们大多遭到程度不同的刁难、辱骂、罚款、抄家、批斗、毒打、追捕、关押、游街,有的甚至被劳教、起诉、判刑。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定义,人权捍卫者包括“揭露侵犯人权事件的记者、推动人权教育的社区工作者、争取工人权利的工会成员、致力于促进生育权利的妇女、关切经济发展冲击原住民土地权利的环保人士”,这些个人、群体或组织,通过和平、非暴力手段来“揭露侵犯人权的行为、让侵犯人权的行为受到公众审查、施加压力,追究责任、培力个人或社群,使他们能为自己主张基本人权”。这些人权捍卫者,理应受到国家的制度性、法律性保护。

如今,官方媒体、教育、思想、文化体系都要求与党的标准答案保持一致,只能歌功颂德,不能批评、“妄议”。人们不仅没有言论自由,更无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如此同时,当今中国更实施世界上最严厉的网路控制制度,强迫网路媒体进行自我审查,以处罚、查禁、关闭、取缔措施惩罚那些违反控制规定者,雇用大量的网路员警和网路评论员(五毛)监控网路,审查公民言论,以“网路实名制”恐吓、阻止线民的自由言论,甚至拘捕、监禁所有和平表达观点的公民。当下又要在纸媒、网路、高校及一切意识形态领域全方位压制言论空间,高度严控管制,力图不留死角,将一切杂音“被失踪”,达到在精神领域控制知识份子和媒体人,使其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目的。

今天,世界各国形形色色的人权灾难与罪恶,都不可能在一个全球开放的资讯时代,被封闭在国家“内政黑箱”里,而无视国际社会的道义评判与人权干预。人权问题之所以成为当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就在于经济全球化必然要以世界的政治安全、稳定与统一的秩序为条件,而人权恰恰是世界和平的基石。侵犯人权是导致社会对抗、政治失序和经济动荡的祸根。

民报2018-12-14

阅读次数:1,0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