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北京宪政学者、网路作家。2002年前福建执业律师,2003至北京先后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等职务。2002年开始主持《宪政论衡》、《关天茶舍》等著名思想网站论坛。

一年365天,中国至少有2天已经“光复”,一是10月1日,被冠以国殇或国难,一天是双十国庆。我长期鼓吹“民国当归”,被网友“华岗岩”誉为扭转了观念市场中“中国统一台湾”为“台湾统一中国”的预期,对于过去40余年的两岸统一观念来说,横生生造出塞进或者复兴了“台湾统一中国”。

生于民国,在西域抵抗中共征服西藏的卫国战争中流亡在外的,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尊者达赖喇嘛一直是民国复国主义者,一直拥护中华民国,他在前不久发出声音说,台湾可以统一中国。

前《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潘文日最近在台湾说:台湾身为华人唯一自由的体制,不应该“去中国化”,而应该去改变中国,这是台湾的责任。更早一些,彭斯副总统发表讲话,说台湾民主是全体华人达到民主的最佳方式,台下的美国政要听众集体长时间鼓掌。这一些资讯,可以暴露美国的台湾牌中,可能波及中国,从长远看美国有台湾统一中国的规划,或者即将形成。

如此说来,美国的台湾牌隐含着民国牌。或者说,美国的“一个中国就是民国”政策即将出笼。友台派人士会提出废除中共与美国的“第三公报”,意味着中美建交三公报都岌岌可危。极有可能席卷冲击联合国大会“2758”决议,导致废除。

需要整体人权进步而非精英个人的人权进步

美国收缩模糊边界切割杀毒以保障美国优先,实现被中美国侵扰后国家正常化,以扶持民国升温美台关系来进逼中共。看来德国为首的欧洲还是继续原来人权——社会经济进步以督促中共政改的“白左”路线。前几年我在北京见到欧盟特别人权专员,前欧盟副议长,他刚从西藏回来,他烦恼的是路线的两难,一个路线是彻底敌对不接触,但是他认为该路线无助于改变中共,另外一条路线是接触改变中共,但备受批评。我和他说,以美国人权谈判为例子,第二条路线是要失败的,在中共的打太极中陷入泥潭,然后还预言说您去了西藏搞了自选动作,断定中共不会再邀请您来了。结果后来他又来了中国。我还建议他,欧盟对中国人权的推动,应该和台湾结盟联合,而且转向于底层民众的民生社会经济权利,不要局限于政治犯的人权。我的意思是我们要的不是精英个人的人权进步,而需要整体的人权进步,而打民国牌正是整体的人权进步。

人权运动搭不上民国,搭不上关系,就没有互动性。国内小气候与国际大气候没有互动性,只能看起来,在旁观判断层面看起来有关系。但没有主动的互动性,我打着民国桥梁互动,没人搭理。各搞各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其实际发生肯定是关联的。但内外两层皮,隔着,主动操作两层皮的,没人搭理。

重塑中华民族国家的边界与核心

有人说,中国移民潮带走的是财富和知识,剩下的是什么?是贫穷和愚昧。那么我认为,所以需要美国民国共同体来再次整合移民和剩下的。跨国界,在对中国国家正常化中最有塑造力的中(民国)美关系中来重塑中华民族之国家的边界,重塑核心。

民族国家的持续性构建在跨国界流动迁徙之上,民族国家的边界之模糊(晚清民初)再到清晰(改革之前)然后再到模糊(改革后的流动)再到清晰(我预测的民国统一后的再次回流),这种历史体验记忆比犹太人数次大流散,更具有鲜明特色。犹太人的历史体验尚有所不逮。

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新冷战,还是站在打白左的人权牌或者民国牌(美台关系)上犹豫不决。人权牌过于精英小众,由精英小众的人权代表普通大众的人权,先“人权”起来,代表着普通大众后来在一起“人权”,就像先富带后富的谎言一样。人权与各自的肉身不可分割,精英小众的人权进步,归于他们的身体,没法代替普通人到身体。身体无法代表性替代。“先富假装带后富”的人权国际保护,当然也是“移民潮”的一个部分,移民潮也是“先富不带后富”人权国际保护。即使是国际社会强大如美国打人权牌,因为人质在共党手中,好像是苦苦哀求共党一样,与国内的访民一样,带有到共党信访部门上访的意味。简单一句话,美国为中国人权进步到中共信访局上访。人权牌之跨越国界流动规模过小,所以替代以具有整体性变迁的,那就是民国牌。民国牌是民族国家整体的变化,是有社会连带关系,不会被共党分而化之的。民国牌意味着民族国家边界之再次清晰化,中国国家之正常化,符合美国对民国的现代性要求。

民报2018-11-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