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北京宪政学者、网路作家。2002年前福建执业律师,2003至北京先后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等职务。2002年开始主持《宪政论衡》、《关天茶舍》等著名思想网站论坛。

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美国放话,说什么都可以谈得成,别动台湾,否则地动山摇。说明中共在一步步后退,退到最重要的分水岭。也忧心川普重拾川蔡通话的风采,与美国国会站在一起,府院联袂支撑台湾。

11月20日有班农站台的郭文贵新闻发布会,郭文贵表现为激进的台湾主义者,很绿。郭文贵若与班农,并联合美国共和党,进一步逼宫川普,成功改变美国对华政策,把“一个中国”变为“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功劳是中国转型民主化之首功。

有个中国网友张芸鸣讲,最近“焦点访谈”播出了关于台湾间谍策反中国学生的节目,我的微信被亲朋好友轮番轰炸,每天十几条的“慰问关心”着实让人不愿意多看一眼手机。

过去国共台海内战的记忆犹新。内战的总体攫取性如同漩涡,把外围的不断卷进去。历史记忆迫使已经在中共改革开放中去政治化的中国人,纷纷卷入,再次政治化。在该轮中的政治化,是以民国化(台湾化)来做标志。而不再是是否反对中共。也就是进入了台海内战的民国国体时代。

我清楚地看到,随着武统台湾步骤的加剧,一个中国到底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狭路相逢,随着美台关系的升温和“美国民国共同体”的紧密,中国民间会被挪回台海内战的舞台上,要么选择站在共党一方,要么选择站在民国一方,共党会强迫如此选择,就像文革之前的民间抗争共党一定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支持渗透”的一样。

没有什么独立于中共体制,又不和民国发生联系的独立空间存在,非此即彼,即使历史大趋势不压迫你,共党也会如此塑造你。这就是我说的所谓的中国左右翼,或蓝绿的交织,反对阵营和中国人权运动一定带上民国帽子。经过改革开放,民国要素已经在中国民间恢复了元气,因此内战舞台成为诸神之殿,共党必须假装武统,或者以武统的姿势转嫁国内矛盾,没有主体性,也没有主体性能力的中国民间,也只能随着指挥棒亦步随趋。

然而,魔高一尺道也高一丈,相辅相成,民国复归的国家在中国在场,相当成问题,国民党退出历史舞台,也不会襄助中国民间,民国政府无力,美国对民国的支撑还是在虚假希望范畴之内,没有太多实质性,因此能代表民国在中国在场,对中国民间构成实质性支持的力量是没有的,有的还是虚假希望和一些预备道路的工作。

台湾的民主危机,有纳粹化的危险。近乎魏玛民国,如果“美国民国共同体”的加强,能帮助渡过难关。解决中国民主化的关键动作不在中国,也不在台湾,而在美国颠覆一个中国政策,从外交政策改变。

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也是美国自己的需要,也是美国让自己再次伟大的需要。这个是概率很高的事儿。

在美国从事改变“一个中国”外交政策的院外活动,有很多便利条件,民主政治的便利。例如我有个团队,有资金,我就会聘请美国律师对美国政府兴起诉讼,例如以控告中美建交公报违反美国法。只要赢了,四两拨千斤。

这个活,有着力点,我最怕的就是缥缈在空气中的真理感。可是在美国从事个院外活动,当然能否成,是什么时候成,可以讨论,可是单纯搞个院外活动,有什么难度?

我在提出“维权”开始,就在设想一种倒退导致胜利的想法。从民运到维权,是一种倒退,然后社会基础急剧扩张。我的想法,一直是倒退,从政改倒退,倒退到地方。自治,倒退到最底层最后倒退到民国:1949与民国冲突之内战框架与今天的全面恐惧和台海内战吻合。

民报2018-12-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