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戎在望 修戈待袍泽 2018-10-08

(《利维坦的英文版封面》)

蔓延东西两粤的可怕屠杀终于因英法联军的到来结束了,洪仁玕得以穿过曾经杀机重重之地去寻找太平军。额尔金伯爵在春天率舰队北上,轻松攻破大沽口,天津城欢天喜地地投降。帝国已经失去了民心基础,或者说两千多年来它从未拥有过。

中央帝国的宿命是伟大霍布斯理论最悲剧的呈现:所有人与所有人为敌的互害社会中,人们寻找国家力量作为依靠,终于召唤出那个被称为“利维坦”的怪物陇断了社会生活的一切。它一次次地崩溃又一次次被重建,每一次循环都变得更加强大专横,并使互害行径越演越烈。

究竟如何才能挣脱这可怕的循环,仁人志士们已求索了百余年,流血殉道皆于事无补,难道除了逃离已别无选择?1858年,华人移民已经遍布全球,甚至连大西洋中的孤岛圣赫勒岛――拿破仑寿终正寝之地――也能寻觅到华侨踪影。这些散布于世界各地的侨民,曾经是故土重光的希望所在,他们受西洋文明影响,要引西学改变故国的轨迹,多年以后他们将成为康梁变法和同盟会革命最大的支持力量。洪仁玕是他们的先驱,我们将发现中国人走向现代的轨迹:自外而内的革新,及自内而外的反动。

一支英国舰队沿着长江溯流而上。额尔金伯爵刚刚以天降神兵之势逼迫清廷签置《天津条约》,虽未能说动清廷开放中国全境,但互驻公使这一头号使命已经达成,西方人在幻想一个全新的纪元:与这个古老文明之间繁荣的贸易,使东、西方人民获益的同时催生中国的改革。额尔金满怀信心沿长江而上考察未来的新通商口岸,评估太平天国的战乱。

南京城内一片死气沉沉,洪秀全在皇宫里发着异梦。城外是清军的江南、江北两座大营,张国梁和德兴阿两员大将分别坐镇。以其说是军事基地,倒不如说是集市。关系活络的起私犯们在两军之间作买卖,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尤其是鸦片烟最为畅销。

地球上恐怕再也找不出这么奇怪的战争,敌对的两军在热火朝天地做着买卖,互通有无。太平天国那边有从城里抢来,够两军吸不完的鸦片烟;清军这边有从农村抢来,源源不断的粮食。长毛与鞑妖其乐融融,哪管两边的皇帝在诅天咒地,更不管八方百姓是死是活。这场可怕的战争究竟带来了多大伤害?20世纪上半页国外学者普遍采信2000-3000万人丧生这一数据;60年代台湾中央研究院给出了5000-6000万人非正常死亡的统计数据;而21世纪大陆学者最新研究认为:仅湖广(湘、鄂)、两江(苏、皖、赣)便至少造成7000万人非正常死亡。

奇怪的是,在惨绝人寰的战乱中,上海的国际贸易却在逐年增长,在双方战线之间,存在着一股巨大的走私贸易暗流,最终流入上海。这简直是连上帝都无法理解的怪物!额尔金的舰队路过南京时,一些清军船只尾随其后,南京城墙上向英舰发射了几枚炮弹。额尔金并未当即给予还击,他担心清军混水摸鱼把英国人卷入这场中国人的内战。舰队从炮击中驶过南京后的次日,又从上游杀回马枪,向南京城墙上的炮台们猛烈轰击,劈头盖脸的炮击使太平军瞬间哑火,一个半小时后多座炮台被摧毁,当晚,英舰队停靠在一座残存的炮台下过夜。一队太平军的使者前来拜访,来者自称晋王,手持一份《赐英国全权特使额尔金诏》,天王来信令翻译官威妥玛极为困惑,不知该作何翻译:

天父上帝真上帝,天兄耶稣真天兄,
爷哥带朕坐天国,扫灭邪神赐光荣,
西洋番弟听朕诏,同顶爷哥灭臭虫。
天国迩来今既来,西洋番弟把心开,
朕前上天见爷排,万国扶朕在天台。
爷排定弟今来到,替爷出力该又该。
替爷替哥杀妖魔,报爷生养战胜回。
西洋番弟朝上帝,爷哥带朕坐山河。
朕今实情诏弟等,欢喜来朝报爷哥。
朕据众臣本章奏,方知弟等到天都,
朕诏众臣礼相待,兄弟团圆莫疑狐。

除了感到好奇之外额尔金并没有过多留心,在外国人眼中这打油诗的荒诞程度,并不比清朝皇帝自诩宇宙中心神圣统治者的繁文缛节篇章更甚。来使告诉英国人:昨日向英舰开炮的军官已被斩首。他们不知道此言只是向英国人自证了自己与清廷系一丘之貉,并不值得信任。

(蒸汽战舰)

这是数年来洪秀全极其罕见地过问军政事务,太平天国首次尝到汽船的苦头并为之惊骇。因此一年后,当洪仁玕抛出交好洋人购买汽船的计划时,众将无不为之鼓舞。不过,先得拔掉江南江北两座大营这两个钉子。于是干王召回英王陈玉成,结集优势兵力,于1859年秋天先击破了相对薄弱的江北大营。

江南大营的主将系广西水寇出身的提督张国梁,据说与李秀成颇有私交,为人最重江湖义气。水陆作战皆是一把好手,太平天国曾想招降他,但他更愿意跟提拔他的朝廷讲义气,而不为同乡之情所动。

明年开春,依据洪仁玕的计划,由最能征善战的忠王李秀成率8000精兵佯攻杭州,待张国梁分兵救杭州之际李秀成回兵,与南京城内的部队夹击江南大营,然后趁胜一鼓作气向东攻下杭州、宁波乃至上海,一旦攻克上海,则大功可成!

李秀成的军队在堂弟李世贤的掩护下密秘潜出南京,他们一路不声不响直到出现在杭州城下。7天猛烈攻击后杭州外城告破,如同这个国家历史上的多次战乱一样,城破之前,败兵们忙着抢劫。太平军在一片哭天抢地的混乱中冲入这地上的天堂之城,大街小巷上老百姓正与败兵和匪徒们拖曳争抢财物,有些地方还在撕打。

战争奇迹般地停止了,困守内城准备玉石俱焚的满人们在城墙上观望着清军、太平军和老百姓三方混在一起争抢的荒唐景象。当城内清兵渐渐退散,满人在屋内堆上柴草,等待着自焚那一刻的到来。但太平军并未发起进攻,掳掠一气后退兵而去。

张国梁接到杭州战报连忙点起精兵急救杭州,江南大营剩下徒具规模的数万酒囊饭袋。他日夜兼程,得知李秀成早已不见踪影时发觉中计,又急忙回救江南大营。已经来不及了,李秀成已经抢在他前面回到南京城外,向江南大营背后发起进攻。城内的太平军见状蜂涌而出,营中士兵“趁此天赐良机”卷了贵重军需物资四散奔逃。

太平军马不停蹄,在忠王率领下合兵向长江下游掩杀而来。张国梁仍试图在丹阳组织防线,他手上还有上万精兵,但军心早已溃散,手下忙着抢劫根本不听军官指挥。这真是场奇怪的战争,李秀成派出一队杀手趁着清军只顾抢劫,潜入丹阳城搜寻刺杀张国梁,张遇刺遭重创落水溺亡。此时李秀成表现出他性格中迷人的一面,他替张国梁收尸并礼葬之:“两国交兵,各忠其事。生虽为敌,死尚可为仇乎?”

(关于李秀成的画像)

太平军一路直至攻占余杭,形势似乎完全逆转了,垂死的“天朝”又恢复了力量,而大清江山再次变得遥遥欲坠。李秀成占领这片渔米灵秀水乡后的第一件事,是抢了3000多美女送往南京供诸王们玩乐。天王先挑走了最合意的近200个,其余分给诸王。

干王并没有领受美女,他仍试图坚守基督徒一夫一妻的信条。这让他显得非常不合群,他的权势就快到头了。

只有一个人艰难地熬过大溃败。曾国藩在早春的寒雨中顽强地固守着祁门,他几度身陷绝境,那些天他盘算最多的不是军务,而是一旦自己兵败身死,曾氏一门当归落何方?

但兵力巨大劣势的湘军却奇迹般地挺了过来,不久,加封他为两江总督的上谕传来。咸丰皇帝在作最后的豪赌:在北方,他引入僧格林沁如同引入安禄山;在南方,他提拔曾国藩如同提拔司马懿。

太平天国的煞神终于上位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