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防扩散”的妙用

Share on Google+

六十至七十年代,中国又新添了一个政治术语,叫做“防扩散”。业经查明,第一个发明这个词汇的人,就是国民党特务张春桥。给这个新词作了最详明的注释的,应推那个专管文教的徐景贤。当上海人民图书馆有几个工作人员翻到有关蓝苹的许多丑闻丑事的资料,还看到藏在“狄克”后面的张春桥的狐狸尾巴,这事被徐景贤得知后,他怒不可遏地说:“这些材料是防扩散的,谁碰一碰就得枪毙”!这几个倒霉的图书馆工作同志就被长期禁锢起来,还不知自己犯了什么法,直至四人帮倒台才获解放。

类似的事件我知道的就不少,这里再举几件骇人听闻的,如著名的电影导演郑君里,他在三十年代颇知张春桥和江青的老底,这个同志从来谨慎,守口如瓶。但他的厄运同样的是终身监禁,郑没有“扩散”,为了防他扩散,最好的办法,就是枪毙,枪毙不成,就长期禁闭,企图活活把他折磨而死。关起来且不许家属探监。因为探望了,仍有扩散的可能。后来郑君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在周总理的干预下才得住进医院,并允许家属接见,但四人帮却给双方下达了相同的禁令:一不许讲案情,二不许讲囚禁中的生活……等等。四人帮用心之周密,确实到了无微不至,法网森严的地步。历史上记载了最残酷的封建帝王有一种“腹诽”的大罪,腹诽者,即肚子里诽谤皇上的念头,也有杀头之罪。至于怎么发觉此人肚皮理有诽谤之意呢?只有天晓得。“四人帮”之防扩散,较之“腹诽”可谓有过之无不及了。

还有一个例子:江青三十年代在上海过的是纸醉金迷,朝秦暮楚,靡烂不堪的生活,那时候曾受雇于江青那里的一位老妈妈是亲眼目睹的,这位老妈妈的存在始终是江青的一块心病,于是她通过林彪、陈伯达的协作,将这个老妈妈诱往北京,终身禁锢,直至“四人帮”被粉碎才能重见天日。

上面仅仅举几个例子,便可知“防扩散”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防扩散”的妙用还不止此,“四人帮”私设公堂,严刑逼供,制造种种骇人听闻的假案,不许任何人过问,更不许帮外人插手,直系家属也不能询问和见面,一切党纪国法都丢在脑后。“四人帮”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干了这么多坏事,他们有一块护身符,就是这个“防扩散”。你要过问吗?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扩散不得,扩散就是一条大罪。他们逼出了人命案,连眉头也不皱一皱,还要给死者先套上一顶“以死来反党”或“带着花岗岩脑袋见上帝的反革命”的恶谥,不许家属领尸,不许家属哭,这都是为了防扩散。

他们干的每一宗血案,都是民愤极大的反共反人民的法西斯暴行,刽子手们既然要干民愤极大的罪恶勾当,又怕激起民怨沸腾,狗头军师张春桥制造的这一块“防扩散”的脏布,一可以把人们的眼蒙住,二可以把人们的嘴堵住,三又可以倒打一耙,上欺中央,下压群众,这样他们就可以依靠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打砸抢分子毫无顾忌的放手大干了。

有一句古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四人帮”阴谋家八只手岂能遮天?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里究竟是一些什么货色,总是捂不住、抹不掉的。“四人帮”及其爪牙们干的种种暴行是逃不过人民的眼睛的,于是在群众中以电子般的速度“扩散”开了,这种扩散,实际就是中国人民对“四人帮”的抗议,是正义的人民跟法西斯“四人帮”的一场斗争,是以扩散来反对他们的防扩散的阶级斗争。中国的一句成语:“暗定亏心,神目如电。”这是自古以来对所有阴谋家、两面派的最严厉的警告!

当“四人帮”的克格勃们:在上海的罗思鼎,和北京的梁效把各地广乏流传的“扩散”情况给“四人帮”的黑司令部以后,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迟群、于会泳、马天水之流气急败坏赶快下令追查“谣言”,他们一齐挥舞起防扩散的破旗,不过这时候已经显得黔驴技穷,手忙脚乱,再祭起这个防身法宝,已经不灵了。不追查,知道那些“谣言”的不过是一部分人,由于兴师动众查谣言,扩散的范围反而如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本来“四人帮”的报刊上力竭声嘶的大喊七、八、九月的谣言,其实别的月份有关“四人帮”的所谓“谣言”无日不在扩散。这就叫做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样,量的猛增必然引起质的飞跃。一场成百万人民的公开的抗议行动不可避免地暴发了!有位身患重病赶到天安门广场去观看成千上万奉献给周总理花圈的老科学家陈同志说得好:“到天安门广场去看看吧,中国人民是有希望的,中国人民再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了。”是的,中国人民又一次显示出扭转历史车轮的伟大力量!

“四人帮”越是怕扩散,越是呕心沥血防民之口,结果,在粉碎“四人帮”后,索性来它一个大扩散,他们的丑恶历史,他们的种种法西斯勾当,他们的影射史学,阴谋文学,他们的篡党夺权,……等等,扩散到穷乡僻壤,扩散到世界各国的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弄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人不激起无比仇恨!真是恶有恶报,报应不爽!

说穿了,“防扩散”原来是“杀人灭口”的同义语,“四人帮”不能袭用这个令人一听就毛骨耸然的成语,才在字眼上耍了个花枪,造出这么一个新名词来掩人耳目,凡光明正大的人,没有见不得人的丑史丑事者,他们的所作所为如日月之经天,让千百万人民看到,感到也并不介意。只有心怀鬼胎,从阴沟里钻出来的国民党残渣余孽才怕别人知道他们的底细,这些坏人才需要用这么大力气,动用这么多的打、砸、抢分子,来贯彻“防扩散”的既定方针。所以说,“防扩散”是我国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四人帮”猖獗时期特有的产物,是所有两面派阴谋家必备的纪念章。

要说“防扩散”是张春桥头一个发明创造,也不尽然。查查历史,才发现“防扩散”这个祸国秧民的做法,也是古已有之。原来“四人帮”推崇备至的法家首领秦始皇便是“防扩散”的先驱。《资治通鉴》上记载有两条,一条是始皇接受了卢生的建议,下了一道命令:“行所幸,有言其处者,罪死。”始皇在后宫跑进谁的椒房,不许讲出去,谁扩散出去就杀头。后来有人在山顶上看到了始皇的仪仗出行,有一只车轮坏了,这事扩散了出去,给始皇知道了,要杀说出去的人,可是没有追查出首犯,结果把那天在山上的一伙老百姓全拉出去杀了。

另外一条是始皇于骊山造了坟墓,用有自动射箭的机关以防掘墓盗宝的人。(即铜弩,今陈列于咸阳兵马俑,利用竹片的弹力发射)始皇死,有人说:“工匠为机藏,皆知之,藏重即泄,大事尽,闭之墓中”生怕发明了自动射箭的设计师、工匠把机关秘密泄漏出去,才决定把所有的设计师、工匠坑死在坟墓中,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秦代已发明自动化武器,为了防扩散,设计师、工匠全都惨死于始皇墓中。这个先进技术未能传于后世,是一大憾事。

所以说,秦始皇才是“防扩散”的创始人,张春桥不过是继承了我国封建帝王最最野蛮的东西,还口出狂言,自己吹嘘他们一伙是什么“执行法家路线的一个连续性的法家集团”。他们这个“法家集团”如果真的“连续”下去,我们这个好端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变成一幅多么凄凉的情景呢!真是不堪设想!

历史家中大多数人对秦始皇的评价还是事是求事的,即承认他在统一中国的杰出的作用,他在建立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中开国的作用,可是此人梦想家天下传之于万世,大兴土木图个人享受挥霍,视人民如草芥的残暴,著名的焚书坑儒和防扩散之运用等等,导致了陈胜,吴广的揭竿起义,导致“始皇”只传了一世。“四人帮”很快的覆灭,就为的他们亦步亦趋地继承并发展了秦始皇的恶劣和残暴的方面。

诗人杜牧总结秦始皇之败,就在于他不爱人民,他在《阿房宫赋》里感慨地说:“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两千年后之“后人”,总该超过杜牧的认识水平了吧!

作于一九七八年四月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1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