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要不要良心

Share on Google+

好多年没听说“良心”这个词了。是像俗话说的“良心给狗吃了”吗?不,良心始终存在绝大多数人的身上,它不会因为林彪和“四人帮”不要良心,把它从词典里勾销而不存在了。

“良心”其实是个好东西。从字面上解释,它是指人们要有一颗善良的心,忠厚的心,正直的心。有良心的人,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不做损人利己的事,不做缺德的事。中国人有几句口头语,“凭良心做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问心无愧”等等。

“良心”之说,在我国人民头脑里生根至少有一千多年了,并构成我国固有道德的一项规范,是我们祖先思想宝库里的一份可贵遗产。可是,林彪、“四人帮”这伙人不愿听到“良心”这两个字,他们把“良心”看做是刺伤他们心窝的一把匕首,所以他们禁止人民使用“良心”这个词儿。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人没有良心,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江青正是这样做了。这个妖婆怕人家知道她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底细,把她的朋友、同事,甚至一度替她洗衣买菜的女佣,都统统捉进监牢,关起来;有些人则被残酷迫害死了。这真是没有良心的凶残无比的野兽。他们不但自己做了,还要别人跟着学。如“检举揭发有功”,不管检举的是否事实;又如“造反有理”,教子女造父母反,学生造老师的反,……这样就造成有的子女在一夜之间可以不讲良心地把父母当作阶级敌人,恩爱夫妻一夜之间成为冤家对头。“良心”不讲了,道德也败坏了。

今天,我们要树立新道德、新风尚,在批判林彪、“四人帮”败坏我国优良道德风尚的罪行的同时,要把在我国人民心中公认的行之有效的道德规范恢复过来,也要理直气壮地为“良心”恢复名誉。

人类为了维护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制止个别人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使人们的生产活动得以正常进行,一般来说需要有两种约束:一是法律的条文,它可以用庞大的执法机关来保证执行;另一个就是没有条文的,也不需要任何机构执行的“道德风尚”来配合。而后者的效能有时并不比前者小。即以犯罪而论,法律往往是给予已造成犯罪事实的人以惩处;而当一个人要去犯罪但还未去行动时的思想活动,如果此人的道德观念在其作用,他想到这是“丧良心”的,会对不起良心,……他或许能停止为非作歹了。

“四人帮”借以砸烂“良心”的“革命词藻”是这么说的:“还讲什么良心,这是唯心论的货色”:“什么良心,良心就是资产阶级人性论。”这两种诬蔑“良心”的棍子都是胡说八道。“四人帮”在哲学上是无知到了十分可笑的地步,他们一见有个“心”字,就以为理所当然地可以给它戴上唯心论的帽子,比如,“心理学”是研究人类心理活动的科学,“四人帮”不许在大学里设专业,理由是:“心理学”是唯心论的。“良心”是属于意识形态领域道德的范畴,它是社会的生产关系在人的伦理道德方面的体现,它可以被唯心论者去作歪曲的理解也可以被唯物论者作出科学的理解。正如心理学里有唯心的一派,也有唯物的一派是同样的情况。

古代人对“良心”的意义,是服从于那个时代统治阶级的理解,我们如今仍旧习用良心这个道德观念,就可以根据当代的革命的需要赋予新的含义。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古代的道德观念跟当代的也不是水火不相容的,而有许多共同的,可资借鉴之处。比如说,这两年各省市大演“秦香莲”这个戏,人们通过这个戏,正是宣传了至今为我们迫切需要的三个道德观念:一个是不能由于自己的地位变了,就坏了良心,背弃患难与共的爱人和子女,破坏家庭;第二个是不可昧着良心,制造假案、冤案,谁动手制造了的,他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第三个是:办案要不避权贵,不畏特权,不开后门,要像包公那样铁面无私,执法不阿。这三条里就有两条联系到良心。中国人热爱这个戏,就因为戏里所树立的道德规范正是我们目下尚需大力提倡的东西。

由此可见,我们既要反对“四人帮”得完全抹煞“良心”的罪恶图谋;又要反对离开了阶级观念讲抽象的良心,离开了人的实践去测量他人的良心,或过分夸大良心的作用。另一方面,当我们承认人性、道德、良心、感情,通常表现为阶级性的,我们同样要指出,不同阶级的共同的人性也还是有的,某些道德规范成为好几个阶级共同遵奉的东西,历史上也是不乏先例的。中国的旧道德中,如讲信义、礼貌、敬老、同情弱者、见义勇为、己所勿欲、勿施于人等等,都是可以继承并加以发扬的,不能因为换了新社会就把它一刀切.

我们当前赋予“良心”的含义,重点在于:培养一个人的自觉性,凡是遵守集体利益,爱护公共财物,努力做好事,不做亏心事,不做落井下石,踩着别人脊梁往上爬;讲究互助友爱,救人急难,反对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反对阿谀逢迎,投机钻营,……按照上述这一些要求去做,就叫做有良心,便是一位高尚品格的好同志。

举个例说,在男女恋爱婚姻方面,男女双方开头打得火热海誓山盟,但由于一方一旦上调了,或顶替爷娘进了工厂,就把原来的对象踢开,还说假话:“当初我并不真爱”云云。男女双方在正式结婚之前,固然可以半途分手,法律也不会予以干涉,但社会舆论往往会严厉谴责这个青年说:“这个人没有良心”。

历史的教训是沉痛的。我把“良心”一词重新提出来,让青年同志了解他的来龙去脉,想是有好处的。期望它对青年一代在立身处世,培养新的道德风尚,做一个真正无私的人,作一些借鉴。

一九七九年第四期《青年一代》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07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