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尸谏”不如韧性战斗

Share on Google+

范熊熊是宁波海洋渔业公司镇海基地党支部的纪律检查委员,当她了解到渔业公司的副局长和另一个负责人借“土地征用工”的名义,非法安插自己的子女和亲属时,挺身而出,四次写信、前后十次跑到宁波纪委催办。宁波纪委最后责令该公司领导人作检查,并退回开后门进来的七名亲属。公司领导不执行,还追查检举人。而后,《浙江日报》却发表消息说:该单位两个负责人已作了检查,并将所招的七人退回。事实并没有实行。小范眼看这场斗争就这样不了了之,顿起“尸谏”之念,跳海身殉。

沈阳也发生了一起事件。沈阳明廉木制品厂女会计杨秀玲揭发、批评、上告党支部书记王桂贤私设小金库,突击花公款一万多元。王桂贤因而把小杨恨入骨髓,煽动职工,唆使群众殴打和侮辱小杨。接着,王桂贤找个理由要撤掉她的会计职务,小杨拒不交出帐簿,木材包装总厂派保卫科长带人强行撬开小杨的卷柜,换上新锁,小杨认为这样做是非法的,她又撬开卷柜,换上自己的锁,封存帐册。厂和总厂领导人以“金库被撬”为由,向公安机关谎报案情,给予小杨“撤销干部职务,工资降一级”的处分。小杨蒙受不白之冤,写了万言书上告,可是,这些信竟被王桂贤私拆和长期扣押。进而王友要求将小杨拘留审查,沈阳市公安局偏向一面之词,判处杨秀玲劳动教养两年。

杨秀玲的妈妈带着她女儿写的控告信,向沈阳市人民检察院申诉冤情,经过调查,撤销了小杨的劳动教养,将王桂贤依法逮捕。

范熊熊和杨秀玲,不愧是当代的英雄。他们为了社会主义的利益,完全不顾个人安危,甚至牺牲年轻的生命。一南一北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跟心术不正,为非作歹的领导人做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这两位英雄便是我国未来的脊梁,是建成社会主义大厦的脊梁!沈阳市木材包装总厂和所属的木制品厂以及宁波海洋渔业公司,在他们那里实行的“法”,依然是林彪、“四人帮”的一套,如为了压制群众揭发他们的丑事,还在搞追查,并利用专政手段制造冤案。非常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基层单位的某些头头为非作歹,都获得上级的某些领导人的官官相护。如果上述这伙人依然窃踞高位,那么,党中央的方针政策规定如何正确周到;国家的宪法政令的规定多么具体明确,到了这些“长官”手中,他们仍会把它变质,变为压制群众的棍棒。

要真心实意地反对党内不正之风,真正使党的威信有个大幅度的提高,就首先要把类似沈阳包装总厂和宁波海洋渔业公司里的大大小小王桂贤之流彻底查清。依靠像范熊熊、杨秀玲这样的勇士与他们进行不懈的斗争。

范熊熊与杨秀玲相比,小杨所处的环境远比海洋渔业公司要恶劣得多,她受到的折磨也远比小范要严酷得多:宁波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虽然表态慢了一些,但还是支持了小范的正义行动,而沈阳的木材包装总厂和公安局,都是站在坏人王桂贤一边,几次三番迫害杨秀玲。而小杨的斗争方式也是多样的,就拿那存放帐册卷柜锁展开的一场斗争来看,可算是韧性的战斗,她表现得多么机智,多么坚定,又是多么沉着。当她被剥夺掉公民的自由,成为劳教犯,她写万言书上告,没有寻短见,仍顽强地坚持斗争,熬过了屈辱的艰难的岁月,终于看到了斗争的胜利。

范熊熊眼看斗争的结局仍然是坏人得意,她以投海来表示最严重抗议,这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跟一般性的自杀性质不一样。我国古代的忠臣义士也有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规劝皇上的。但是他们不懂得“尸谏”对于坏人来说是没有什么用的。在坏人眼里,世界少了一个“刺儿头”的人,他还感到快慰呐!所有的斗士们要立下这样的宏愿,除非病魔夺取我的生命,除非歹徒像对付张志新那样暗暗将我处死,我决不用我的手结束我的生命!比起杨秀玲来,小范缺乏的正是韧性的战斗精神,她不知道,反官僚主义和反对坏人坏事是个长期的任务,不是一朝一夕或战斗一两个回合就能根除的,即以小杨的遭遇而论,从她挺身而出跟王桂贤面对面的斗争,直至自己落个“劳动教养两年”,最后宣布撤销,就经历了三年光阴。这就说明了,跟这帮大大小小的王桂贤之流作斗争,难免有反扑、有贻误、也需要相当的时间!此外,她还缺乏这样的认识,在当前形势下,丑恶的歪风邪气可以得逞于一时,但它终究要失败。当今中国,林彪、“四人帮”已彻底粉碎,党中央一再号召要反对党内的不正之风,坚决实行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有了这样的基本形势,即使局部地区,个别单位的气候是多云转阴吧,它在小范围内可以称王称霸,但一碰到大范围的太阳,局部地区“多云转阴”是不能延续多久的。

从范熊熊和杨秀玲两位女英雄的动人事迹可以看出:我国有了人民民主和法制的保障,有了人民的高度觉悟,这样的案件一经发现,是容易暴露、容易纠正的,决不要采取毁灭自己的“尸谏”来警告坏人的斗争方法。

把目前的中国看成莺歌燕舞,天下太平的廉价的乐观主义,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更要鼓励那些“心有余悸”的同志们,仍然要准备跟“四人帮”的余孽和各色“歹徒”作斗争。中国大地上一南一北发生这两起事件是极为不幸的,要消除这一不幸,只有依靠青年一代的韧性战斗!

一九八0年第五期《青年一代》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6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