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大批判》文粹三则

Share on Google+

关于文艺界里可歌(颂)可泣(伤心落泪也)之事,二十年来,耳闻目睹,可资记述者颇多,惟一鳞半爪,不成文章,弃之则可惜,爰以笔记体形式录之于后:

摇摆舞之始祖

一九六八年夏,去上海京剧团看批判周信芳之大字报,其中有一张“大批判”水平很高,所提出之论点十分离奇,新鲜,兹照录原文以付史馆存照:

“周信芳是摇摆舞的表演家,他把西方最腐朽的文化毒害我国人民,其用心何其毒也。你们看,他自以为很拿手的《徐策跑城》,一边唱一边摇头摆尾,脚步跌跌撞撞,完全是摇摆舞的气派。把这种节目拍成五彩电影,这些导演同样有罪,他们不仅是对周的盲目吹捧,其不能饶恕的罪行是他们把摇摆舞扩散到全国……”

批判苏三

“大批判”之广泛,不但知识界和老干部无一幸免,连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中的虚构人物也遭其荼毒。以下一段妙文摘自一九六七年上海印行的《文化战报》:“……苏三这个女子被迫为娼,是值得同情的,她原是贫雇农出身,因卖儿卖女都是贫困不得已。不过她爱上了一个红袍大官王金龙,阶级意识开始变了。而她唱的一句”洪洞县内无好人‘,更是严重

错误,这是诬蔑劳动人民,缺乏阶级斗争观念的表现。崇老伯就不回意她的这个观点,他还保留着朴素的阶级感情,所以对苏三大为不满……“

一连好几个“阶级”和“阶级观念”之类的词儿,“政治标准第一”的文艺理论笔法大率类此。不过其中最能引入喷饭的莫如这一篇“批判苏三”了。

如此“无政府主义”

“文革”前,巴金担任好几个公职,但他不拿一文薪水。他的夫人萧珊任《收获》双月刊的编辑,同样不拿国家的薪水。这体现了巴金夫妇献身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完全靠自己的劳动获得稿酬维持生活,不再向国家伸手了。这种精神境界只能引起人们的尊敬。可笑的是,极左思想武装着的“造反派”竞抓住这点大做文章:

“……众所周知,巴金是无政府主义信徒,他的不肯领取国家工资,是有深意的。这正是他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具体实践,在他心目里,是没有我们的人民政府存在,拒绝领取工资,就是他藐视政府,这是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顽强表现,萧珊分配在《收获》,这是为了扩大无政府主义的势力,她是巴金打入作家协会的坐探,故可以不计报酬也。……”

文字表达能力还算清楚,此文的作者肯定也属知识分子,不过这位知识分子对无政府主义是一窍不通,只得望文生义地解释为“没有政府”,于是挖空心思,制造莫须有的罪状,胡诌出上述这样的妙文来。从这段“妙文”里可以看出,“四人帮”横行时期的所谓“大批判”是如何颠倒黑白、胡说八道的。(注:原文“巴金”和“萧珊”是倒着写的。)

谨按:在这提倡朝前看,不要朝后看之际,辑录这些已成烟云之渣滓,似乎没多大意义。不过看到近年来若干文艺批评文章,其中也有抓住戏中一句台词,无限上纲,断定作者是存心攻击“四人帮”粉碎后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还有的抓住小说前面两句“引言”,便怀疑作者是想给“四人帮”翻案的;以及某一篇小说揭露中年的女医生工作上挑重担,但她的生活困难没人关心,她的苦闷没人过问,论者评论这篇小说,引伸到这是给我们的社会主义抹黑……呜呼!也许让他们朝后看看“四人帮”统治期的精采的大批判文章,便能醒悟到跟“四人帮”的形而上学的理论彻底决裂,也非易事。

(一九八O年八月十三日《羊城晚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