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最近大陆人代选举趣事

Share on Google+

今年四五月间,大陆进行了人民代表换届的普选,这次公民投票选举,刚好是在大学生大游行以及中共当局撵下胡耀邦和清除三名知识分子党员出党后。从这次公民投票中,很可以窥见中国的民意和社会主义民主的实施内容,由于大陆新闻不公开,政治不公开,又没有民办的民意测验机关,有关公民投票的真相,是在严格封闭之中,本人将某些选区的秘闻,搜集笔录,对关心国家及民主选举的读者,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投票箱前不平等

北京的民选投票应是实现高度民主的示范地区,从几个街道选区的情况来看,合法定年龄的公民投票率是高的,占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二,不过废票率也很高,校园学生和教工的废票,有一个高校达百分之十二,公民在画圈时有点儿玩世不恭,在印好的候选人上一个也不圈,而在空白处写上已故的周恩来、刘伯承等,还有的则写上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更有趣的则写上孙悟空、包公和彭德怀,开票的时候,唱票的喊出这一类伟大人物的名字,在场者皆啼笑皆非,莫不为之咋舌。这种情况在国务院各部局和中共机关里也有。值得一提的,某部的废票中,有五六张在空白处填写了本单位的某人,而这个人是一年前判刑在牢里服刑的,此人被判刑是否有寃情,本人未便深究,不知其详。

市选委会(组织公民投票的由上边指定的临时机构)发现了上述极不正常的情况,乃于刘宾雁、方励之所在的选区,由里弄干部挨门挨户去关照,不可以在选票上选刘和方,谁知居民有逆反心理,这么关照,皮而提醒了投票人,这二人的得票数大为增长。《人民文学》主编刘心武,曾因选稿不慎,伤了西藏人的感情,而被点名登过报,本单位把他推选为人代候选人,中宣部认为这是该编辑部存心支持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党中央唱对台戏,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指示说一定做过细的思想工作,乃派了一帮人马,开进《人民文学》编辑部,一个个找来谈话,软硬兼施,强迫公民撤回刘心武的提名。方励之的夫人在本单位选民提出她做人代候选人,上边没有派人事先做思想工作,结果她得票特多,荣任区人民代表。这事作为中共不再搞封建株连的证据,传扬于海外。

中央首长投票集中在一个选区,投票那天投票处布置得庄严肃穆,大幅红标语横挂在票箱后边,报社摄影记者与电视合、民警、街道干部,还有再睹一下胡耀邦风采的群众早就守候在那里,当“公民”胡耀邦刚刚走出来,所有在场的人皆报以熟烈掌声,为了突出新贵邓力群,在他排队鱼贯走向票箱时则无一人鼓掌,当他缓步走向票箱尚有一段路,民警赶忙把他后边的选民阻挡前进,为了电视台拍录像不至让后边的人掺和进去。我们在当天的电视屏幕每日新闻的节目里看到了现场投票的镜头,但见邓力群孤零零地前后无公民跟随,他有点趾高气扬,目不斜视,还夹杂几分不悦之色。(是否因观众未向他鼓掌而生气,不得而知。)他的曝光持续了半分钟,而胡耀邦的投票只是一闪而过,约为半秒钟,可见投票箱前,投票者也不是人人平等,宦海浮沉,不免有沧桑易代之感。

强逼命令已成家常便饭

在上海的公民投票,则略早于北京,此间的选举活动,公民采取无记名的抵制和嘲弄,更甚于北京,只举虹口区第二十三选区的例子,第一次投票,因废票所占比例不足法定合格票数,区选委会只得宣布这次选举无效,另改时间重新投票。有的选区的废票里,竟写了米老鼠、唐老鸭的,也有写梁山伯祝英台,有一个机械专校,废票中很多写了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名字,另外的选区有若干张公开发泄不满,骂共产党的,则交公安局存盘。

有一个戏剧性场面发生在浦东某个选区,按以前的公民选举,投完票即星散,他们对谁当选并不感兴趣,这一回可有改进,投票公民投完票还不肯散,他们有兴趣看投票的结果,当唱票人喊出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的名字,在场的选民即报以掌声;上边提到的选票中有写米老鼠唐老鸭者,就是这些听众提供的资料,想象力丰富的作家未必编造得出来。据这位亲自听了唱票人报出米老鼠或梁山伯祝英台的名字,在场的人不是乐得鼓掌,便是捧腹大笑,好似享受了一场娱乐节目。上海的人调皮捣蛋大大超过北京人。上海还发生过强迫公民投票的反民主做法。

某厂登记有投票资格的公民三干余人,工会负责人生怕选民投票日缺席办私事。(一般投票那天,半天停产,以示隆重),乃宣布投票清点人数发现谁不到者,扣罚工钱。此事报告到市选委会,已予批评制止,不过选举之日公民是否足够合法人数,没有报上来,不知其结局为何。由此可见,干部的强迫命令已成家常便饭,闹出这种新闻并不稀奇。

仍保留一言堂一党专政

江苏涟水县浅集乡发生两起选场舞弊案,一个乡干部在投票之日担任唱票之职,他把一名女候选人得票六九二张,唱票减为四一九票,使她落选,她的顶头上司乡长的票数不足,名落孙山,他虚报给乡长加了两百余张,使他当选了。同是这个乡的干事顾某则在另一选区担任计票员,他给那乡长平添了三八三票,使他当选。

由于这两人作弊的办法太拙劣,被另一位候选人当场揭露,这两人受到法律制裁,但他们的主使人分明是乡长,却不受追究。此事刊于四月八日《扬州晚报》。

大陆的人代会与人民代表之产生,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不民主的。首先,挑选候选人都得受各级党委指导和干预,只因一党抓权,所以也不能有竞选,公民画圈只是走过场,公民对此普遍表示冷淡是不足为怪的。八七年这一次的普遍闹的笑话和荒诞剧比往年多,就为的公民们藉此表达对中共当局在年初干了些倒行逆施的愤怒与不满。何况各级人代会,即使当上了代表,真正按宪法授与决策权、监督权是极有限的,所以批评社会主义一党专政下的人代会和苏维埃代表会议是共产党的橡皮图章和花瓶,并不夸张。以为制订了体现民主的选举法,在政治体制方面仍然保留一言堂或一党专政,那种选举法在实践中也会变成有名无实的社会主义民主的遮羞布。

刊于一九八七年七月十六日第一四八期《百姓》半月刊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