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Luji

我们是被人锁着在现社会的有一个极野蛮,极黑暗的小角落里,过着悲惨的生活,受着非人的待遇!这个小角落里的一片凄凉的景象与沉痛的呼声,因为这里的当局,厉行极严密的监视和封锁,所以不大引起外人应有的注意和援救。这是非常痛恨的事!

在我没有开始叙述我们里面的实情以前,我首先要报告一点关于我写这样东西的时候所遭到的困难:

第一,我们这里是绝对禁止使用笔墨的,因为他们要把我活活关死,闷死,要我们永远变成废人和瞎子,他们害怕我们将里面的黑暗向外披露。我这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一点点纸,笔,墨,弄到手。第二,这没有钱是不能和外面亲友通讯。有钱,每一个半月才能写一次。写得时候,可到外面的弄堂里站着写,只能写十几分钟,而且要经过严格的检查,绝不允许提到里面的真实情形。我这次写这个东西,是提心吊胆地,蹲在漆黑的角落里偷偷摸摸草成的,几个难友在门口“把风”,一听看守或者是查班的来,我们便急忙停止,装着“严守规矩”的样子,呆呆地坐在冷冰冰的床板上不动。哦,这种环境,是多么的险恶啊!一旦发现,那真吃不消唉!但我们总得想个方法使他们不会发觉我们。

我们这一群有二百多,大都是“一二八”,“九一八”,前后关进来的。我们并没有犯罪,我们是一部分有血性的真正的人类,是抗X反帝的战士!然而,正因为我们有血性,我们是XX和一切帝国主义的死对头,所以人家就分外仇恨我们,给我们戴上“危害民国”的大帽子,给我们“吃管司。”

不过,大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真正危害民国的投降帝国主义,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我们这些抗X反帝的战士,是一定能够获得大多数人的同情和爱护的!

一点也不稀奇!成千成万的抗X战士,是遭受了残酷的活埋和绞杀,我们这些吃官司的人,过着悲惨的生活,受着慢性的死刑,那完全是意中事!

但是我们绝不灰心,我们要在大家热烈的同情和爱护之下坚定起来!我们要在大众面前暴露监狱当局虐待我们的罪行,争取我们的改善,我们并要在大众热烈的同情和援救之下,争取无条件的释放和参加抗X反帝的自由!

现在让我来报告我们的生活实情和目前两个具体的迫切要求吧:

我们的囚粮是每月四块八角,但我们每天就享受的只是两个铁锈生的很厚很厚的破裂的小洋铁罐子,早晨的一罐是八点钟,下午的一罐是一点钟左右。洋铁罐既小,饭又装的很少很松,就是食量最小的也吃不饱!特别是下午一点钟吃了点东西,一直要到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才有的吃,那真教人饿得通身麻木和发抖,洋铁罐里装的腐烂的没有一点点菜的碎米饭,带着黑黄色,掺杂着石头,败子和谷糠。洋铁罐上面放着一个白壳,一口污秽的泥水里,盛着几片半生半熟的坏罗卜,冬瓜或者是几根生虫的枯黄的菜叶。

一解开白壳,啊,臭,臭,那一股怪难闻的臭味,从鼻孔里一直钻到你的心窝里去,这时,每个人眼泪不由的就夺眶而出啦!但是,为了生存,又不能不吞声饮泣的吃下去!

我们喝的水,时常是不开的。不喝,嚥不下饭,口又渴,喝下去,又不开,要泻肚皮。监狱里的煤是节省起来啦,可是我们的肚皮,因为吃的冷饭生菜和污浊的冷水,却没有一天会太平的啊!

这个监狱,按照原来的设备,只容几百人;近两年来,大概是“人心不古”吧,突然由几百人增加到三千多而监狱当局也乐得增加一些,不另外设法按插。因为人数越多,钱也赚得多。

每个号子,原来住两个的,现在住上五个到八个;原来住四个人的,现在住十个。因为床铺少,有些人不论寒热,只好睡在床下冰冷的潮湿的水门汀上。监房里面夏天象蒸笼,活活闷死的,不只有过多少!冷天嘿,阴森森的,气候特别的冷!同时我们的身体因营养不良,格外虚弱,格外怕冷。我们自己的衣服和被条,或者太单薄,或者完全没有;上级机关和慈善团体送来的棉衣棉被,我们的监狱当局却把它们一抢而二净地变卖完结,犯人只好冻的生病,或者活活地冻僵了!我们的身体很疲倦,很想睡,然而冷得只是发抖,睡不着;有时偶然的睡着了,但是一会儿又从梦中冻醒!咳,这种日子真是难过极了,哦!然而我们总得咬紧牙根度过去的!

谁都知道,一个人吃了官司,亲朋戚友,就自然而然的疏远了。里面有接济的人,不论军型犯人或政治犯,真是希罕的,然而这少数有接济的难友,从辛辛苦苦的亲朋那儿,哭哭啼啼的讨来一点儿东西,化了很多的邮费寄来,但是,包裹角被他们拆开,把好的东西揩油去啦。讨来几个钱存在科里买东西,到头来还被一五一十的扣去啦,东西却买不来多少。所以,有点钱的难友,想买点白盐来醮嘴,也买不起啊!

我们牢监里的人最怕的是生病,一生病就很容易死去的。但病魔却有意和我们为难,偏偏时常纠缠着我们。这里面的那位卖膏药的流氓医官,吹牛皮,骂人,打人,毒人,是他的拿手好戏;诊病却是十足的门外汉,公家的医药费被他们分掉了,骗人的“万灵丹”,几十个人合吃一锅的“大锅汤”,怎么也医不好病!关上三千多人的监狱,只有五间小房间的病间,经常住有五十几个人!又脏,又臭,又没有人看护;病人一般到病房,死得就更快!我们住的监房离病房间不远,从小小铁窗缝里可以望到病间那扇黑油油的吃人不见血的大门;同时,每天也可以看到一付付的小棺材,从那扇大门里扛出来!在开始见到的时候,我们总觉得凄惨惨的,有点寒心,但以后都司空见惯了。真的,这个玩意,我们实在看得太多了啊!每天每天都可以看到的!

我们的身体,不仅受到这些痛苦和摧残,同时,还要天天挨打挨骂。你想在号子里伸伸腰,谈谈笑话,他就说你“不识相”,骂你“王八蛋”,“操你祖宗”;你要要求什么,他会说你是“捣乱”,拖出号子“揍你”。请你吃生活!这里有位东三省的看守长,时常毒打犯人的时候就说:“我们这里有三千多人,不能讲什么道理不道理,只有揍,不揍不成功!”是的,日本占领东四省,华北,因为那里的老百姓太多,太不驯顺,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我们这里的犯人也不少,不能讲理,最好的办法是揍!这位东三省的看守长真乖,真会学XX鬼子的样啊!但可怜我们这些奄奄待毙的犯人,却给他们弄得死去活来啦!

说到这里的私刑拷打,那真叫人毛骨捒然,没有一天,不,没有一个时候,不听到打声和叫声。一般的打法,大概是几个人把你压倒在地上,脚踹着头,嘴贴着水门汀上,不准你叫喊。接着就是拳头声,踢脚声,棍棒声,以及被打人悲惨的呼唤声。这种悲惨的声音传到耳鼓来,真好象剪刀在身上割一样地痛啊!去年八月二十日,我们这里因为要求改良饭菜和使用笔墨,四十几个人被拖到第二科办公室门口,悬空吊打,竟有一天一夜,当时大都昏过去几次!接着每个人还加两付甚至三付十几斤重的大镣。个个都被打成残废啦!有两个受伤过重,已经在去年冬天死去啦!双十节,我们的赏肉被揩油了去,大家口头报告,要求发给赏肉,又被拖去二十几个,用绳捆绑起来。悬空吊打,又有一天之久!后来个个都昏过去了,才放下来。每个人也加了一付或者两付大镣,现在通通成了残废!

这里冠冕堂皇地说是模范监狱,其实比任何地方都要黑暗,野蛮!他们真不把我们当人看待啊!

有的时候,外面也有成群结队的人来人往参观或者上级机关派人来视察,但有政治犯的两个弄堂,参观的人是光临不到的;他们害怕政治犯对参观的人说出真情实话;每逢有重要的参观人来,监狱当局就忙的不可开交;刷墙壁,洒臭药水,带放风,发新衣服给看守和外役,开水也烧开啦,这一顿饭菜也会比较好点,菜上面还可以看到油腥哩!我们的监狱当局,真会粉饰太平哩!

不仅这样,他们还会将自己相信的犯人收买过去,给这些“牢监小子”一点优待,利用这些家伙来欺压大多数犯人,这就是我们的“邻邦”所采用的“以华制华”的法官。你看,这又是多么巧妙,多么毒辣啊!但是,可怜的我们都在监狱当局这样极残酷的剥削,压迫和打骂底下呻吟,痛苦,病的病,死的死!

亲爱的读者们!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是人,我们要活!我们要以最大的决心,用我们所有的血和肉去争取我们生活改善;我们要求改良饭菜,并改用木桶盛饭,及发给饭碗吃饭;要求取缔一切打骂;要求公开使用纸,笔,墨;要求每天运动一小时;要求改善一切待遇和设备!

东四省亡啦!华北五省亡啦!全中国也快亡啦!成千上万大众,在敌人的飞机大炮轰炸之下牺牲啦!我们是人,是有血性的人!我们不能坐在牢里让别人灭亡中国,让敌人轰炸中国大众和我们自己!我们以前是以抗X反帝的最前线捕来的,在目前,整个中国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要求立刻无条件的释放!要求立刻回到抗X反帝的最前线上去,参加真正的民族解放战争!我们要以我们的头颅和热血去冲击敌人!

这是我们的责任!同时也是我们的权利!

亲爱的读者们,我们的力量是单薄的,但我们绝不灰心!我们绝不放弃一点一滴的争取!同时我们还要竭诚地要求你们主持公道!并以满腔热情,期待你们给予我们真诚的同情和援救!

最后,这篇东西,是在极黑暗,极野蛮的人间地狱里,提心吊胆地草成的,文字杂乱得很,而且还不详细,但一字一句都是坦率的,沉痛的,是用血和泪写成的!我仅以最大的热望,祝它风平浪静地到达亲爱的编者!和读者手里!

(感谢上井先生把这篇用新文字写给我们的稿件译成汉字。 编者)

原载《生活知识》(半月刊)第一卷第十二期一九三六年四月五日出版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