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7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百度百科为习近平修改了“工农兵学员”词条》中在文革期间被“培养”出来的历届工农兵学员总共有九十四万人,一毕业就当了干部。

习近平通过十九大把自己奉为事实上的终身领袖之前,一篇《特殊年代的清华人:工农兵学员》文章回顾说:工农兵学员虽然是贯彻“又红又专”路线的结果,但其实在培养的各个环节都有着权力和交易,并不是红色话语体系下的一片光明。以毕业分配为例,当年亲历者回忆道:我们这些工农兵学员的分配原则是从哪里来毕业后就要回到哪里去。但是有门路的人,特别是干部子弟早早就找好了去处…。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从家乡被推荐为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的陈希被分配回到家乡福建,而从陕西延安地区被推荐进入清华大学的农兵学员习近平不但没有被“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而且是离开校门当天就穿上了军装,成为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飙的正营级政治秘书。

如上回顾文章的最后一段内容是:“今天,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们仍然活跃在中国大地的各处。不可讳言,他们身上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没有系统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在红色风暴中形成,对人文、社会科学和艺术普遍缺乏深入了解。不过,有的人不断改造自我,有的人则在回归过去。

那么他们中到底有那些人是在“回归过去”呢?习近平无疑是其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笔者六年多前曾经为本专栏撰写《“工农兵学员”赢在了政治起跑线上》一文。文中介绍说:二零一二年十月中共十八大的闭幕标志着以胡锦涛和温家宝为代表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至四十年代中期出生者已经在中共政坛上结束了他们的历史使命,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代表的所谓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及下属的全部副省部级以上的党政军群官僚中,除个别几位四十年代中后期出生的“老大学生”和“老中专生”而外,绝大部分都是五十年代初中期和少数四十年代末期出生者,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又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出身。

六年前的十八大上产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刘云山、俞正声和张高丽都是文革前入校的“老大学生”或者“老中专生”。另外四个人里,只有李克强一人是恢复高考制度后入校的(新)大学生,习近平、张德江、王歧山都是工农兵学员。而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中,所有五十年代初中期出生者中除去一生中从未接受过那怕是一天的全日制正规大学教育,只是凭所谓“在职学习”获取大学或大专学历的孙春兰、汪洋、栗占书和韩正,其他如王沪宁、刘奇葆、许其亮、李源潮、张春贤都是工农兵学员出身,只有少数民族代表杨晶一人是在八十年代初通过高考进入了正规大学的专科班学习。

十九大上产生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再加上编外常委王歧山一共八个人里,具备正规本科学历,也就是取得过学士学位的只有李克强一人。其他如习近平,王歧山,汪洋,王沪宁都是工农兵学员出身,再如粟战书和韩正等都是“夜大学在职生”出身。

除政治局常委之外的所有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中,丁薛祥,刘鹤,李希,李强,李鸿忠,陈全国,黄坤明,胡春华都是有正规本科学历,获得过学士学位的,其他如陈希,蔡奇,杨洁篪,杨晓渡,许其亮,郭声琨等都是工农兵学员出身。

中共政权会什么会在六年前的十八大进入习近平时代后出现了满朝文武尽是工农兵学员的现象,原因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习近平本人是工农兵学员所以才“以武大郞开店”的心态制订干部选拔标准,而是因为所有跻身中共政坛的工农兵学员们相比于恢复高考之后才得以进入大学学习的同龄人们,又赢在了“文革”结束之后的新一条政治起跑线上。

中共十八大以后,外界有好事者挑起了关于以习近平为代表的知青一代是否会因为其青年时代曾经被贬为“贱民”的经历而更了解民间疾苦的议题,讨论过程中持正反两方面意见者其实都没有关注到所有进入中央和地方省部级领导层中有知青背景的那批人中的大部分同时也是工农兵学员出身。

问题的实质是,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相当于当时的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被迫下放乡村。这是人类现代历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当年的全国城市居民家庭中,几乎没有一家不和“知青”下乡联系在一起。全部八十四万名“工农兵大学生”中还有一小部分是原本是农村青年出身,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从工厂的部队推荐上大学的,所以当时上山下乡的城市青年中有幸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大学生”的肯定不足八十万,占全部1600万下乡知青的百分之五不到。

试想,如果没有“文革”的发生,大学也一直没有停办,那一千六百万城市中学毕业生也没有被迫上山下乡,那么他们中间无论是干部子弟还是平民子弟,都会有机会参加对每个人的机会至少是相对平等的历年高考,优胜者即得以象“文革”前陆续进入大学或中专的干部子弟俞正声、刘延东,以及平民子弟张高丽和刘云山等人一样。如此说来,虽然包括习近平、王歧山、张德江等人在内的全部工农兵学员和其他所有“知青”都是“文革”运动的受害者,但这只是从被迫“上山下乡”的一个角度而言,习近平自己也把插队去延安地区形容为“发配”。但再若从“工农兵上大学”的角度而言,所有的“工农兵学员”无疑又是整场“文革”运动,或者说“文革”荒唐制度的最大的、最直接的、最明显的受益群体。当时说到底还是靠“拼爹”才获取被“推荐”上大学资格的占总数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工农兵大学生”,相比于绝大多数普通“知青”而言,绝对是“文革”运动中产生出的社会特权阶层。他们当时能够凭被“推荐”上大学的形式赶在“文革”结束之前即早早返城进而成为国家干部,是以剥夺其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知青人口的平等竞争机会为前提的。

祸国殃民的毛始皇驾崩后,高考制度恢复后的头两年里,表面上是终于给了没有机会被“推荐”上大学的每位知青以参与平等竞争的机会,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同龄人——所有已经成为国家干部的工农兵学员们也发现历史居然又给了他们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一次进一步成为人上人的机会,那就是邓小平和陈云提出的所谓干部“四化”政策。当时,从中年知识分子中选拔出胡锦涛、温家宝等人直接进入省部级领导岗位的同时,中、基层干部队伍的专业化、知识化和年轻化的选择范围,只能被局限在“工农兵学员”群体中间。于是,从七七级开始的历届“新大学生”中的立志从政者还在校园里紧张学习的时候,“工农兵学员”们已经从升官发财的起跑线上冲出一大截了。

众所周知,凭高考进入大学的知青一代中最早的也是一九七八年春入学,一九八二年春才毕业,所以从整体上讲,他们中间的立志从政者无论是比党龄还是比在各级领导岗位上政坛履历的积累,无法不输给与他们同龄的“工农兵学员”们。

当然,如今这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级里至少还有一个李克强是知青中凭高考获得正规大学学历的,但他政坛履历的“后来居上”在整个中共官场上并对不具代表性,当年的知青一代通过高考进入大学,大学一毕业即被当成团中央第一书记接班人培养的,毕竟只有他李克强一个。

实事求是地客观分析,工农兵学员出身的,日后在中共官场上混出头脸,曾经或者至今仍然身居高位者,在入仕之前已经从专业领域具备了真才实学者也不是没有,也就是说,当年的工农兵学员出身者,也不乏货真价实的“学而优则仕”者。除了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李源潮,王沪宁,陈希,较为典型的还有前科技部长现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刚,前卫生部长,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等。据说万刚和陈竺两人都是习近平从二零零七年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并主管中央党务工作之后力主委以重任,并作为国家领导人中的“党外人士”代表的重点培养对象的。幕后考量应该是此二人曾经的工农兵学员经历“有力地证明了”文革中的推荐工农兵上大学制度“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一次大尝试”,绝不是“对敌势力”所说的什么“世界教育史里的一大笑柄”。

除了如上的万刚和陈竺,还有一个差点也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最终却沦为习近平之阶下囚前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也是及时完成了从工农兵学员向工学博士华丽转身的过程之后才又“学而优则仕”的。

比习近平年长三岁的王珉当年和王歧山的经历很象,先是下乡插队,然后是被“招工”回城,继而又在已经恢复了“城市户口”的前提下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学员”。

王珉和陈希及习近平一样,都是1975年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学员的,此后的王珉又是和陈希的经历相像,都是完成了工农兵学员学业后直接被分配在大学里当教师,紧接就又都是通过了刚刚恢复的正式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分别在自己当过工农兵学员的大学里成为正经的在校全日制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也都曾经到国外或者香港的大学里做过学者,回校后又继续在自己专业的研究和教学领域取得过较为傲人的成果。

再接下来,陈希是在清华大学任教期间同时兼任政工干部,并在此基础上一步步转型了专职政工干部,而王珉则是担任本专业教授的同时先兼任学校的教学和行政领导职务,日后又在此基础上转型为地方党政官员,彻底入仕。

如今已经习近平打入天牢的王珉和被习近平提拔到身边担任“吏部尚书”的陈希曾有过工作交集,王珉是2009年被从吉林省委书记平调至辽宁省委书记。一年后的2010年9月,陈希在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安排下从国务院教育部副部长位置上调任辽宁省委副书记。

当时中共内部曾传说陈希调任地方党委副职,是习近平与当时的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和中央组织部长李源潮的利益交换,李源潮当时力挺自己在江苏主政时推荐出来的王珉在十八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继而再进入国务院出任新一届副总理,当时也同意李源潮如此设计的习近平则计划让陈希当王珉辽宁省委书记的备胎,等十八大时王珉入局,辽宁省委由陈希接掌。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习近平和李源潮的这一计划进行完第一步,也就是陈希刚刚进入辽宁省委,以省委专职副书记身份开始为接班王珉抓紧进入政治热身的当口上,从辽宁省委书记位置上与习近平同时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当时已经是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对王珉的吉林省委书记和辽宁省委书记位置上的“不作为”和“少作为”提出强烈质疑。因为当时的李克强明摆着是要按任国务院总理职务的,所以他出面质疑王珉,李源潮也就爱莫能助了。

不过当时的习近平和李源潮都还是计划要让王珉在辽宁省委书记位置上完成一个整届,等他年满六十五岁再安排他“退居二线”的。所以才有了陈希只做了半年辽宁省委书记就又调回中央部委的后来,政治嗅觉敏锐的王珉因此感觉到自己进中央的机会已经渺茫,所谓的“懒政怠政”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