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一)

10月5日,在大坂市内某一教会,中国的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和他心爱的人温心地举行了婚礼。今年5月份开始在日本旅游的他们俩,本来预定8月份回国后结婚,但“变态辣椒”后来决定不回国,在旅途结婚。虽然他们的家人和亲戚参加不了婚礼,但是他们的朋友和关注“变态辣椒”作品的在日中国人、日本人等40人左右参加了婚礼并祝贺他们俩的新生活。

“变态辣椒”是讽刺中国政治、社会的漫画家,经常以动车事故、唱红打黑等时弊为主题。去年10月份,因为被疑与传播馀姚婴儿饿死案件有关,他被警察传唤带走。来日本以后,人民网等官媒一同转发批评他是“汉奸”的文章,不但新浪和腾讯微博被封,其主要收入来源、在“淘宝”网上开设的网上商店也被封。后来他认为事件已触及自由和安全的层次,担心回去后极有可能被判刑,在考量过后,决定不再回国。在喜筵上,他说“大陆没有自由的创作空间,决定以后暂时在东京活动”。

我参加他们的婚礼,第一次跟他交谈,知道了他被中国的官媒骂为“汉奸”的事。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遭遇这些攻击。他在日本发表过关于自己体验日本生活的文章,主要是赞美日本的社会和习俗,但这些文章在中国的博客上常见。他的作品体现他的批判精神,可能惹中国的有关部门不高兴。但他在作品上讽刺的内容是让中国社会更丰富和多样的,不是骂中国社会的。我觉得他的批判精神跟90年代北京的“玩世”、“政治波普”、“艳俗”等当代美术的作品有共同点。那时的当代艺术家,他们现在大都是不被官媒骂“汉奸”,反而在中国的美术界有一定的地位。

在法治国家,大家都有以做了什么坏事而适用什么罪的思考方式。90年代之前的中国,当然比不上现在创作空间的自由,但画家们会明白画什么是有什么问题的,还会有法治国家的思考方式。但目前的中国,我认为大家只好以适用什么罪而分析做了什么坏事。这是典型的人治国家的思考方式。

最近大陆很多市民活动家被抓,被抓的基准越来越不鲜明。大家只好以被抓的事实而分析被抓的理由。就说明目前中国渐渐脱离法治国家。我认为这不是因为法律制度的不完备,应该说中国法制度是越来越发达。而是中国社会的自由空间扩大了,陈旧的一党独裁方式不能承担当代中国那么复杂社会的法治国家化。这不是法律制度的问题,而是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体的问题。

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体,在日本,首相、自民党、日本政府并不是主体,相反法律是他们的主体。一党独裁制度上的中国,实际上中国共产党是公布和施行法律的主体,因而也有承担公共机关的责任。那中国共产党有没有承担这些责任?这个难题超过我的能力,我没法回答。我只能说中国官媒骂“变态辣椒”为“汉奸”,这事让外国人认为中国的官方没有承担公共机关的责任。“变态辣椒”是不是国贼?这我不知道。但国贼是特别主观的判断,应该是民办媒体或者网民等私人使用的词。假说中国的官方是公共机关的话,那不应该轻率地使用这样的词。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