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1900年:北京暴乱和东正教殉道者

Share on Google+

北京的东正教教民

北京的东正教教民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参加宗教游行。

米特罗梵,中国第一位本地神父,齐春(译音),生于一八五五年十二月十日。他未满二十岁便当了传教士,二十五岁那年由圣人:日本的圣尼古拉神父施洗。他幼年丧父,由奶奶叶卡杰琳娜和母亲马林娜抚养成人。他母亲是一位女子学校教师。他在那段时间里吃了很多苦。那时,刚好帕拉季亚修士大司祭再次出任俄罗斯驻中国传教团团长(帕拉季亚的继任是弗拉维安修士大司祭,后来出任基辅都主教),米特罗梵的老师特别想将他培养成一名合格的神职人员。米特罗梵个性格温良,谨小慎微而沉默寡言。他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从不为自己辩护。自从帕拉季亚修士大司祭到北京的那天,就有意栽培他,安排他做副手,以便使他将来可出任神职。其实米特罗梵并不想出任神职,总是拒绝。他常说:“我是一个无能无德的人,怎能够胜任如此高职?”

弗拉维安修士大司祭在北京期间,米特罗梵受命担任他的助理,负责翻译和修订东正教礼仪图书。米特罗梵十五年孜孜不倦地事奉上帝,忍受了无数来自里里外外的屈辱,最后,他终于患上了轻度精神症。此后,他离开了传教团长达三年,依旧倍受责骂和屈辱。他非但不是那种贪图荣誉的人,而且,还受人欺负。

一九零零年六月一日(农历五月十七)晚上,俄罗斯传教团的住址(北京东直门北馆,现俄罗斯驻华大使馆)遭到义和团团民纵火焚烧,众多的基督徒为了躲避危险,藏在米特罗梵家,这些人中包括那些过去没有善待米特罗梵的人,但是,他并没有将他们轰到门外。他看到一些人胆怯沮丧,就鼓励他们说:“大难临头,不能躲避。”他自己每天外出数次,查看焚烧的教堂,六月十日晚上十时,官兵和拳民包围了米特罗梵神父的家。那天,他家里藏着七十多个基督徒,身强体壮的都跑掉了,剩下的多半是妇女和孩子,他们倍受折磨。米特罗梵坐在自家的院子里,胸口被拳民用刺刀捅得像马蜂窝。邻居将他的遗体抬到传教团。阿弗拉米修士司祭将米特罗梵的尸体入殓,一九零三年,第一次纪念殉道者圣日时候,米特罗梵的遗体和其他牺牲的殉道者一起,被葬在致命堂(苏联驻华大使馆内,五十年代后期赫鲁晓夫下令拆除)的圣坛之下。米特罗梵的妻子塔吉扬娜、长子以赛亚、次子谢尔盖和幼子约安也和他葬在一起。塔季亚娜,当年44岁,六月十日晚上,她和儿子以赛亚的未婚妻,连同十九个人一道被义和团拳民抓到了北京安定门城门附近的三角地(今日北京青年湖公园内),被拳民斩首。以赛亚,23岁,在官军炮兵服役,六月七日,他在平则门(音译)附近的大街上被斩首,因为拳民后来知道他是基督徒。

约安,那时候只有8岁。六月十日晚,米特罗梵遇难的时候,他也惨遭毒手,拳民用刀砍伤了他的肩膀和脚趾。后来以赛亚的媳妇把他救出,他才免于一死。第二天早上,他赤裸着身子坐在屋门口,过路的人们问他道:“疼吗?”他回答说:“为了基督,不疼!”街上的孩子起哄,喊他“二毛子”。他说:“我是信仰上帝的人,不是二毛子!”他已经习惯这么回答路人,因为他经常被人欺辱,骂他“二毛子”。约安向邻居讨水喝,邻居非但不给,还把他轰出大门。普罗塔休斯·张(音译)和伊拉季昂·崔(音译)两人当时并未受洗,他们证明,可怜的孩子约安当时确实肩膀和脚趾受伤,伤口超过一寸之深。但是他并不感到疼痛,并且再次遭到拳民的逮捕。他丝毫也不害怕,不慌不忙地走着。一位老者动了恻隐之心,说:“这个孩子犯了什么罪?这都是父母之过,使他成为魔鬼的门徒。”旁人就嘲笑他,奚落他,他就着样被带走,犹如一只被牵往祭献的羔羊。

玛丽亚,19岁,以赛亚(父亲就是米特罗梵)的未婚妻。在拳民开始有组织的大屠杀前两天,她就来到米特罗梵家,准备和自己的未婚夫一起为上帝捐躯。六月十日,拳民包围了米特罗梵家的时候,她勇敢地帮助其他教友翻墙逃跑。最后拳民和官兵砸开大门闯进家里,玛丽亚大声痛斥他们滥杀无辜。暴徒们砍伤了她的手臂,刺穿了她的大腿。她在大屠杀的日子里表现出勇敢无畏和聪明机智。米特罗梵的另一个儿子谢尔盖三次劝她赶快逃跑,她都拒绝了,她说:“我生在圣母教堂傍边,死也要死在这里!”后来拳民和官兵占领了院子,她在痛苦的死亡中得到安息。

巴维尔一家(王文恒,音译)。巴维尔,36岁,他还未满二十岁就被任命为传教师。他是一个诚实、温良和听话的人,在传教方面很有天赋。他曾经事先和很多人谈到了即将发生的灾难,但是很多人不相信他的话,甚至讽刺说,他以后会第一个推翻自己的说法。不幸终于被他言中。六月二日,他的财产遭到抢劫,房屋也被拳民焚毁。他好不容易怀揣着抢救下来的银两,跑到非教徒亲戚家躲藏。亲戚们开始口口声声答应收留他,后来他们抢走了他的银两,就把巴维尔赶出了家门。这个一生勤劳肯干的人竟落得无家可归,没吃没穿的结局。他终于在六月十日晚遇难。与他一同遇难的还有他的62岁的母亲叶卡杰林娜、37岁的妻子撒拉、11 岁的儿子约安以及9岁的女儿亚力山德拉。目击者说,巴维尔临死前口中还在不停地祈祷上帝,双膝跪地,双手扪心。他的母亲叶卡杰林娜为了躲避拳民而迷路,又因为眼睛不好而辨不清方向,最终落入拳民手中。他们最后把她当作投毒下井的人,剥光衣服,扔到水塘中溺死。

约阿季穆,19岁,巴维尔的侄子。六月四日被拳民活捉,后被杀死于北京东北角城墙根下。他是第一个被杀的北京东正教教徒。

英诺肯提一家(范致海,音译)。英诺肯提生于一八五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刚刚出生就受了洗礼。他很有歌唱的天赋,并且长期在传教团的学校任教。他是一个诚实而真诚的人,修士大司祭英诺肯提(后升主教)对他评价很高,让他担任管中国东正教教会学校的午餐。家,还准备任命他为助祭。他的妻子叶连娜(姓石,音译)49岁,他们一共生养了五个孩子,大儿子耶夫缅尼,当年17岁,二儿子伊万(侥幸逃过义和团之乱),老三是女儿,接下来是双胞胎女儿,老大叫索非亚,老二是娜杰日塔,9岁。一九零零年六月一日,义和团开始焚烧教堂,英诺肯提家也遭到抢劫和焚烧,他在第二天被迫躲到了米特罗梵家,妻子叶连娜带着两个女儿躲到了亲戚家。但是,六月二日,有人出卖了她们,拳民把她们捉走了,后来他们救

回了两个女儿,但是叶连娜却惨遭折磨,他们将她拖到神像前,强迫她跪拜,遭到她坚决反抗。于是,她便被拳民拖到通往安定门城门的大道上,强迫她跪下,他们用剑在她的脖子上劈了两下。拳民以为她已经死了,就把她交给了看守,用席子一卷扔在一边。第二天早上,叶连娜苏醒过来,看守帮助她逃了出去。基督徒们将叶连娜送到米特洛梵家,聚集在那里的兄弟姐妹,见到叶连娜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又听了她的悲惨遭遇无不为之动容。大家用信心和希望相互鼓励,坚信上帝会拯救她的性命。但是就在叶连娜养伤的日子里,六月十日,她却注定要和其他的教徒们一起共同赴死,这也是上帝的旨意。再说叶连娜的丈夫英诺肯提,六月十日那天为了躲避拳民的追杀,翻墙逃跑的时候不慎碰伤了脸。第二天一早人们看见他坐在传教团附近的井台上,怀里抱着抱着小女儿娜杰日塔,她是被人从大火中救下来的,她的头发都已经烧焦了,当时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上面沾满血迹——也许她也曾经被拳民所伤。米特洛梵的儿子谢尔盖曾经多次劝他暂避一时,可是英诺肯提却说:“我和女儿都受了伤,无法再躲了,最好就死在教堂附近吧!拳民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目击者说,英诺肯提跳了井,当时井水并不是很深,于是,拳民就往井里扔石头。一九零三年,人们挖开这口井的时候,发现了四具几乎是完整的尸体,后来他们被葬在殉难者教堂的圣坛里面。大儿子耶夫缅尼和二儿子伊万,在拳民开始在米特洛梵家大屠杀之前,被一位曾经制止义和团动乱的军官带到了一个叫汉园(音译,位于北京城南)的兵营,耶夫缅尼是怎么死的,无从得知。伊万侥幸活了下来,妹妹索非亚大约死于米特洛梵家那场拳民放的大火,那天被烧死的少女就超过了十人。

阿尔巴津人克里门特(奎林,音译),36岁,教堂司事,他的妻子瓦尔瓦拉(姓琼,音译),35岁,他们有四个女儿,玛丽亚,14岁,奥利卡11 岁,伊亚,9岁,伊林娜,4岁。拳民火烧传教团的那天,克里门特躲在自家郊区的仓库里。六月十一日,他们全家和其他基督徒一道,在北京安定门城门附近三角地被杀害。克里门特从青年时代开始就在教堂做司事,勤勤恳恳地事奉。他的母亲伊亚六月十日在米特洛梵家殉道,终年56岁,死前被拳民残忍地斩断了双腿。她从年轻就开始守寡,后来成为传教团女子学校的骨干教师,并主持教堂的装修装饰。

马特费伊(海俊,译音),31岁,教堂司事助理。其妻(姓芮,音译)马特罗娜,31岁。米特洛梵家发生大屠杀的第二天,即六月十一日,他们夫妻二人抱着五岁的儿子阿加菲沿着北京的北城墙奔逃,试图向传教团靠拢,而那时传教团那里已经挤满了手持刀剑的拳民和官兵,他们后来不幸被抓住,并且在三角地被杀害。

维特·海(音译),马特费伊的兄弟,29岁,六月十一日,被害于前恩寺(译音),并被焚尸。维特的教会-斯拉夫语很好。义和团之乱开始之前,他曾和传教团的官长一起住在北戴河,后来他们又一起乘火车回北京。维特和妻子马尔法还是新婚,遗憾的是,关于这些内容记载甚少。尼基弗尔·海(音译),是马特费伊的

二兄弟,27岁。他还有两个妹妹:瓦萨·春(音译),25岁,叶连娜·春(音译),19岁。马特费伊的三兄弟是基里尔·海(音译),15岁,母亲叶卡捷林娜·春(音译),寡妇,55岁。奶奶娜杰日塔·张(音译),81岁,也都在六月十一日一起殉难。娜杰日塔被杀死在家里,其他人和维特一起被拳民抓到前恩寺(译音),但是在半路,其他人就被杀死在传教团的教堂广场上。维特的叔叔阿列克谢·明(音译),25岁,十一日,也被害于前恩寺(译音)。他的堂哥翁尼法季,25岁,塔伊撒的儿子,被杀于东直门的城门外。他的小兄弟斯捷梵,19岁,被拳民抓住到前恩寺(译音)做苦役,后被杀害。

阿尔巴津人西蒙(奚林,音译),50岁,教堂司事和敲钟人,于六月十日死于义和团的围剿之中,殉难地估计也是前恩寺(译音)。

阿尔巴津人叶卡捷林娜(2 4岁)和穆扎(17岁),两人均为未婚女子。她们的父亲是亚历山大·艾(音译),死于维特·海(音译)家中(后来在此地建立了女子修道院)。叶卡捷林娜(24岁)和穆扎(17岁)在拳民纵火的时候,试图翻墙逃跑,目击者说,拳民残忍地用梭镖刺杀她们,并将她们逼回熊熊燃烧的房子里烧死。

马林娜·徐(音译),4 4岁,多年守寡,曾经担任传教团女子校的教师。六月二日,即传教团被拳民焚烧的第二天,马林娜随着她的兄弟卡西安·林(音译)的媳妇柳德米拉,以及她的孩子们(弗拉基米尔,尼基塔和格奥尔基)一起逃难到历山大·陈(音译)家。她对亚历山大·陈(音译)说:“逃难绝对是为了孩子们,要是没有孩子,教堂着火的时候,她宁愿为了上帝而死。”亚历山大·陈(音译)的媳妇担心给自己找麻烦,不愿收留马林娜一行人,当时在现场的的赫里萨梵·殷(音译)也坚持说:“基督徒聚集在一起很危险。”马林娜和柳德米拉无奈之下,只好洗了洗脸,喝了些茶回便到自己位于十字坡(音译,传教团附近)的家中,在那儿他们一只住到六月十日。当天晚上,拳民开始打杀基督徒,马林娜和柳德米拉带着孩子摸黑躲在屋里拳民经过的时候,从后窗将火把投进屋中,此时,马林娜和柳德米拉正带着孩子跪在地下祈祷,她们因此没有被发现,房子也没有被烧毁。六月十日,马林娜独自一人前往位于北京城东南的亲戚家,半路不慎被拳民虏去杀害。柳德米拉带着孩子们在北京城流浪了很久,终于被救到了城外,柳德米拉的儿子弗拉基米尔长大成人后,成为助祭,在教堂服事。

阿尔巴津人安娜·芮(音译),5 7岁,寡妇,她有两个已婚女儿也进入了殉难者的行列。后来成为修女的三女儿菲娃和儿子(他后来成为神父,教名米哈伊尔),也曾经落入拳民之手,所幸后来被救起。安娜本人六月十日晚遇难。目击者说,那晚,拳民闯入她家,遭她大声谴责,拳民大怒,将她乱剑砍杀,抛尸火中。

彼得(刘云安,音译),27岁,气象观测员。传教团建筑被焚毁的第二天,即六月二日,彼得家即遭到抢劫。于是,他们全家四处流浪和躲藏,曾在神父米特罗梵家和别人家落脚。彼得六月十日被拳民杀害在米哈伊尔·文(音译)家。后来有人看见他的尸体被压在一根废弃的房梁下面。彼得的妻子耶夫菲米娅,22 岁,女儿阿尔焦米娅,4岁,在东直门外的北砖厂附近遇难。彼得的儿子费利蒙只有1岁,他被抛弃在附近的路上,后来被附近居民救走了。

玛丽亚,37岁,马特非·李(译音)兄弟的老彼得洛夫的妻子,当时和几个孩子,其中包括米特罗梵神父的儿子约安,躲在东直门外东坝河(音译)村自己的母亲家。但是六月二日晚上,当地居民将他们赶出了村子。六月二日午后,他们在安定门外被拳民捉住,拳民本想把他们扔进开水锅里烫死,但是由于当时朝廷还未下令开始对基督徒开杀戒,况且,当时还有很多人对基督徒的孩子表示同情,所以,拳民后来释放了玛丽亚和孩子们。六月十日晚上,她也被围困在传教团附近,十一日早晨,见到她站在树下的井边,就劝她赶紧躲藏,但是她当时一点都不害怕,还在和英诺肯提·冯(音译)说话。她就在那里殉难了——后来人们在井里发现了她和英诺肯提的尸体,不知道他们是被拳民投下的石块砸死的,还是被杀死之后扔到井里的。玛丽亚的两个女儿阿尼西亚(14岁)和梅拉尼亚(3岁)被烧死在米特罗梵神父家。

亚力山德拉·李(音译),32岁,寡妇,传教士巴维尔的妹妹,她死去的丈夫耶夫缅尼就是彼得·李(音译)的兄弟,弗拉维安修士大司的翻译助理。亚力山德拉很崇拜自己的丈夫。六月十日晚上,她也被拳民困在米特罗梵家,可是她并不想逃跑,后来,拳民破门而入后杀害的第一位教徒就是她。人们随后找到了她的遗体:她就躺在米特罗梵神父的右侧。拳民残忍地用火把烧焦了她的全身。她的两个女儿阿尔捷米亚,14岁,耶夫多季亚,12岁,也在米特罗梵家的大火中殉难。

阿尔巴津人阿列克谢·殷(音译),27岁,自幼在教会唱诗班唱诗。北京义和团大肆残杀基督徒的那天,也就是六月十日那天,阿列克谢幸免于死,几天以后,他返回城里找熟人借钱的时候,一位名叫黄倪仁(音译)的邻居抓住了他,把绳子套在他的脖子上,押送到拳民的兵营——前恩寺(译音)。阿列克谢在那里被处死。他母亲苏萨娜,59岁,寡妇,六月十一日也在三角地遇难。大哥戴维,37岁,是否遇难不详。二哥叶菲米,35岁,残疾人,六月十一日走到西业府(音译,后来为传教团的教产)西南角的时候,遇到一位叫于三(音译)的拳民,辱骂叶菲米,叶菲米还嘴反驳。于是,于三(音译)跑回家中取来宝剑,砍了叶菲米数剑。叶菲米倒地昏厥,之后苏醒回到自家。于三(音译)听说叶菲米没有死,就带着很多人追到叶菲米家,开始的时候用石头砸他,后来用剑将叶菲米杀死。于三(音译)虽然活到战后,但是受到了严惩:他被砍断了下半身,完全瘫痪。

阿法纳西·余(音译),21 岁,自幼就读于教会学校,后成为唱诗班一员。义和团暴乱开始之初的五月,他陪同英诺肯提修士大司前往东之南(音译)安抚基督徒,后来英诺肯提返回北京,阿法纳西便和米特罗梵的儿子谢尔盖留在当地,住在教堂里。但是,五月二十五日,东之南(音译)的教堂就被拳民纵火烧毁。阿法纳西便和谢尔盖逃往北京。六月十日,阿法纳西在其父亲家(女子修道院的西南角)遇难。除他人遇难外,他的奶奶奥利卡,寡妇,75岁,姑姑,阿克菲娅·何(音译),奥利卡的女儿,50岁,其父亲谢尔盖·玄(音译),奥利卡的儿子,47岁,其母安娜,40岁,还有他的兄弟们:巴维尔,17岁,耶夫盖尼,8岁,吉尔,4岁。其妹玛丽亚是米特罗梵神父之子以赛的未婚妻,也死于传教团。

阿尔巴津人阿法纳西,5 8-5 9岁,残疾人。他自幼在传教团学校上学,生性活泼。他大约十六岁的时候从城墙上跌下成了残疾人:双腿无法行动,靠手走路。拳民大肆杀害基督徒的时候,阿法纳西躲藏到西业府(音译,后来为传教团的教产),六月十一日,一位认识他的王姓拳民发现了他,就用梭镖将他驱赶到北馆,当时传教团的所在地。后来拳民抓到了更多的基督徒,打算将他们和阿法纳西一起押到安定门处死。可是他们嫌阿法纳西走得太慢,就地杀害了他,并且焚尸。证人普罗塔西亲眼目睹了阿法纳西遇难经过。他说,阿法纳西沉默不语地受死。阿法纳西的妻子瓦尔瓦拉,45岁,他们的孩子:贝拉季亚,17岁,玛丽亚,9岁,萨瓦,6岁,六月十一日,在传教团一道殉难。

阿尔巴津人米隆·芮(音译),4 9岁,妻子,玛丽亚,43岁。他们的孩子:马尔法,21 岁,阿纳斯塔西亚,19岁,耶夫多季亚,16岁,英诺肯提,14岁,萨瓦,12 岁,尼尔,1岁,玛丽亚,7岁,叶连娜,4岁。六月十日,他们在靠近传教团自家的屋子里遇难。后来得知,米隆开始并没有死去,只是受伤无法行动,六月十一日早晨六点,他被邻居发现,他们用砖头砸他,后被赶来的拳民杀害。正巧这时,神父米特罗梵的儿子谢尔盖,来到传教团查看情况,他听到了米隆死前的凄惨喊叫。

柳波芙·张(音译),未婚,32岁,自幼在传教团的学校上学,后来当上教师,就住在学校。拳民纵火焚烧传教团的时候,她就躲在传教团。六月十日,拳民开始屠杀基督徒的时候,她又和兄弟约瑟以及一位老太太安娜(67岁),躲在一位刚刚领洗的姓宋(音译)教徒家,他家的房子位于传教团西北角。柳波芙和安娜开始躲在柜子里,后来她们被出卖给了拳民,之后被处死。柳波芙的母亲玛丽亚·张(音译),65岁,殉难地点不详。柳波芙的侄女,约瑟的女儿,西拉,6岁,烧死在米特罗梵家中。柳波芙的兄弟约瑟·容(音译),37岁,六月十一日,再次来到传教团,此刻,四周拳民蜂拥而至,他赶忙跑进米特罗梵家的院子,解下皮带,在一颗树上自缢而亡。后来赶来的拳民和官兵查看了约瑟的尸体,割下了他的头颅,那时他刚刚咽气不久。

多罗菲娅,吉洪·吴(音译)的妻子,43岁,瘸子。自幼在传教团学校学习。她于六月十日在米特罗梵家遇难。和她一同遇难的还有:儿子明纳,12 岁,她的母亲,阿纳斯塔西亚,63岁。六月十一日早上,米特罗梵神父的儿子谢尔盖,看见他们的尸体倒在距自己死去的父亲很近的地方。

卡比东·银元(音译),43岁,唱诗班成员,抄谱事工,其妻帕拉斯凯娃,40岁。六月十日夜里,拳民开始滥杀无辜,神父米特罗梵的儿子谢尔盖看见,卡比东和其妻帕拉斯凯娃在西业府(音译,后来为传教团的教产)后面,他们当时衣不蔽体,朝西面的方向狂奔而去。谢尔盖还提醒他们不要走大路。估计他们罹难的地点是安定门三角地。

维克多·傅(音译),48 岁,中年受洗,他曾经在传教团男子学校做堂役。其妻,29岁,是教会女子学校的教师。他们的孩子:格尔曼,10岁,薇拉,8岁,马特菲,3岁,以及养女娜杰日塔,1 6岁。六月十一日,拳民开始挨家挨户搜查基督徒,他们躲到教徒维克多的家里。但是一位姓元(音译)的人出卖了他们,最终他们在安定门附近的交道口被杀害。维克多临终斥责拳民:“你们都是疯狂的暴徒!你们罪大恶极!”拳民凶恶地扑向他们,连孩子也没有放过。义和团暴徒残忍地剜出维克多的心脏,拿去祭奠他们的旗帜。

彼得·王(音译),51 岁,性格极其温顺。六月十一日,他和妻子阿尼西亚(44岁),儿子约安(14岁)在安定门外被义和团暴徒抓捕,用小车送到三角地斩首。根据记载,当时一同被处死的还有阿吉林的兄弟,已经罹难的彼得洛夫的妻子,33岁,以及她的孩子:谢尔盖,13岁,阿纳尼亚,11 岁,贝拉季亚,5岁,还有彼得和前妻的女儿叶连娜,20岁,这个姑娘被残忍地杀害于东直门大街上。

菲利普·安东尼耶夫·李瑞新(音译),45 岁,妻子安娜,37岁,儿子佛马,7岁,他们住在俄国大使馆内。菲利普在大使馆做杂役。使馆被焚烧的时候,菲利普带着全家逃到城外,藏在西南城门外的亲戚家中。但是当地人得知他们是基督徒之后,便出卖了他们,他们不久遇害于北京丰台。

阿列克谢·韩卫衡(音译),42岁,其妻菲克拉,34岁,他们的孩子有:菲欧特季斯特,14岁,安娜,12 岁,尤里塔,7岁,索丰尼亚,5岁,尼古拉,1岁。六月十一日,他们无法躲避义和团的追杀,全家打算服食鸦片自尽。还没有等到他们自杀,义和团拳民就闯进了他们家,他们凶残地剖出阿列克谢的心脏,分而食之。

费得尔·岳(音译),6 0岁,妻子叶利扎维塔,51岁,六月十日,传教团被焚烧之后,他们躲藏在舅舅阿列克谢·韩(音译),后来殉难,但是地点不详。费得尔的女儿塔季亚娜,18岁,嫁给了一位异教徒,义和团暴乱开始之后,她受尽了婆婆的虐待,最后抱病而亡。后有记载说,她是被拳民杀害的。

以利亚·权(音译),3 2岁,其妻叶连娜,26岁,他们的儿子约安2岁。六月十一日在邻居的指引下,拳民找到了他们家。凶狠的拳民将他们的小儿子用刀劈成两半。以利亚全家和阿法纳西·于(音译)全家一同被灭门。以利亚的兄弟格拉希姆,25岁,用大笔金钱赎回自己一条命。但是,外国军队兵临城下之际,拳民害怕报复,还是杀害了格拉希姆。

米诺多拉·王(音译),59岁,她的大儿子安德烈,35岁,儿媳安娜,29岁,孙女,索非亚,5岁。她的二儿子约安,33岁,二儿媳达丽亚,22 岁,孙子马克,3岁,六月十日晚上,他们都在比特·海(音译)家罹难。二儿媳达丽亚死时已有孕在身。

谢尔盖·费利波夫·张(音译),鳏夫,49岁,自幼在教会学校上学,懂俄语,一辈子都在教会唱圣歌。他和19岁的约安死在一起,他们遇难的地点就是后来的女子修道院。

阿尔巴金人亚历山大·恒贵(音译),格罗季的儿子,33岁,商贩,六月六日,他被自己仇人出卖,被押解到东直门,在城墙边的水闸旁被杀害,后葬在河边。

列夫·海林(音译),3 9岁,义和团在北京开始大屠杀的时候,他和父亲萨瓦·金(音译)、儿子约安,14岁,逃跑了,后来下落不明。

萨普松·尼古拉·潘(音译),3 6岁,其妻安娜,32岁,他们的儿子耶夫多季穆,7岁,开始他用钱赎回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后来义和团变卦,嫌钱少,就砍下了他的人头,挑在竿子上游街,还高声宣布:“这就是萨普松的人头!”萨普松的妻子和儿子在三角地遇害。

阿尔巴金人巴维尔·森(音译),60岁,修士巴尼的兄弟。六月一日,拳民开始大屠杀的时候,自己赶着大车逃难走了,据说是去了山西,从此杳无音信。

尼古拉·韩(音译),4 5岁,早年双耳失聪,但他是一个强健和勇敢的人。六月十一日,拳民开始屠杀基督徒,他用生命和暴徒搏斗,终因寡不敌众,在北京城东北角钟楼下的城墙边壮烈牺牲。

约瑟夫·傅(音译),6 6岁,阿尔巴金人的班长。他曾经在女子学校担任门房。其妻叶连娜,55岁。他们在暴乱之初藏身于阿尔巴金墓地,后被拳民抓住在小庙里审判(俄罗斯墓地附近),六月十九日,在三角地遇害。

丹尼尔·德(音译),3 0岁,拳民开始大屠杀的时候,他躲了起来,后来他被他们抓住,杀害于东直门大街。其父,特洛菲姆·贡(音译),53岁,和其母叶卡捷林娜,52岁,死于距传教团不远的家中。

格奥尔基·梁西(音译),42岁,六月十日获救,可是第二天再次被捕,被杀害于东四北路,通往前恩寺(音译)的路上。

安娜·林(音译),寡妇,8 1岁,被传教团收养的孤儿。由于传教团建筑被焚毁,开始她寄居在巴维尔·王(音译)家,后来,王家的屋子也被烧毁,她就徒步走向北京西郊,想在亲戚家藏身。可是在半路上,却被人推到河里淹死了。这天是一九零零年六月四日。

马特罗娜·梁(音译),4 6岁,传教团被烧毁之后,马特罗娜带着10岁的女儿马弗拉,被异教徒的房东赶出家门,躲进了米特罗梵家。马特罗娜和马弗拉在六月十日的大屠杀中遇难。马特罗娜的大女儿,名字没有记载,因为嫁给了异教徒而受尽了折磨。

耶菲米·潘(音译),42岁,义和团之乱开始的时候,他藏身于马杓胡同(传教团南侧),六月十一日,

暴徒们将他用石头砸死在大街上。其妻耶菲米亚·费弗罗尼亚,36岁,被烧死在家里。

阿吉林娜·单(音译),25岁,她的婆婆,安娜·陈(音译),寡妇,61岁,其夫,巴维尔·康斯坦京诺维奇·单(音译),39岁,他们的孩子:约安,10岁,马克林娜,4岁,约安,2岁,开始的时候躲在马杓胡同家中。左邻右舍谎称只要他们反锁门不出来就没事。邻居很快就将阿吉林娜全家出卖,义和团暴徒手持火把迅速赶到,点燃了房门和窗户,阿吉林娜全家葬身火海。

伊林娜·桂瑞氏(音译),54岁,北京刚开始爆发义和团的时候,她和丈夫约安·桂(音译),61岁,都躲在米隆·芮(音译,就是后来的女子修道院)家,伊林娜为人脾气很好,最后几天她每天都去教堂查看情况,后来,拳民指她是二毛子,她很认真地对他们说:“我们不是二毛子,我们是基督徒。”

阿尔巴金人伊林娜·傅(音译),35岁,伊万·傅(音译)之妻。伊林娜的孩子有,安娜,17岁,阿法纳西,10岁,叶普拉客西亚,8岁,普罗霍尔,6岁,纳特丽亚,3岁。六月十日,叶连娜的丈夫带着她和孩子们去找她妈妈安娜·芮(音译),答应找地方把他们藏起来。晚上大屠杀开始了,伊林娜在其妹妹(后来成为修女菲娃)的帮助下翻过城墙逃跑,才保住自己和孩子们的性命。但是,由于她当时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义和团拳民在南小街的禄米仓(音译)将她抓住。之后,拳民将她和孩子们送往安定门的义和团大本营,全部杀害于三角地。叶连娜的儿媳贝拉季亚,44岁,和伊林娜一同遇害。贝拉季亚的丈夫斯捷梵·傅(音译),三个月之前,为了躲避义和团逃往前门外。外国军队攻克北京之后,他因病去世。

安娜·白(音译),寡妇,6 2岁,她和儿子安东尼,16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里,教堂被烧毁之后,他们被迫搬到十字街(音译,即后来的传教团建筑的一部分,女子修道院旁边)的基督徒部落居住。她在安定门城门外遇害。

卓娅·单(音译),4 5岁,寡妇,她和女儿亚力山德拉,11 岁,儿子,安德烈,7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教堂被烧毁之后,他们被迫搬到十字街,他们最后也在安定门殉难。

阿尔巴金人卡比多林娜·槐(音译),寡妇,62岁,丈夫死后,家境及其贫寒,被女婿强迫放弃信仰。不久双腿瘫痪。义和团暴乱前不久,卡比多林娜做了忏悔,后死于十字街。

阿尔巴金人阿克菲娅·芮(音译),寡妇,55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教堂被烧毁之后,阿克菲娅藏身于东墙根大街(女子修道院东段附近),死于米隆·芮(音译)家。

阿吉林娜·关(音译),寡妇,4 7岁,住在传教团的教堂。她的孩子,耶夫斯托尼亚,14岁,季法,11 岁。阿吉林娜死于六月十日的大屠杀,但是,遇难地点不详。

叶夫盖尼·瓦西里耶维奇·齐(译),47岁,满洲士兵,六月七日在东直门大街一个叫红林(音译)的地方被杀,尸体被投入井中。

耶费米亚,12 岁,阿尔巴金人巴维尔·恽(音译)的女儿,六月十日,在米特罗梵家遇难。

阿尔巴金人费奥多特·格尔基耶夫·芮(音译),60岁,六月十日,在距传教团很近的自己家殉难。儿子卢基·权(音译)·米哈伊尔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跑到自家的墓地,但是没有找到藏身之地,在返回的路上被捕。这是六月八日十二点发生的事情。拳民将他们抓到位于安定门外的义和团军营。伊万·荣(音译)也在这里,他是当天凌晨被捕的。下午三点,亚历山德拉·陈(音译)在家被捕后被押来的。伊万和米哈伊尔缴纳赎金之后,他们被安顿在义和团的兵营里。后来,亚历山德拉和伊万的家人也被带到兵营安顿下来。他们在拥挤的地方住了将近一个月,其间,孩子们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第二天,亚历山德拉三岁的女儿玛丽亚便猝死。接着伊万的孩子也一个个死去:玛丽亚,5岁,尼娜,8岁,瓦西里,3岁,米哈伊尔的女儿叶连娜,6岁,也最终死去。最后只剩下伊万的弟弟西蒙一个孩子,但是他也已经奄奄一息。

叶连娜·侯(音译),寡妇,7 3 岁,奥林匹亚塔·金(音译),寡妇,61岁,奥林匹亚塔的女儿,19岁,六月十日,均在传教团附近遇难。

费弗罗尼亚·傅,72岁,六月一日,在安定门外遇难。

以下两位遇难者,遇难经历不详,他们是:安娜·李(音译),寡妇,58岁;尼康·侯(音译),23岁;安德烈·朱林(音译),54岁,六月十日,在传教团附近遇难。彼得·(音译),57岁,六月十一日遇难。

约拿·阿列克谢·王文翰(音译),19岁。达丽亚·德(音译),寡妇,54岁,格拉希姆的母亲,格拉希姆的女儿阿卡菲娅,3岁,六月十一日,在什刹海后门遇难。

阿尔巴金人费奥梵·殷(音译),叶戈尔的儿子,24岁,六月十二日,在前门附近遇难。

巴维尔·尼古拉耶维奇·董(音译),48岁,其妻耶夫根尼亚·米哈伊洛夫娜,38岁以及他们的孩子尤里安

尼亚,13岁,卢基亚,9岁,斯捷梵,7岁,六月二十日,他们在北京西城的全王府(音译)殉难。

达丽亚,尼古拉·齐(音译)的妹妹,33岁,六月二十三日,在东直门城门外遇害。

以赛亚·赛(音译),2 6岁,满洲人,六月二十二日,在东直门城门外遇害。

安娜,阿尔巴金人格奥尔基的妻子,56岁,格奥尔基的女儿,36岁,都被拳民杀害于哈德门大街附近。遇害的还有阿尔巴金人尼古拉,尼康·权(音译)的侄子,22 岁。阿列克谢·张(音译),4 8岁。其父丹尼尔参与修建了东定安(音译)的教堂,阿列克谢子承父业,做了教堂的守护人,就住在教堂里。一九零零年五月,义和团暴乱开始蔓延的时候,他表现勇敢,并没有躲藏起来。六月十一日,教堂被焚毁,阿列克谢被迫带领全家逃往北京。阿列克谢家人有,妻子耶夫菲米亚,44岁,耶夫多季亚,11 岁尼基塔,10岁,米哈伊尔,6岁,玛丽亚,1岁。阿列克谢一到北京就看到了传教团的废墟,他们全家立即前往北京北部山区躲藏,可是那里的居民拒绝收留他们家,只有一户人家将他的大女儿耶夫多季亚收做童养媳。阿列克谢全家只得又回到东定安(音译),那里已经被暴乱的拳民彻底占领。阿列克谢和两个男孩尼基塔、米哈伊尔很快被捉住,杀害于一个叫“三角坑”(传教团以西的路边)的地方。妻子耶夫菲米亚和小女玛丽亚在毛庄(音译)北边的田野里被杀害。

斯捷梵·王玉冠(音译),61岁。教堂被拳民烧毁之后,斯捷梵在田间藏了两个星期,后来被人告发。并捉住交给了拳民,他和阿列克谢一同遇难。基尔·秦富前(音译),6 0岁。基尔家的房子和教堂一起被拳民烧毁。他就带着全家躲在毛庄(音译)。拳民后来捉到了他,还有他的儿子们。大儿子翻墙逃跑,小儿子由于发疟疾无法动弹,与父亲一道被义和团拳民处死。基尔的妻子带着孙子格尔曼和儿子约安躲到田间,才幸免于死。瓦西里的妻子带着三个孩子,他们都是没有受洗的普通人,教堂被焚毁之后,逃到了白庄(音译),躲在沼泽地里,第二天,他们在那里被杀害了。他们领受了鲜血的洗礼。后来,亲属们将他们的遗体安葬。

伊林娜,55岁,巴维尔·张玉先(音译)的继母,在义和团暴乱开始的那一年的四月,伊林娜刚刚受洗,很多人为此痛骂她。当年六月,她被拳民杀害于东定安(音译)的村子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9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