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竞生第二次欧游归来,受法国自然运动启示,于1934年5月起,在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发表《食经》,他在文中写道:若就人道说法,素食者既不残杀生灵,而且由此可以养成慈祥和蔼的风度。至于肉食,每易流于凶暴。因食物文野之不同,而身体内随其养料供给之关系遂而影响到心灵。此项因果之奇异,更有出人意表着。

由于身患重病,苇岸在医生和亲友的反复劝说下,被迫像吃药一样地开了荤,一度中断了坚持一辈子的素食。为此,他在临终前深表愧悔,让妹妹记下他最后的遗言:“我平生最大的愧悔是在我患病、重病期间没有把素食主义这个信念坚持到底(就这一点,过去也曾有人对我保持怀疑),在医生、亲友的劝说及我个人的妥协下,我没能将素食主义贯彻到底,我觉得这是我个人在信念上的一种堕落,保命大于了信念本身。”

萧伯纳曾说,他的论敌有时仅仅由于他是素食主义者便感到自卑。萧伯纳把吃肉称做咀嚼动物的尸体,把打猎叫做残杀的兴奋。有一回因足踝扭伤躺在床上,医生要他吃肉,他回答说:“宁可死去,也不愿让肚子成为动物的坟墓。”

希特勒尽管身居高位,但活得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根本不懂得如何享受生活的人。他是一个素食者,不喝酒不抽烟。从个人方面来说,其生活方式是很高尚纯洁并令人敬佩的。在他的领导下,纳粹一上台就制订了动物保护法,禁止狩猎,打破欧洲贵族延续千年的传统,严禁虐待动物,为野生动物安排栖息地和保护区。

孙中山先生平时不喜食肉,以蔬菜及鱼类为常食。一日,蒋梦麟与孙同食,蒋笑语孙是Fishtarian(喜欢吃鱼的人,相对于素食主义者而言),孙笑谓以Fishtarian代替Vegetarian,很对。

张充和的叔祖母是个素食的佛教徒,经常解救将下油锅的鱼虾,并命令仆人从市场上买回鱼虾放生。附近饭馆的厨师们一旦发现出去放生的仆人,立刻会备好渔网和篮子,在稍远处候着,那些鱼虾随后便做成他们菜单上的美味。

余世存工作室 2016-11-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