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因为没有得到莎乐美的爱,尼采对女性的仇视和轻蔑在生命的最后七年达于极致:“你到女人那儿去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罗素为此评论说:“但是十个妇女有九个要除掉他的鞭子,他知道这点,所以他躲开了妇女,而用冷言恶语来抚慰他受创伤的虚荣心。”

德国物理学家普朗克说过一句常常被引用的话:“女子从事学术研究是与她们的天性相违背的。”

德加的“厌女症”也是有名的。他说过:“我结婚?我怎么可能结婚?如果我太太在我每次完成一幅画后,就娇声细语说:‘好可爱的东西!’我不是一辈子都要痛苦不堪吗!”他又承认:“我或许太过于把女人视为动物了。”

1930年夏天,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在一个党组织的代表会议上演讲,批评斯大林的农业集体化与列宁的合作化方案毫无共同之处。在她发表演讲时,会议组织者立即向卡冈诺维奇报告,卡冈诺维奇赶到现场,反驳克鲁普斯卡娅:“克鲁普斯卡娅不应该想当然地认为,由于自己是列宁的妻子,就可以垄断列宁主义。”

在大部分美国人已经支持妇女投票权的年代,霍尔姆斯仍然坚决反对,他对此的解释是:“恕我直言,如果一个女人明确地问我为什么,我会回答她:‘喔女王,因为我是公牛。’”

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曾对采访他的女记者说:“妇女很重要,除非她们漂亮、娇媚、有女人味。在法律上男女是平等的,但是在智力上不平等。”

简·芳达总是迷恋强壮的男人,这是潜意识地想获得从未曾从她那强壮而冷漠的父亲那儿得到的爱,但她发现在她与别人的关系中,往往她更强壮,而不是他们。她说:“如果你是个强健、著名的女人,找到一个不被吓倒的男人很不容易。”后来她找到了声名显赫而富有权势的泰德·特纳。

香奈儿比她的许多密友长寿,她感到很孤独。她一生未嫁,这不是因为她喜欢独身,据说这是因为她“从来不把男人看得比鸟重”。

余世存工作室 2016-11-2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