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复颐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雨田君案何时才能真相大白?

本周雨田君案“戏剧”性地结束。

这一案件再次在朋友圈议论,撕裂。当然,也有人说这是中国社会的成人礼。

一个网友说得激烈:曲终人散,家属放弃,校友销声。前面我很少写这个案子,因为在我看来结果是非常明显的。一些人鼓噪这是帝国的一个里程碑案件,我只有冷笑:墓碑早就盖满帝国的疆土了,还缺一块里程碑?那些抱怨司法不公,鼓动签名的,不是傻逼就是受虐狂。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期待在体制内解决问题?我敢打赌,2017年会出现丰碑,比雷案还要高大上。当然,还会出现屁民呼天哭地的景观,不然,怎么能够凸显这些案件的划时代意义呢?残暴的制度下,只听得见傻逼的呼吁和奴民的跪求。有人说,雷案让移民公司得利。我看未必。关门打狗,是这个制度最擅长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公务员考试培训班得益,要远远超过移民公司。实在不济的,估计会挖空心思做编外临时工。作为屁民,唯一的希望其实倒也是这个案子的无疾而终。因为说明了这个体制内,已经不是谁撒币多就可以掌控一切了。发动辛亥革命的,不是屁民,恰恰是大清朝最倚重的丘八。如果慈禧还活着,丘八敢造反吗?我觉得是不敢的,老佛爷的权威不是白给的。杨乃武一案,真是因为体恤屁民的冤屈?图样图森破。那是借故整肃湘系官僚,杀鸡儆猴告知体制内的官员:天下还是姓爱新觉罗。大清并不是亡于革命党,而是亡于内乱:到摄政王扳不倒袁世凯的时候,也就亡了。

还有人说不出话,只好借前人酒杯浇自家块垒,写了“纪念雨田君”这样的文章:日本平成28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就是东京足立区检察院放弃起诉涉雨田君案的五名巡查的后五日,我独自在网络上徘徊,遇到黑泽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雨田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雨田君生前从来不关心先生的文章。”

中国电影制度

我们几代人都在发声。

有些人结集到官媒、商媒下面立身,有些人用自媒体说话,有些人则搭建了某种松散的平台,无论哪一种,都仍逃不脱“河蟹”横行其中,都有人为自身或众兄弟计主动阉割。

虽然在技术平台的支持下,年代一代的圈子个性生成了。但他们一旦“犯上”一旦娱乐“作难”也会被抽的。这周的新闻因此并不奇怪。

“豆瓣、猫眼因国产片评分过低被约谈……”

“豆瓣拟出台国产电影保护制度:禁止观众随意打分”

“豆瓣CEO阿北辟谣被电影局约谈”

在网上随意搜罗一下,就明白,我们这几代人经常是自说自话,或者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摆渡人豆瓣评分

爵迹豆瓣评分

一个网友说:“豆瓣的评分真的很不公平,比如说,你告诉我,为什么爵迹比摆渡人低??!!凭什么?!“你们没看过电影凭什么说他烂”“你们知道小四有多努力吗”,看过摆渡人我想给爵迹打8分,不说了,刷两遍小时代压压惊……”

一个知名网友说:“好久没去豆瓣了,昨夜随大伙去散步支持,顺便看了一眼我的各种作品评分,清楚显示出我的音乐创作最好,脱口秀其次,写字再次,电影导演最差的血淋淋现实!群众的眼睛是贼亮的,我认账……”

遗憾的是,这样的新闻也没有多少响动。

“寂寞呀,寂寞呀,在沙漠上似的寂寞呀!”

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

不少人说我的周记就像学生时代的“流水账”一样,东抄西凑。这并不是因为我个性的疏懒,而是世道的想象力和编剧力远牛过我们个人。我总算坚持了以周记的方式记录我眼里的世界,这习惯坚持不易,但很值得。

对我个人来说,今年是我的工作得到较多展示机会的一年,到目前为止,今年算是出版了六本书。有人惊奇我的写作速度,其实这没有什么可惊奇的,不少书属于旧版,写于十多年前,有读者反馈再版的书仍有新鲜之感。

其次,我能坚持读书写作,也以相当的损失为代价。如对亲友的伤害,自己不近人情,不大合群,等等。当年,从云南回北京谋生,朋友们在为我设计时,有人就说,你的性格决定了你谋生不易。你就像知识界的王菲,爱谁谁……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比喻,吃了一惊。后来每次看到王菲的新闻,都想到她的空灵、天才,想到她也许真的更多得益于她自己的特立独行。

我在《大时间》里提到王菲属于讼卦人,她这次的演唱也可谓深得讼卦之义。她这次唱得有失水准,也爱谁谁了,不过,两千多万人同时在线倾听。这是流量为王,还是内容为王?

倾听是歌唱的黄金。

祝福新年!“新年好,新的悲伤好!”

本周是2016年最后一周。

从周二开始,就有不少朋友、媒体邀约回顾前瞻。我几乎是一律回绝。我心里说,我要像王菲那样,或者像刘军宁说的个体户一样,做一个人的事。而这一个人,是独特的一个人,是像一支队伍一样的一个人。我上周的周记,曾有介绍玉闪的“总学馆”开张,但后来听劝删掉的一节,其中一句据说会得罪很多人,“即使公知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文青或右派是一个正确的情怀或正确的知识,但全部的公知、文青或右派加起来未必抵达上一个鲁迅、一个胡适、一个钱穆。”

但到周四周五,又有年轻朋友来约我谈回顾展望。我在忙碌之余,也终于在手机上敲出这些句子来……

在2016年,“跑路学”成了汉语世界的显学。有人说,没有例外,“移民教父”贾葭或成最大赢家。在对用脚投票表示理解的同时,我们也当知道,地球村里已经同气连枝。我们几代人一同经历了全球化浪潮的喜剧,也经历着全球化的反动。在文明的时运变迁里,既然我们应劫应运而生,就得印劫印运,如此庶几完善美满。中国文化称道这种人的行为是通天下之志,定天下之业,断天下之疑。我们在这里,领受我们当受的福报,福祉和报应,吉凶与一切众生同患。唯有如此,才能有望贞下起元;唯有如此,一元可复,复始而万象更新。祝福新年!“新年好,新的悲伤好!”

年关临近,P2P网贷平台“跑路潮”再现

这几天忙得坐不下来。终于坐下来时,搜罗自己这几年的微博,发现只有2011年刚开微博时的心气足一些,那一年年终写过两条微博:

回顾2011,大概可以说,这一年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政治觉悟”大大提高了。现代人通过政治实现自己,关心时政就是一种很好的培训或自我教育。这也是现代历史越来越走向村头或广场的原因,其中尤多狂欢。因为“历史本身的进程把生活的陈腐形式变成喜剧的对象,人类将含着微笑和自己的过去诀别”。

历史是认真的,经过许多阶段才把陈旧的形态送进坟墓。历史形态的最后一个阶段是它的喜剧。在第一波第二波悲剧性或异化致死的革命精神,还要在后来喜剧性地重死一次。2011年阿拉伯世界证实了这样的进程!这是为了人类能愉快地同自己的过去诀别。我们现在为大陆中国争取的也正是这样一个愉快的历史结局。

到2013年的时候,我的辞旧迎新就简单多了,只是引用了自己的诗句:

“我全部的所有不过是心灵
它不尽完整地映照天空
一无所有地给予安慰
让我穿越时间的国度
提取冰消雪化后的洪水
前来冲洗冬眠者的罪恶
我和孩子们心知难言
我们必须抱团”。

本周处于复卦(12月22日-28日)和颐卦(12月28日-1月3日)之间。

是为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1-01

阅读次数:16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