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对人的体质特征突然关注得多了。年轻时,跟一个意大利朋友到某聚会场合,他看着屋子里众多金发鼻眼的洋人,俏俏地对我,那个大肚子男人,应该是德国人;那个衣服穿得不咋的男人,应该是英国人;那个肤色白晰的女人,是北欧的……我当时大为佩服,在我眼里都是一样一样的洋人,在他眼里却有地域的不同。当然,今天的我也多少有了这样的阅历或经验。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但凡长得高高大大的人,我们都不会轻易判断他来自南方;而那些颧骨高、眼睛凹陷的人,多半不是出生在北方;嗓门大的人,很少是出生在大都市里……这些特点如果采集起来多有意思啊。我后来研究时空,还发现五六月份出生的人底子好,十二月份上中旬出生的人多有免疫力弱的问题,十月下旬的人容易有骨质疏松,等等。后来遇到著名的刑侦专家,她听说我研究时空,问人格分裂的杀人犯出生时间是否有规律,不等我回答,她说她的数据经验是多在一天或一月一年的转换时段。

我因此一度对人身有过长久的同情。说什么人生而平等,在身体体能方面就是不平的。一个湖北老乡说起他的老家,说当年朱元璋打蒙古军队,一支蒙古军在他老家被围困,最后只得投降,朱元璋给这些蒙古人赐汉姓,要他们务农。老乡说他小时候就知道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其中一个姓王的小子,年龄跟他们差不多,但比起他们看着就壮实得多,至于打架,他们七八个小孩用吃奶的力气都搞不动人家,小王轻轻一动腿,他们就得趴下。这类事我听过一些。

我自己也亲眼见过,比如我跟太极拳师父同龄,但他的拳头、胳膊跟我相比,只能用钢铁来比喻了。他一拳可能有一二百斤的力气,我一拳也许有三十斤就不错了。我有时候想,白马秋风塞上,杏花烟雨江南,这是两种体质人类生活啊。难怪北军南犯,江南无缚鸡之力的人民只有投降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就是时空限制。有人佩服老外喝凉水的本事,似乎中国人喝凉水都没有抵抗力了,这话说得片面,因为以前的中国人,因为我们青少年时都喝过凉水甚至生水的。但不同时空中的生命体征和喜好确实有所不同,北方的饮食老咸了,无锡、上海人做菜喜欢放糖,有些地方的人酷爱酸味,四川人无辣不欢。

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可算是最早研究体制人类学的著作了,先哲在那时就对东南西北空间地理的人身体征有研究成果:

“东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鱼盐之地,海滨傍水。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为痈疡,其治宜砭石。”这句话我还无感。

“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这句话让我想到西方人有名言,药治不了的,用铁;铁治不了的,用毒火。

“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洌。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炙芮。”这让人想到烧烤。

“南方者,天地所长养,阳之所盛处也,其地下,水土弱,雾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腐,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挛痹,其治宜微针。”这让人想到了两广和云南,嗯,大理的美食……

我对时空的研究有过四五年时间的停顿,今天想到这个题目,不免惭愧。现代人的基本生活远丰富于古人,但现代人忘了自己跟时空的关联,忘了跟自己身体的关联。就像一台电脑,用的时间越长,bug(漏洞)越多,如果不及时补漏,不把bug清除掉,电脑就会罢工。

人的身体也如此,其出生的时空既是其特征,也是其不完善之处。如果不及时清理自身,我们的身体就会为各种bug充斥。同样地,如果身体不及时补充能量,身体的消耗就加速度走向败亡。我就见过一些朋友,其身体是如何一步步滑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当然,我自己也在体会身体的诸种经验,比如这两年就懂得成语“积劳成疾”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有实在的意义。我经受的健康与疾病体验大概也可以写一本书,但有什么用呢,我所具有的人都具有。我常想起先人比如炎帝神农,他是怎么尝百草,被毒得死去活来还要琢磨万物药理的?当然,也会想到奥威尔已经比我早两年就死了,再过几年,就是鲁迅死的年龄,还有无数中年亡逝的人,对于他们,我想到了“油尽灯枯”四字,在无数病日里,我自己也想到过这四个字。

身体能够走向圆满吗?现代人并不理解古人,在古人那里,人生就是人身的修炼过程。所以武则天皇帝题写的开经偈连高僧大德们都赞叹:“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而先哲对人生修炼更有性命双修之要求,性指我们的神、魂、志、灵、静、定,命指我们的气、血、精、筋、骨、皮。

我个人相信中国文化所说的“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我也相信,人身的时空限制在这种修炼中会走向超越。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1-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