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做女性真悲哀,做中年女性更悲哀,因为动不动就有小妈或准小妈骂你是“大妈”。 大妈这个词在北京话里是邻里之间对女性的尊称,不知道何时这个词突然成贬义词了 大妈在这些人在嘴里,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家庭妇女。显然我出国太久,不知 道词语在这新一代的嘴里已经发生质变。这新一代的人自以为懂名牌,懂化妆 女的化的跟假人似的,描眉画眼,脂粉涂的脸上一层皮,男孩子怎么样我还真不知 道,是不是也懂名牌也化妆,我还真不太知道,我跟中国的年轻人直接接触的,都是出色的,都是对这些物质不太在乎的人,对那些懂名牌晒自我美容照或晒吃啥的 年轻人,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

在中国做女性真悲哀,各种年龄的女性都会被鄙视被唾弃。二十五岁以上的年轻女性有很大压力,因为据说青春就 会过去,转眼就会成剩女;三十来岁人本来是鲜花怒放,可是要是还没结婚,就被看成豆腐渣;四十岁的女性连皱纹还没长,就说老了,好像比八十岁的西方女性还 老;五十岁进入的更年期女性,在国外正是一生的风华正茂的时刻,在中国几乎没活头了,动不动就被挤兑,被贬斥为“大妈”,好像这群女性已经不是她们自己, 而只是某个人的“妈。”

做中国女性真悲哀,五十多岁,过去是“张王氏”“赵李氏”,完全没有名字,现在成大妈,鄙视女性的路数是一样的, 那就是抹杀每个女性的独立意义,把她们用一个贬义的词归类成一群面容模糊群体。殊不知大妈们走了四五十年的路,每个大妈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有美丽的梦想 或坎坷而充实的人生,但是“大妈”这个词彻底抹杀中年女性存在的意义,好像她们只是“大妈”,而不是母亲、妻子、女儿、姐妹,而不是工人、农民、售货员或 从事过各种职业的人士。“大妈”这个词中的歧视反映了侮辱中年女性的年轻人毫无基本觉悟,对他们来说,歧视已经是家常便饭,是北京的空气 都是污染过 的。

有意思的是,那些骂中年女性“大妈”的,其实是准小妈或小妈,因为用不了多久她们就会成被她们鄙视的“大妈”,而且是没有思想人云亦云的毫不出众的女人,或许成了男人或男权的恶劣的帮凶,也说不定,因为歧视别人的人,或跟着歧视的人,其实是没有脑子的人,没有思考过人。

去年夏天我在中国,正是挤兑大妈跳舞的时候。据朋友们告诉我大妈跳舞到了惹得某男人把猎枪拿出来,把猎犬放出来的地步。这男人以男人的武器 枪与狗 来 吓唬大妈,可真够厉害的,真够霸道的,可是新闻中竟没有什么批评他的,虽然新闻中在大论大妈跳舞,好像大妈跳舞惹了全世界了。朋友们都说:大妈跳舞有什么 错?有人说吵了邻居,让他们休息不好,朋友们说,大妈跳舞的时间这些人睡觉?那正该吵他们了,让他们活动活动去,像大妈那样热爱生活!有人说,大妈退休, 闲的没事干。朋友们说:闲的没事干,跳舞是娱乐和健康,多美好的事情。我对我的朋友说,我正准备写一个故事,就是跳舞跳出爱情的故事,因为是真事 朋友 媛离婚多年,退休跳舞,跳到意大利,遇到一个意大利男人,掉入爱情,现在已经幸福地结婚,搬到意大利去了 .

歧视您大妈不需要理由,因为 您退休了,因为您退休就是被挤下去了,中国的退休制度是把人挤下去的思维方式,年龄一到,您下去吧,您没用了,就差说您死吧,没用了。这种残酷的非人性的 思维方式常让我倒吸一口气。在这场全民挤来挤去的思维方式里,人人都是敌人 年轻的女人之间是敌人,因为人人都要挣到一个男人;男人与女人之间是敌人, 因为不是男人占统治,就是女人想统治;老年的男人统治世界,中年的女人 大妈最好都回家做饭,别在公共场合出现,除非你是国母,那就做个衣服架子,而其 他的中年女性,就统统是大妈,大妈您一出现,就污了这些将来也是大妈的此刻还是小妈或准小妈或小叔小弟的眼。中国是一个残酷的世界,难怪我的好朋友五月花 坚决地说:“我不是中国人,我是美国人。” 她在美国住了快二十年,此刻在南欧旅行,遇到人们,她说:“我羞于是中国人。”

坦白地讲, 我也常常羞于是中国人,特别是面对中国的各种歧视!中国的年龄歧视到了歧视女性成为不自觉的行动,歧视中年女性更是一群起哄架秧子的群氓行为。大妈怎么 了?哪个女人会不做大妈?对二十岁左右的人来说,你的母亲现在是大妈 二十年是很快的,你很快就是大妈,不要以为只有你有青春,谁都有过青春,而谁都会 有中年,中年之后,愿苍天假以你老年。

在美国做大妈,比如希拉里 克林顿,已经是”grandma” 大妈,正跃跃欲试地要竞选总统 呢,谁敢说她年龄大了,那是年龄歧视,在美国这个追求社会公正的国家里,公开的年龄歧视是违法的。仔细看看美国各行各业女性领导人物,大多是更年期或更年 期后的女人,我常常想在美国做更年期的女性,那是成熟与进入领导阶层的标志。我的朋友玛丽安,今年61岁,刚刚找到新工作,做一个大学的Dean, 我给她写祝贺信,她回信:“我的心仍年轻,如我16岁一样。”

大妈怎么了?美国的“大妈”诺拉 艾弗然是我非常热爱也积极模仿的女作家, 她的文字都是平实,家长里短之中见解高于任何非大妈的小妈或准小妈,我在美国没有看到任何人说她是老大妈,相反,男男女女,特别是年轻的女性,倾听她的人 无数,因为女性的智慧往往是五十岁后才瓜熟蒂落。

大妈怎么了?大妈是一个社会里最值得尊敬的群体,因为她们有四五十年的经验,她们的身材或许开始发胖,但她们积极生活的精神在她们的舞蹈中,在她们的思考里,在她们的言谈话语中,不信,你就去听听,你去看看。

2015/2/23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2-2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