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明夷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人在时间长河里仍是一个学“生”

震卦时空之后,即逢噬嗑(1月20-26日,吃喝)时空、随卦(1月26日-31日,随喜)时空、无妄(1月31日-2月6日,茂对万物)时空,我们的春节在长达半个多月里成为一个“真空”,一年的积累在这里释放。我的周记也因此休止,在2月3日立春(初七)“开工”(无妄:丢掉幻想)后仍不愿动笔。想起学生时代的拖作业、厌恶考试来,人在时间长河里仍是一个学生:学“生”。

回顾这半个多月的“真空”,我个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跟大家一样,在春运路上奔走,在手机上拜年。当然,也有特别温馨的、唤回我少年记忆的场景:在亲戚家做客,到家门口时,主人已经燃放起鞭炮迎客;主人开饭前先给客人端来热水、毛巾,“盥而不荐,有孚颙若。”……尽管中国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亡败没落,但这些生活里仍能辨认出千年之久的信仰。

关于中国春节以及公元时间等等有很多可以辨析的。记得年轻时非常讨厌春节时的鞭炮声,也很奇怪春节有长长的“真空”时间,现在似乎对鞭炮的厌恶减轻了,而春节,仍延续了人类最为古老的文明安排。在世界各大文明里,多有过把一年均分后剩下五天作为节日的制度。汉儒在安排64卦的值日时,也有煞费苦心地把一年当作364天论,其中四卦各值一日,其余60卦每卦值六日。

曾经问几个在场的学者,为什么公元时间的一月一日不设定在太阳从南回归线北返的冬至当天,而是设在冬至后的八九天里?据说凯撒大帝就曾想把冬至当作每年的第一天,可惜遭到大臣反对而把元旦推迟到冬至后的第十天。如果一月一日以冬至当天设定,24节气就相当易记了,即基本上是月初和月中。

现在的公元时间跟耶稣的出生日相关。按照犹太教的习俗,一名婴儿刚出生时还不被承认为人,必须要等到他受洗,即被施与割礼(割包皮)后,他才履行与上帝之立约、确定犹太人身份。因此,在耶稣出生一周后受洗的日子开始计算时间,作为公历元旦,一直被纪念至今。

这一古老的习俗经现代论证,据说非常科学。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对公元时间的设定既任性又有神性。西方的记忆、集体心理是什么,我们似乎难以领会,我们的集体无意识里,元旦跟更始、万象有关,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其中仍有天道、至上至高的存在,只是少有人格神。但无论东西方的文明安排,一旦化民成俗,就会俗套俗乱,人们会淡忘其中的神性、人性、理性。

上帝在哪里?道在哪里?神在哪里?

话题远了。其实我在这些日子里对写周记、对说话本身又有新的想法,其中一些不免虚无。一想到几乎所有人都活在“作家的形式”里,我的表达不过是增加了这一喧哗,我就不能不虚无。

上帝在哪里?道在哪里?神在哪里?据说,上帝无言,才有众生喧哗,百鬼狰狞。东西方的至高至上认知相似,道在肉身,道即理,我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如果真理、道路、生命处在无言状态,任由我们这些众生百鬼们起哄、作怪、卖弄,那么这是什么世界呢?

十二年前,我劝一个会讲故事的朋友写《动物庄园》的中国版,朋友慎重其事,花了三年拟提纲,最后不了了之。我后来有一个思路,就是随着知识的普及大众化,庄园里的驴多了起来。但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对驴多的庄园来说,强力维稳是多么有效。

王林事件戳穿了中国精英

但话还是要说,事还是要记,只是有些朋友的记事做得极为出色,令我有搁笔之想。在此向大家推荐“眼底梁木”公号,梁卫星先生的周记,比我的写得更丰富也更有激情,他对很多事的看法都好。

本周发生的事里,“王林大师”死了值得一说。十年砍柴在这事上堪称“先知”,精准地预言了他的死期。有人为此说过,王林事件戳穿了中国精英:他们智商很低,他们缺乏安全感,他们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他们对社会毫无责任感……

王林能在我们社会里呼风唤雨,结果也不免为天下笑。历朝历代,总有这类人与商人、官员、明星戏子们来往,双方相互利用,赌一把命运,或聊以谈资而已。“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这个杀机是什么,是我们的贪着吗?

王林死了,但王林这样的人仍在我们社会里如鱼得水。

本周在明夷卦(2月6日-12日)之间。

是为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2-12

阅读次数:1,2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