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40周年百位公知感言遭封

Share on Google+

2019-01-09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专题节目《网络博弈》,我是节目主持人小安。

2018年12月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2月29号,在遭到中国封禁的美国社交媒体推特网上,有网友以图片形式转推《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改革开放”40年感言》这篇文章。推特网友说,这篇文章原文来自微信号《影响力荐评》,现在中国已经被封。之后,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和北京独立学者荣剑都在推特网上转推了自己在这篇《感言》中发表的观点。章立凡还接受了我的越洋电话采访,证实了这份《感言》的真实性。

大家知道,最近中国官方进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宣传改革开放的成就,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表了讲话.这方面的民间议论也很多。那么,这篇《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改革开放”40年感言》到底发表了什么样的观点,引起注意,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删除封禁?

今天的《网络博弈》节目我们就为您介绍这篇被封《感言》的详细内容。

百位公知促改革

改革势必大变局,开放往来做贸易,变局顾民生,贸易讲公平。(安兴本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对国家来说,核心问题是不能没有方向,更不能走错方向。 (鲍鹏山 上海 大学教授 作家)

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的成果,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蔡慎坤 北京独立时评人)

一个党的历史定位取决于这个党的历史作为, 是光荣榜还是耻辱柱,皆由自取。 (蔡霞 北京 中央党校教授)

中国要应对目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压力并摆脱困境,进而融入并立于世界之林; 唯有实施真正的改革和开放,倒退是没有出路的。 (常凯 北京 学者)

这篇《感言》一文汇集了上百位公共知识分子的观点,以发言者姓名拼音字母为顺序,一一发表。刚才您听到的是《感言》中的前5条观点。

这上百位发言者来自学术、法律、商业、媒体等社会各界。其中不乏网络意见领袖。除了刚才提到的那几位外,还有北京法学家贺卫方、江平、张千帆、经济学家胡星斗。

这些发表感言的人以每人三五句话的形式,表达了改革开放40年之际的感触。他们各抒己见,有的肯定改革开放,对前途充满希望,要求继续改革,继续向西方国家学习先进经验。有的写诗作词,含蓄地表达希望中国摆脱千年专制的看法。有的大胆尖锐,批评中国现在改革倒退,敦促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走向宪政法治自由。

下面我们对这些观点根据内容分类整理。

部分观点乐观

改革开放40年最重要的成果、最重大的意义,是 “社会” 的产生,弥足珍。 (雷颐 北京历史学者)

改革开放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无论遭遇多少艰难险阻,我们仍需努力向前,未来的历史必将证明几代人的奋斗不会白费。 (李公明 广州 学者)

转至中国奋斗目标是建设一个常态现代国家。也就是遵循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并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的国家。 (陈剑 安徽 社会学者)

真的改革、必有三大响应:民意响应,市场响应,国际响应。四十年经验,历历在目! (史仲文 北京 北方工业大学教授)

改革开放就是要全面引进和遵守国际规则,不能有选择性。 (贺江兵 北京 独立金融学者)

有的说话比较含蓄,需要大家去思考其中的意思。比如下面两位。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看起来四平八稳,不偏不倚。麻烦在于,也许世上的路只有这两条, 虽然还有第三个选项:不走。 (贺卫方 北京 法学教授)

改革或不改革,就是文明或野蛮。 (盛洪 北京经济学家)

部分观点直白批评改革倒退或失败

有的知识分子在这篇《感言》中坦白地表示,感觉中国的改革正在倒退,或者没成功。下面来自这类性质的观点。

现在的某些提法似乎又回到 “大跃进” 时代假大空的语言。过去和现今出现的违宪行为,迄今仍然听之任之,未见有关党政机关出面纠正。 宪法贵在施行,须“行胜于言”,不能“言胜于 行”,更不能是一句空话。 (郭道晖 北京 法学家)

中外历史上之改革成败,周期为 5-10年。邓小平称如出现两极分化,改革就失败了。 40年后无人承认失败,“改革永远在路上”……(章立凡 北京历史学者)

部分观点呼吁言论新闻信仰自由

虽然中国宪法许多条款保证言论、新闻、信仰等方面的自由,但是,在现实舆论里,这些自由都是敏感话题,公开讨论发言容易受到限制。在这篇《感言》里,许多人大胆呼吁中国开放言论、新闻、信仰自由。下面来听听这方面的观点。

今天的中国,是激流中失去方向的巨轮。必须重新找到方向。那即是大海的方向,自由的方向。(笑蜀 武汉 独立评论员)

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无意义。(陈宝成 山东 媒体人)

宪法载明言论出版自由,核心价值观有关 于 “自由” 之郑重表述,但我们迄今生活在删帖封群封号的现实中,信息非充分流通,社会矛盾在增加。(刘虎 重庆 独立媒体人)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最让我愿意重新呼吁的是:读书无禁区,上网无隔墙。 (马勇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无说话的自由,无投票的权利。四十年过河, 改革的言辞游戏该结束了。革命如果比保守更迅疾,他们会扔掉手里的 “石头”。 (帅好 北京 独立学者艺术批评家)

思想信仰和表达自由,关乎人的权利和尊严,也关乎国运。(肖雪慧 四川 学者)

在呼吁更多自由方面,还有的人引用习近平和马克思的话。也有人引用圣经中摩西的典故,呼呼自由。

部分观点呼吁宪政法治保障民权

宪政法治方面的话题,因为直接涉及中国政治体制,和民主自由一样敏感。在《感言》中强调宪政法治重要性的人非常多,他们敦促中国政府还权于民,建立公民社会。

结束反市场化、反法治化的所谓 “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真正的法治国家,为此,必须开展新一轮解放思想运动,开启 “新改革开放”。 (胡星斗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法治不仅是改革的手段,更是改革的目标。市场不仅是社会主义属性,更是自身的属性。 (江平 北京 法学家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律师制度旨在保障私权,平衡和制约公权。要警惕公权力对律师抗辩能力的持续削弱,其后果将愈加“私权不彰,公权肆虐”。 (李方平 北京 律师)

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病灶,尤其是近年来的人权与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为没有真正的选举。不闯选举关,没有真改革。 (张千帆 北京 北大宪法学教授)

中国政府需要在控制权力、增进自由和权利的秩序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 (毛寿龙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在水里摸了40年石头,不必再摸,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公民社会。 (鄢烈山 广东 杂文家《南方周末》原高级编辑)

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张曙光 北京北师大教授)

有的赋诗作词,以古喻今。

戊戌冬寒问邓公,改开缘何赞退休?人才有,谁劝天公重抖擞?己亥春梦叹故宫,水能载舟能覆舟。铸法笼,宪制何需唐太宗?

这是江西律师陈世和写的诗。这首诗最后一句“宪制何需唐太宗? ”切中要害,无非是希望中国推行宪政。

有人希望政府多关注环境、少数族裔和儿童教育问题。还有两位学者以短短两个字来描述改革开放40年的感想。
交锋。 (马立诚 北京 学者《人民日报》原评论员)

守夜。 (朱学勤 上海历史学者 上海大学教授)

好的,听众朋友,新年之际,题为《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改革40年感言》的这篇文章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封。今天的《网络博弈》节目为您介绍了这篇文章部分发言者的观点。我们会在下次的《网络博弈》节目里,为您播出对章立凡先生的采访。章立凡先生介绍了这篇感言产生的详细经过和对改革时局更为详细的看法。

欢迎大家在自由亚洲电台网站和我的社交媒体上和我们交流您的看法。

主持人小安的社交媒体:
推特账号:https://twitter.com/XIAOAN000
脸书账号:https://www.facebook.com/pei.an.58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4,9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