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版界自我审查严重 涉“独”言论难越五指山

Share on Google+

2019-01-09

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硬反对台独,香港政府也旗帜鲜明禁制台独言论,这股“自我审查”风气更已渗透出版文化业界。本台获悉,台资的香港诚品书店,近日以版权限制为由,禁售主张台独的台湾历史学者李筱峰新作《台湾之“国”》,但相关出版社向本台证实,从没有任何版权限制,作者李筱峰亦指,事件“显示中共对香港的严厉控管更加逼紧”,促致香港的出版及传播自由名存实亡。(覃晓言报道)

习近平在全国人大《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四十周年纪念会上,抛出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的强硬表态,香港亦不敢不跟随,但凡牵涉台湾独立的言论或活动,都疑似遭到政治审查。

继主张台独的台北立委兼闪灵乐团主唱林昶佐,早前被入境处以“无特别技能”为由,拒绝批出签证让他来港出席音乐会表演;近年不少台湾出版书籍,亦被“先审查、后上架”,沦为香港出版业界的“灭声”牺牲品。

记者曾巡视本港六大主流书店,包括俗称“三中商”的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还有天地图书、大众书局及香港诚品门市,发现放上架的台湾书主要是文学小说及旅游书等,关于台湾研究及评论书籍存库不多,大多是卖剩的旧作,涉及台湾政治的新书,如自称台独分子的台湾历史学者兼政治评论家李筱峰,去年十月推出的《台湾之“国”》,同年十二月出版、由前台湾总统马英九口述的《八年执政回忆录》,完全不见踪影。

由于台湾博客来及诚品网站,都显示该两本作品有库存可订购来港,记者于是以顾客身分向香港诚品门市查询,但店员经查阅电脑资料,指香港全线三间分店,都没有《台湾之“国”》的入货纪录,故没有出售,另一本则已售罄。

记者再表明看到诚品台湾官网有售该作品,要求店方代订来港。数日后,香港诚品的职员致电回覆记者,以版权问题为由,指《台湾之“国”》不能在香港出售,正式拒绝为记者订购。

记者:连订购也不行?

诚品职员:是的,是的,因为有版权问题。

记者:版权问题代表什么意思?

诚品职员:因为版权问题,并非每件产品都能在香港出售,有些版权可能是卖了,只让该出版社或某公司,只准许在台湾销售,在香港的话,可能要另一间公司再买版权,才准许印刷及出售。

记者再确认是否指相关出版社只准在台湾出售《台湾之“国”》,店员连番回应“是的,是的”,但记者疑问为何其他台湾书籍又能在香港出售,店员再作解释。

诚品职员说:因为每本书都不同的,有些书籍卖了中文版权,可能包含了多个国家可以出售,可能香港便是其中之一,但也有些书籍不同,指定在某些国家才准许出售,所以有这样的分别。

记者又问,若自行在诚品台湾官网订购《台湾之“国”》,是否可以成功运来香港,店员犹疑了一下,声称不确定台湾方面会否仔细检查版权问题。

记者亦以顾客身分向其余五大书店门市查询,其中《台湾之“国”》在各店的电脑库存系统,完全没有资料显示;《八年执政回忆录》已售罄或未有入货。记者曾要求店方代订相关书籍,只有商务与三联答应代订,天地图书、中华书局及大众书局则拒绝记者要求。

本台就有关情况向《台湾之“国”》的作者李筱峰教授求证,他以电邮回覆表示,相信事件与其政治立场有关。

李筱峰书面回应说:因为我坚持民主自由人权,反对中共并吞台湾,所以中共专制政权当然容不下我。现在我的书已无法在香港贩售,显示中共对香港的严厉控管,更加紧逼。他们的所谓“一国两制”的宣传,已经被他们的高压措施攻破!

本台向出版《台湾之“国”》的“玉山社出版公司”查询,行销企划侯小姐闻悉事件感惊讶,指公司无就有关作品订立任何版权限制或禁止在港贩售,但她暂不清楚为何会有这样举措,会向香港诚品了解。

侯小姐说:会不会是因为李教授的政论集的集结,跟他之前比较侧重在历史层面的书籍有些不太一样,所以就……因为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所以有点反应不回来。因为我并没有对香港宣布这本书绝版,或者是版权问题不能贩售,香港诚品出于什么的原因指这本书有版权问题,所以不能受理预订,是店员单方面的行为,还是香港诚品官方的决定,那是我需要去了解的。

她又称,该出版社一向与香港诚品、香港城邦及联合出版集团有业务往来,虽有部分作品不能在苏州诚品或深圳诚品销售,但在香港则从未发生。

记者亦以顾客身分向部分楼上书店查询,店方虽没售《台湾之“国”》,但可即时代订。其中旺角乐文书店店员曾先生解释,基于市场需求不大,所以未有入货,对于诚品“禁售”,他估计与政治问题有关。

曾先生说:我觉得这本书的版权问题因素比较小,因为买版权都要花钱,举个例子来说,金庸的武侠小说,远流出版社有出台湾版,但香港不会有售,正是版权问题。

其实近年已有传媒报道,“三中商”连同天地图书在港共五十二间门市,又有多间出版及印刷业务公司,均由与中联办相关人士或公司持有,幕后金主实际是中联办,以迂回手法操控本港文化出版业务,几乎垄断市场,引起社会关注。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表示,不仅是“三中商”,或进军内地市场后的诚品“跪低”,连本港部分独立书店也出现“担心政治”,业内最忧虑如何为售卖敏感题材书籍“划红线”,担心未来被“秋后算帐”,如非必要,尽量避免入货,特别是含有台独思维,或关于台湾总统蔡英文的作品,在港愈来愈少见。

彭志铭说:有一种是担心政治、白色恐怖,他们(独立出版人)在港的书店或发行商也不会引入这些(敏感)书籍,或没必要引入这些书籍,如果将来再摆卖这些书籍的书店会否有问题呢?那条红线的摆动,反而我现在忧虑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不准许或不向香港发行,或者不引入来港,已经是两回事了。若再持续恶化,如果书店曾经摆卖这些书籍都会有问题或受影响,这会是最终比较大的问题。

彭志铭又称,有时并非作者在书中表明立场,例如支持港独,而是单纯讨论也被禁,他认为是政府带头政治审查影响,导致业界“自我审查”,甚至印刷厂也遭受打压,变相全线“灭声”,严重打击本港的言论自由。

彭志铭说:其实有否想过连印刷厂也很惊慌呢?表明不会为某位人士印刷书籍,或不会印刷某类型的书。然后发行、书店又被(中共)垄断,严格来说印刷厂也被垄断,变相出版业务全线及整件事,大家都认为可免则免。若曾印刷这些(敏感)书籍,可能其他有中资关系的出版社,不再转介印刷工作给你,可能会影响营运,即是全线业务都有问题,例如有些出版社或写作人,他们都不会制作出版这些书籍,这绝对已经是灭声,此后可以更加容易统治你,或抢夺你的权利。

独立书店“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独立书店经营愈见困难,加上受到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白色恐怖”阴霾,业内难免出现审查,导致港人的阅读选择会愈来愈少,他虽感到遗憾,但难以预计业界未来面对的政治打压程度。

李达宁说:作为书店业会认为此举(审查)很不可取,而且是很令人遗憾的做法。因为书店应该肩负一个言论自由、言论传播的角色,无论是自我审查或政治审查,其实都是在妨碍香港作为自由社会的基础,所以我很不同意及表示遗憾。铜锣湾书店事件,我认为已经是一种白色恐怖,(书店老板)无故“被失踪”,我们也不能够确保当遇到政治打压时会仍然坚持,因为我们不知道将来的打压会有多严重。

本台曾就事件以电邮形式向香港诚品查询,但至截稿前仍未获得回覆。

业务遍及中港台三地的诚品书店,其中香港门市已非首次传出“自我审查”,五年前亦曾被指将涉及藏独敏感话题的作品突然“下架”,又拒绝将关于纪录香港雨伞运动的作品上架,当时有传相关举措,与诚品进军内地市场有关。

RFA

阅读次数:30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