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鼎卦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1

本周在郑州,给“纸年轮”讲坛开坛,跟听众分享了三天的个人读书经验。最后做《庄子·天下》汇讲,在中原论天下,不敢大意,做多方准备。给一朋友发信息,“洛阳等中原为什么被称为天下之中”,朋友的回答果然,“与三代以前的活动范围有关。”

这是确定的。“自我中心主义”属于每一地方人们共有的特征;如无更大的时空意识,“自我中心主义”则会成为天下后世眼中的笑柄。文明的发展会使地理意义发生改变,黄河流域、中原、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等等,都曾是“天下之中”,但葡萄牙、英国等蕞尔小国乃至上海、深圳等小渔村都会后来居上,中不中?中。

人通过话语来实现自己,如果言说基本只是学舌,我们就不中。“汉语的知识总量极为微小,汉语的思想分布极不均匀,汉语的表达空间极是可怜。直到今天,我们没有概念,借用别人的说辞做概念;我们没有工具,借用别人的框架规范做工具;我们没有目的,在语言的转换中生成了我们的思维和目的。

“天下”篇算得上我文明的启示录之一,开篇即谈道术和神明。我想三复斯意。对这一文献的解读,我接受学界通识,承认庄子在谈社会结构、阶层和思潮,但更强调另一种解释,每人身上都有神明心性及其经验瞬间。我甚至复制了网友的话,“如果没有神,谋杀就没有错;如果没有神,道德就只是一种观点而已。如果没有神,人从动物变来,不和动物区别,何谈人权?如果没有神,杀人和杀动物杀猪吃肉没有任何区别。”

我不是一个能够让每个人都即时看见自己神性的人。虽然我坚信,每一个人都有神性,“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

2

是的,连入世的首席专家都赞同自己的孩子到他乡留学了。龙先生说,“我原来一直不太同意我们送自己的孩子到美国去接受教育,但我的外孙女去年就到了美国, 那种内在的力量是我们都抗拒不了的。”

龙还引用一家报纸的观点,“第一,什么时候全球的精英会把孩子送到中国留学,而不是像今天都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美国、欧洲留学?第二,什么时候全球的年轻人会最欣赏中国的电影、文化、书籍,而不是像今天他们最喜欢的是美国、欧洲的电影、书籍、音乐?第三,什么时候全球的消费者在选择产品的时候,会首选中国的品牌?……”

有人说,“入世”这个词好。经受听父母叹气,他的孩子不够入世。至今我们仍在外面,我们不是世界性的。

3

本周到少林,见到了永信大师。

4

从时而密集出现又忽而删除得没有踪影的洪水消息中知道,有些地方的人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我们赶到某火车站时,进到检票口,才知道火车停运。朋友帮着退票,再看有无别的车票,京广线列车要么停开,要么晚点。我研究大时间,曾感叹上古先民对雨的感情,“遇雨则吉”,国民之困有如“大旱之望云霓”,“我看见好的雨落到秧田里,我就赞美;我看见石头无知无识,我就流泪。”

但现在,我们的城乡多经受不起一场大雨。看到从北京来的列车趴在站台下,乘务员说,它不能往前走,得返回北京。没有票了,你们能上车就不错了。

年轻时到北京求学,经常一路站着到北京,记得有一次是十几个小时。这一次,我站了四个多小时。三十年的时间,一世已过。

5

我这周经常出神。

心神不定的我似乎一会儿在天堂,一会儿在地狱里。我能闻见如梦的歌声,如花的笑容,还有炼狱,地狱里的审判,我甚至有过入骨的相思,痛彻的羞耻。回过神来,我似乎又在人间。

其实天堂地狱并不在另外的世界,不在我们现实之外,它们就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我经常看到熟悉和陌生的面孔,他们清早告别家人,就奔赴地狱里,做势利的牛头马面,做当差的小鬼,做为所欲为的阎王。他们唤醒了别人的奴性、罪苦和本能。他们堵塞了通往人性复苏的道路,他们给人绝望。我也能看到一些陌生和熟悉的面孔,他们在一天的劳作里,把爱、信心和希望给予了周围。

本周在大过时空(6月28日-7月3日)和鼎卦时空(7月3日-9日)之间。先哲给大过卦系辞说,“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给鼎卦系辞说,“君子以正位凝命”。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7-09

阅读次数:3,6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