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魏京生谈:为什么最后邓小平放了我?

Share on Google+

魏京生先后入狱两次,在大牢渡过18,一路惊心动魄的血泪经历,魏京生谈笑风生地娓娓道来。图/廖天琪提供

40年前魏京生这个年轻人初生之犊不怕虎,以血肉之躯碰撞铜墙铁壁的北京最高权力。强人邓小平三上三下之际怎能忍受一个青年人的挑战?要把这个直呼他为“独裁者”的大男孩致之于死地。那么魏京生还有活路吗?这段传奇人物的传奇故事的点点滴滴,就由当事人在这段采访中一一披露了。

1979年3月27日,魏京生被逮捕,并被指控“反革命罪”被判刑15年。他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被朋友刘青等人偷录下来,并被转成文字发表,而刘青等人也因此被逮捕和判刑。经过5年的单独囚禁,魏京生后被转往唐山监狱和青海劳改农场。把当时已经有冠心病的魏京生送到高达3000米的青藏高原等于杀死他,当局的意思是让他“自然死亡”,然而魏京生天然顽强,血压极高的他竟然在高山上安然无恙。更为滑稽的是,为了魏京生的监狱待遇,中共高层说法不一。胡耀邦指示:政治犯的医疗与生活条件要按照国家正常职工待遇对待。而邓小平指示在先:魏京生等政治犯,待遇不得高于普通刑事犯。

在“七九民运”40周年之际,有必要回顾那段历史。严家祺说:今天中国的政治与毛泽东时期完全一样,一党专政,没有变化。中国未来之路,就只有一个方向:就是当年魏京生在民主墙时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也就是“政治现代化”,这也是中国未来的唯一出路。

先后入狱两次,总共在大牢渡过18年从“小魏”到“老魏”的魏京生将一路惊心动魄的血泪经历,谈笑风生地娓娓道来,囹圄生涯听起来竟如异类的“政治童话”一般神奇……

影片:欧华论坛| 魏京生廖天琪:为什么最后邓小平放了我?

民报2019-01-11

阅读次数:5,7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