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代阅读安徒生那篇最着名的童话《皇帝的新装》,首先感叹的是于皇帝为什么如此愚蠢,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被名不见经传的骗子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偏偏由一个孩子来说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真相。长大以后,我才慢慢发现,皇帝一点也不愚蠢,皇帝比我们所有人想像的更加聪明,否则他决不可能如臂使指地统治一个国家。在安徒生的那个故事当中,皇帝并不是愚蠢地被骗子所欺骗和利用了,反之,皇帝是利用骗子的骗术来检验臣民对自己是否具备百分之百的忠诚——他说自己穿上了最漂亮的新衣,所有臣民就必须重複同样的谎言。只有这样的顺民,才是最好的统治基础.这就跟遥远的中国的那个“指鹿为马”的典故一模一样:尽管眼前的动物明明是鹿,但只要赵高说是马,大臣们也都异口同声地说是马.如此,方能飞黄腾达;反之,则被打入天牢。

效仿毛泽东导演的那场影响深远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习近平也如法炮制了一场北京文艺座谈会。这场座谈会真个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将中国文艺界的大腕们一网打尽.总导演当然是侃侃而谈、春风化雨的习近平,而充当主角的,既不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和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铁凝,也不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却是此前我从未听说过的“网络作家”周小平。

在周小平出席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并被习近平叮嘱多写“正能量”作品的第二天,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的《参考消息》,用整整一个版面刊登了周小平的三篇旧文:《梦碎美利坚》、《飞吧,中国梦》、《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旗帜》。一看这几个题目就清清楚楚了,这不就是对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的东施效颦吗?戈培尔说:“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戈培尔又说:“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受到习近平之“亲切关怀”之后,周小平在一夜之间跃上龙门、身价百倍、炙手可热,让马云、孔庆东、司马南、成龙等“人渣榜”上的前辈“人渣”们个个望尘莫及。看到周小平如此亲密地称呼“习大大”,他们快要嫉妒地发狂了。下一个年度,号称比诺贝尔和平奖更有公信力的“孔子和平奖”,或许会颁奖给周小平。甚至有评论指出,“周小平时代”到来了。

不过,“学习团”的粉丝们,以及那些一心当“南书房行走”的公知们,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铁的事实,不愿意让习近平与周小平“二平并列”。他们看不起周小平这个暴发户,同时又不敢置疑主子的智商和情商。于是,他们苦心积虑地编造出一套说辞来为伟大领袖解套:这是主管文宣的刘云山为习近平设置的一个陷阱,刘云山故意安排习近平接见周小平这个臭名昭着的“五毛党”,以此败坏习近平如日中天的声誉.甚至还有海外媒体故作神秘地透露中共高层正邪斗争的密辛:这是作为江系要角的刘云山,奉江泽民的命令继续抹黑习近平的卑劣手段之一。浸淫于孙子兵法、《三国演义》和后宫甄嬛传的中国人,对此类剧情最是津津乐道并深信不疑。

实际上,江泽民早已是残花败柳、在死亡线上苟延残喘而已,那里还有能力如此精心算计如旭日东昇般的一代雄主习近平?而好不容易才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的刘云山,纵然有一颗豹子胆,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羞辱庆丰帝。更何况,庆丰帝身边智囊如云,对主子到什么地方、见什么人之类的重要事务,都会仔细权衡,并呈报主子首肯。此次周小平出席花团锦簇之盛会,必然是习近平的“钦点”。否则,习近平怎么会亲热地招呼并温柔地勉励这个年轻的小伙子?

习近平的精神结构,与周小平是“同构”的。读一读习近平继位后发表的讲话和出版的书籍,就可以从中嗅出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周小平气味”——那种狂妄自大、唯我独尊的心态,那种颠倒黑白、信口雌黄的口吻,那种狭路相逢、你死我活对思维,“两平”简直是如出一辙.所以,习近平对周小平的欣赏,乃是臭味相投、惺惺相惜。此前,习近平必然是读过周小平的大作,并如同秦始皇读韩非子文章那样,惊为天人。这才有了两人的会面,会面之后,哪能不一见锺情、相见恨晚呢?

有什么样的主人,便有什么样的奴才。有什么样的皇帝,便有什么样的裁缝.当年,毛泽东身边的弄臣,是陈伯达、康生、郭沫若、姚文元、胡乔木之类的才华横溢、思如泉涌的大恶人。他们的文章不是普通的文字,而是见血封喉的利器。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文字狱的牺牲品:作为毛泽东时代兼有特务头子、马列主义理论家和书法家多重身份的康生,污衊习仲勋炮制反党小说刘志丹,目的是为高岗翻案。康生将习仲勋的作为概括为一句杀人不见血的名言:利用小说反党.康生将这句话写在纸条上递给毛泽东,毛泽东在大会上公开宣读,公开表示同意康生的判断。于是,习仲勋的悲惨命运就註定了。

周小平当然没有康生那种“邪恶的天才”。这是一个连邪恶也沦为笑柄的小丑时代。当皇帝也成为小丑的时候,能指望出现有创造力和想像力的裁缝吗?习近平不过是个山寨版的毛泽东,他不可能找到和重用像陈伯达、康生、郭沫若、姚文元、胡乔木那么有才华的弄臣,而只能任命周小平这样不入流的人物来为之设计形象、裁剪衣服、装点门面。愿他们主仆二人合作无间,珠联璧合。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29/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