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赤脚医生到那里去是大有作为的。这貌似伟大领袖毛毛神君的英明指示。

北平小朋友康玉春,每天深情地歌唱:“敬爱的毛主席啊,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但我相信,这只是唱唱而已,不这样唱怎么唱呢或者不唱这个唱什么呢。那时候,政令是能够出中南海的,但能不能真正进去灵魂,需得另说。比如,小康同学立下医学救国的大志,肯定是不愿意去当赤脚医生的。不扯。尽管12岁那年毛毛死了,他也觉得天要塌,世界人民没法活,但由于他心眼都在书本上、在医术上并绝不旁骛,天没有塌下来,人们在活着,他的医术在增长,这很好。

当然,这是小好,不是大好。否则,他和他李老师李海,就看不见大街上有那么多被屠杀的尸骸和年轻的鲜血,否则他不会好好的去做十几年的六面隐者和忍者。这种隐忍者是不能继续做医学救国伟大的梦想的了,相反,他只能成为墙们的重症病人。这种病不需要吃药,或者这药是奇特的,当然不是《化蝶》中的什么千年尘灰和三年瓦上霜,我的亲。

小康同学成了康康和老康,非康生之康,也不是周永康的康。老康奔五,鬓发皆白可能有点夸张,但这仅限于你我的观感,而已,他的心理年龄大概永远停留在25、26,否则不好玩,八卦不起。

我见到他时,他在行医、他在考医学博士,我没有问他是否还医学救国。

我今日的认知里,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时候,救国和卖国其实都是宏伟的事业,这种事业,其实是被垄断的稀有资源和特别权力。在民间如老康的人们,有些不相宜,或者是不许,除非奉旨。

八卦的本义是好玩,纠结不起。但在老康那里,唯有纠结,八卦才可以起。

老康有很多欢乐,缺少欢乐的人们,自然要时时把他想起。比如有个老男人欧阳懿和三个坏小孩,最近饥肠辘辘,口中寡淡,又在打老康的主意。

亲爱的老康,伟大领袖毛毛雨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要怎么怎么。他们祖宗十八代男男女女才革命都革命。除了戴红领巾那会儿,咱们只有沾点革命的边——反革命。所以,要请客吃饭,请客吃饭是必须的。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最好是天天请月月请,我们吃,你买单。不白吃。医学救国的的道路,它是曲折的,它的前途是黯淡危险的,咱们是不是不医学了,是不是学学周树人迅哥儿鲁迅同志,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转轨转向。你看,我们四个人,都是八卦文学志士,都是相面大师。这不,看你面相骨相,全是八卦文学细胞和八卦文学慧根,我们引领你走向八卦文学的新时代开创未来。

饱嗝起,笙歌息,饭醉歇。亲爱的康康,学费足,第一次课堂作业不能免:体裁不论,字数不限,内容随便,题目任你挑。

《第一次作业:饭醉歌》,作者,老康:两个欧阳鸣翠柳,一只老鼠上青天;窗含金波千秋雪,门泊康家万里船。

王金波、欧阳小戎:好湿!

欧阳懿腹诽:被节操啊,吃了人家的口软。

不锈钢老鼠:怎么是一只呢?应该是一行。

欧阳懿旁白:贪婪,就该是一只。一行的动静太大,当心人家用快过期的导弹来练习瞄准和射击,水平提高了天天打你玩儿。

亲爱的康康,那门前泊的全是你家的战舰,好有钱,船王不是包玉刚?

还有,吃你一顿饭,喝你一壶酒,你不能变着花样骂欧阳一门都是扁毛兽啊!亲爱的康康。

谨此,是为,康康救国记。

2013-04-25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