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邢:有关白桦的一件史料

Share on Google+

白桦追悼会昨日在上海举行,十分隆重。可见公道自在人心。

正巧收到刘梦溪先生赠我大著《七十述学》,从中读到一则与白桦相关的史料,特录如下,与读者分享。

刘书中“倒悬”一节回忆:

白桦的《苦恋》是否要批,也有不同意见。顺便披露一桩掌故。最初批《苦恋》的任务,是希望我来完成的。有关方面负责人为此找我谈话,我婉拒了这项任务。当时陈述的理由,可能是说,影片的问题在哪里,还没看明白。

后来唐因、唐达成两位受命为文了。一次路遇,问起进度,唐因摇头,达成说:“你不写呀!”这是两个非常好的人,都在一九五七年被授过“加冕礼”。我和达成还有一段渊源。我在太原钢厂时,他当时也在太钢下放。

刘梦溪当时是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负责人之一,此前为高级领导人撰写过报告、讲话,也写一些电影评论,可能这是领导相中他执笔的原因。他推却这个政治任务之后不久,也遭到胡乔木发难,一直到1988年,几年间不准出书发表文章出席会议,和白桦命运相似。这促使他告别文艺界,进入陈(寅恪)王(国维)之学,开拓了另一番更大的天地。

丁东小群 2019-01-21

阅读次数:1,35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