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当岁月流逝,它们也披满了忧伤

Share on Google+

手上一册《律师文摘》,是 2005年第1辑。深蓝底色封面,白字套印刊名。中左寸半见方,嵌饰帧山水丹青。 一亭居高,瘦石临水,几树排闼,心事嶙峋。风过了,无痕,飞白留空处,此世矣,彼世矣,亦世矣,端的是与世无争。一上雅!一派安恬,满纸和平,好端端的嘛!

因为我的一篇文稿,印好的一万册,连同这封面,被迫销毁。

说来有些戏剧性。年初,国栋邀约大家餐叙。下午会程过半,送来了甫印出厂的这辑刊物,众人信手翻阅,举座不惊。又过了半小时,座谈临近结束,国栋匆匆出门接听一个电话,未几回到室内,告知此册绝版,坊间不售,大家保管好,未必不是善本呢!

怎么回事呢?直到现在,还是不得而知。仿佛是,火眼金睛,突然发现在下的文字“有问题”,撤下。其余按下不表。

佞徒害世,常常举衅于暗室,说西风消息;窃逞私意,不惜假手于政治,强深文周纳。这是现代小人的旧套路,古代魑魅的新伎俩;“文蛤”中的集体表演,今天的零星操练。那么,其所为何来?欲将何往?骚云: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唯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味以险隘。展诵先贤,遥想今古,听窗外风声凛冽,心中豁然而凄然。——“文蛤”之贻害,人性之幽暗,真是我们共同的苦难。——朋友 ,我佛慈悲,这种龌龊里头,大家都只能是受害人,何必呢!

国栋为此损失惨重。这也成了我的一个心病。当今中国,以一已之力,本诸民间立场,肩膀上架一个脑袋,而独撑一刊的,天下唯国栋也!他左避右闪,踉跄前行,我身为兄长,与君交游二十年,无力进益,反致友祸,惭愧!

因此,在下此刻按键堆字,既不见什么主体性客体性的大道理,也没有民主法治的大感想。充盈心中的,只是往事连心事,友情复悲情。

而婆娑旧籍,就如诗人所咏,当岁月流逝,它们也披满了忧伤。

2007年1月10日定稿于清华明理楼

律师文摘 2019-01-18

阅读次数:7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