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老龄化已是无可讳言的事实。老龄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这一切来临之时,我们依旧没有准备好。面对如此严峻的社会问题,单凭政府力量显然不足以应对,需要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不仅需要更多商业创新,最重要的是如何推动银发族本身的参与。

1 两亿中国老人背后的痛和痒

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7.8%,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同时,我国绝大部分老年人都会在家庭中终老,养老责任与照顾劳动主要由家庭承担。

但养老服务远远跟不上老龄化的速度——社会化机构提供的养老服务,无法满足养老需求,市场应运而生的中高端养老机构,也并非普通家庭可以承担。

民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5.5万个,养老床位合计744.8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30.9张。也就是说,我国绝大部分老年人都会在家庭中终老,养老责任与照顾劳动主要由家庭承担。

受传统性别文化影响,在我国家庭中,照顾责任具有鲜明的性别倾向,据北京大学老龄健康与家庭研究中心所做的中国老年人口健康调查,我国老年家庭照料者中,大部分由女性承担(约66.7%-75.0%为女性照料者)。这种照顾密集、持续、长期,因此女性照顾者不得不面临社会生活受限、个人发展遇阻以及健康状况恶化等问题。多数研究者认为,家庭中繁琐而细致的照顾工作容易形成照顾者的压力和负担。

一方面,由于长期重复单调的劳动,负面情绪无法排解,巨大的工作量和照料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社会生活,女性照顾者往往会经历焦虑、沮丧、无力、社会疏离感等各种情绪的煎熬。另一方面,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缺乏休息的机会,会对照顾者自身健康状况产生影响,他们常常要面对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

而对于中青年女性而言,“上有老,下有小”的状况会使她们深切感到力不从心、分身乏术,甚至被迫选择低薪灵活的工作,从而加剧家庭中经济地位的不平等。在照顾模式中,家中的母亲常常不仅要育儿理家,还要承担照顾配偶的责任,而自己的老年生活却岌岌可危,甚至老无所依。

在日本,有一种所谓“看护杀人”——照顾病人或老人的家属难以忍受长期照料之苦,亲手将自己看护的家人杀死。据日本公共电视台NHK统计,日本这类事件每两周就会发生一起。而在我国,也曾出现过这类事件,此外,有些照顾者自身也年事较高,健康状况不佳,甚至会出现突然过世的情况。

这类事件的背后,是一曲曲家庭悲歌。这些“杀人者”,曾经是长期扛下照顾重担的家庭中坚,可能是你我熟悉的亲友。这是老龄化社会的必然吗?如何让这些照顾者得以喘息,而不致抱着求解脱的心态,酿成悲剧?

一些家庭选择聘请家政工来帮助照顾老人。这不但增加了家庭的经济压力,而且在这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照顾劳动实践场中,一个女性的“解放”背后是另一位女性的悲苦,可能隐藏着另一个家庭无人照顾的现实。

我国约有60万所家政服务机构和2000万名家政工。但这一庞大的非正规就业群体大多没有被纳入正式的劳动就业范畴,他们的工资、工作时间、劳动保护或社会保险等都无法获得保障。调查显示,许多家政工都长时间超时工作。据北京科技大学王竹青教授的统计,北京有约36%的家政工每周没有休息日,广州和成都的情况略好,比例在20%左右。

已婚已育的家政工要面对自己和家庭分离的各种焦虑,面临育儿的困扰,而她们中的多数终将返回农村。城市在制度、户口、医疗、住房上,都不容留她们的晚年,他们的晚年不被人看见,衍生出一种“弱弱相残”。

而这些照顾工作的重要性和价值,却往往被忽视。

无论家庭、社会,还是国家政策,都没有正视女性照顾者所承受的种种压力。照顾活动对女性就业的阻碍也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女性的附属地位。

如前所述,社会化机构提供的养老服务,远远不能满足养老的需求,市场应运而生的中高端养老机构,也并非普通家庭可以承担。以广州某高端养老院为例,该院2017年最低收费为7500元每月,为广东省年平均工资的1.34倍。

老龄化先行一步的国家和地区,尝试了不同的应对路线,也各有苦处。在我国香港地区,政府于2013年开始推行长者院舍住宿照顾服务券试验计划,政府向老年人发放补贴,帮助支付市场化的养老服务,解决公共服务的不足。

香港地区政府一直鼓励公私营合作,但养老院的排队时间仍需三年以上,据香港立法会张超雄议员办公室统计,仅2017年就有6000名以上老人在等候中去世。在激烈的竞争下,香港养老机构出现“照顾好的太贵或排不到,品质差者则空床率高”的现象,与其他社会服务一样,呈现出阶层分化。而被评为“五星级”的剑桥养老院也在2015年爆出虐老事件。

面对诸多的老龄化问题,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中国面对的问题,在全球不同国家也都有遇到,那么他们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并让银发群体焕发生机呢?

以下三种解困之法,或对正在处于老龄化进程中的我们有所启发。

2 老龄化依旧活力无穷的北欧

丹麦通过组建社区养老网络,提供在家养老的服务,例如陪伴、组织活动、改造居家设施等,降低老人失去自理能力的风险。同时这种方式也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促进新产业发展。

瑞典大力推广“居家养老”,建立了一套养老金体系和家政扶助制度,鼓励老年人二次创业以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由于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成绩显著,瑞典被誉为“老年人的王国”。瑞典不仅是世界上居家养老率最高的国家,而且恢复了经济的竞争力和增长速度,近年来其国家竞争力排名一直保持在世界前三的水平。

北欧国家的经验表明,人口老龄化也并不意味着政府将破产、经济将停滞。只要人民的照顾需求能够满足、照顾者的权益受到保障、性别正义与社会公平得以落实,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依然能够活力无穷。

3 避免孤独死,又保有独居自由的日本高龄住宅YUIMARU

老后的住所,你怎么选择?住在自己熟悉的家当然很好,但身边若无可以照应的家人、朋友,难免感到不安。年轻时选择的住所,也未必有老后所需的生活机能。若是搬进安养机构,虽然三餐起居有人照料,设施里的生活却相对无趣,也不能选择喜欢的社区环境。

对此,日本建设公司コミュニティネット(Community Net)推出社区计画「ゆいま~る(读音:Yuima~ru)」。该计画在日本有11个据点,广受好评,更在2018年获得日本优良设计奖。他们的设计理念是:“老后的家需要特别的环境,但不应该与世隔绝。”

Community Net 公司指出,「ゆいま~る」有3个设计重点:“首先,让住宅成为熟龄者的家,而不只是照护设施。确保每个房间都有独立且宽广的起居空间、厨房、卫浴设备等,让住户可以照自己期待的方式生活。

其次,连结住家与地方的医疗照护资源。每栋住宅都有365天、24小时的生活支援制度,各个房间也有紧急通报系统。另外,各栋住宅都有「生活协调员」,负责确认住户平日的健康状况与生活需求。如果有就医、申请看护的需求,也由协调员负责。

最后,则是创造能够融入地方居民的社区。Community Net 公司认为,「ゆいま~る」不只是老人居住的社区,而是开放给地方上的人们交流的场所。住宅区内的各项设施都对社区居民开放,串联居民与在地社群的连结。”

01、是熟龄住宅,更是欢迎所有人的公共空间

如果你走访Community Net公司的其中一个位于东京近郊日野市的社区据点——「ゆいま~る多摩平の森」,可以发现这栋熟龄住宅不同于一般安养机构,生活机能完善方便。距离车站仅10分钟的路程,沿途有数家大型超市、医院诊所,熟龄生活所需要的资源一应俱全。

集合住宅改建的社区有2栋主要建物。一是专供60岁以上申请者居住的熟龄住宅,另一则是开放给一般家庭入住的公寓。社区没有围墙,内有幼稚园、游乐场、公园、菜园,甚至还有一栋结合社会教育中心、运动中心、餐厅和咖啡厅等不同设施的复合空间。

医疗照护资源方面,食堂的对面就是小规模多机能设施,提供日间照护、短期照护和居家照护的服务。社区内另有透析、复健诊所、失智症专门医院以及即将启用的安养机构。倘若哪天住户健康恶化,也能确保自家附近有充足的医疗照护资源应对。

社区内所有的公共设施都开放给附近居民利用,附近的学生和年轻人不时会在广场聚会。食堂则每日提供营养师设计的菜单,住户和社区民众都能前往用餐。食堂内的长廊还有个小型图书馆,不只是餐厅,也是集结公众的场所。

此外,社区不定期举办类型多元的活动,例如料理、体操、演奏会、朗读会、秋季赏枫等。去年更和同一街区的中央大学合办「文化祭」,由住户展出作品、演奏乐器,留学生们介绍自己的国家、举办市集。开放的社区让住户既能享有独立的生活空间,也有机会认识在地居民、建立安全可靠的地方互助网络。

02、独居也安心的生活支援制度

每位住户入住「ゆいま~る」前,都得先和「生活协调员」讨论自己的生活计画。这份计画每年可修正一次,确保住户不论在任何状态下,从医疗处置到后事安排,都按照自己的期望进行。

生活计画的内容包括:失去意识或判断能力时,谁能做你的代理人?生命末期希望接受怎么样的医疗照护、缓和医疗?罹患重大难以治愈疾病时,希望医生告知你病名和平均余命吗?是否要接受延命医疗?是否捐赠大体或器官?希望葬在哪里、举办怎么样的葬礼?人走了以后,房间里的物品如何处置?

在「ゆいま~る多摩平の森」,每位协调员负责3位住户,他们的工作不只是制定生活计画,还有确保住户的人身安全、协助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例如想换电灯泡、无法一个人移动太重的行李或家具时,都可以请协调员协助。若是必须住院、就医的场合,协调员也会帮忙安排,并且和照护经理合作导入政府的照顾服务。

Community Net网站上分享了住户中山太太的心得。如今81岁,曾任看护的她原本住在自己购买的3房大公寓,过着自在开心的生活。但几年前,她因为胆结石住院,眼睛也动了白内障手术。

中山太太说:“一个人的老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想要度过安全、安心的老后生活,一定要趁还有力气时为自己做打算。”

除此之外,她还进一步指出,她在独居时常会感到不安。例如,出门时瓦斯有没有确实关好?在浴室等湿滑的场所若发生意外怎么办?

而在「ゆいま~る」这些事情都不再担心,不但浴室等空间皆有紧急按钮,而且家电也有自动断电设置,可以确实避免意外发生。

更重要的是,她认为:“老人有权力,也必须自行选择喜欢的生活方式。”

所谓的孤独死,不就是即使有小孩,也没有受到照顾吗?世道已经和以前不同了。未来打算如何过活,不自己好好选择是不行的。

决定搬出公寓前,她也曾参观过不少照护机构,最后她认为:“还是想活得像自己。”在身体状况还允许时,自由的购物、下厨、喝酒、外出。「ゆいま~る」的生活实现了她对独立生活的渴望,也让她有机会和年龄相仿的邻居互相照看。

82岁的宫本先生也有类似的看法。住在「ゆいま~る多摩平の森」,走路10分钟就能到达车站。身体还健朗的他,不想被一般老人的观念束缚,闲暇时间还可以坐电车到处旅行、拍摄喜欢的风景照片。他还提到:“肚子饿的话,从家里到车站之间就有三家牛丼店呢!”

想住在这样的社区,得花多少钱?「ゆいま~る多摩平の森」一个月的租金约为11万8,000至15万4,000日圆不等(约人民币7千到1万),住户的生活支援费、医药品耗材和水电、餐费等花费,则平均约为139780日圆(约人民币8600元)。以日本的薪资和物价水准来看,算是一般中产阶级皆能负担的费用。

更重要的是,在「ゆいま~る」,住户可以合理的价格取得个人化的生活支援。像是:“只有洗澡需要协助、只有午餐想和其他人一起吃、临时有亲友要来住宿等等”,同样是熟龄,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和生活型态都不同,自然需要客制化的服务。

不必仰赖他人而活,但自己力有未逮时也有可靠的伙伴能协助。「ゆいま~る」开创了一种介于一般住宅和照护机构间的生活模式,让人到生命的最后都能活得像自己。

4 透过“职务再设计”,71岁新加坡人资帮熟龄者找到新工作

人过了50岁,明明身体还很健康、也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在职场上却没有用武之地?

71岁的Helen Lim是新加坡的新创公司CEO。在退休之前,她曾在公私部门负责人资工作长达40年,服务过的单位包括知名印刷公司Xerox、新加坡卫生部等。65岁那年,她踏出退休后的舒适生活圈,创立银泉公司(Silver Spring),协助熟龄者再就业,挖掘他们的生命价值。

01、职务再设计,让熟龄者重回职场

和台湾相似,新加坡的人口结构正在迅速高龄化。2015年,1/8的新加坡人超过65岁。2030年以前,这个数字会提高到1/4,使新加坡成为全球最老的国家之一。年长者若能延长职业寿命,维持独立的经济来源,其实也是降低国家财政与补助的负担。

2006年到2009年间,Helen受邀担任新加坡最大的健康照护企业医疗保健集团(SingHealth)的顾问,协助增进集团内部的熟龄员工福祉并提升他们的职场能力。在这段期间,Helen规划了几个创新的工作模式,让退休族可以重回职场。

例如,发展产后居家照顾服务,让退休的护士、家庭主妇可以弹性工时兼职的方式工作。担任医疗保健集团顾问的经验,让她发现许多熟龄员工的才能未被开发,更有许多退休族、家庭主妇因为离开职场,处在社会孤立的状态。

退休多年的她,开始思考如何以自己的专业,为这群人带来正面的影响。

02、熟龄互助,挖掘熟龄生命价值

机缘巧合下,Helen发现一栋办公室大楼的店面正在招租。她创立公司银泉,开设咖啡厅「Chatters Café」,聘用50岁以上的员工管理、营运、收银、做外场服务生,创造熟龄者的工作机会。

咖啡馆模式刚开始相当成功,相同店型一度扩展至3家。然而,随后产生的资金问题,让Helen发现这种经营模式很难长久。2家咖啡陆续关闭,现在只剩一家在医院内经营。

2010年开始,银泉开始将主力放在新的业务上:为熟龄者媒合工作机会,协助他们回到职场。

然而,在金融海啸过后,全球就业市场相当艰困,40岁以上的员工得承受更严重的就业歧视。因此这项任务刚开始非常困难,公司烧掉10万美金的资金,而且一年内只帮8个人找到工作。

所幸在2012年,银泉与新加坡东北社区发展理事会建立合作关系,媒合业务逐渐走上轨道,咖啡厅的经营也渐渐稳定。公司财务达到损益两平,在半年内帮助170人找到工作。

例如,58岁的Philip原本是办公自动化产业的销售主管,也创办过IT公司。60岁那年,家人建议他退休、享受生活。没想到退休之后,他却觉得郁郁寡欢。银泉介绍他到一家只有5人、急需企业咨询却无法负担费用的小公司担任顾问。

Phillip善用他过去的经验,为这家公司组织了有力的销售团队,成功让该公司获利扩张,员工也由5人扩增为50人。

此外,Helen也另外创立了会员制的旅行平台Silver Horizon Travel,雇用熟龄员工推出专属熟龄者的旅游行程。该平台强调行程规划舒适、没有压力,且参加者在参加旅行前后都可参加由Silver Horizon举行的聚会,和同龄的好友尽情交流,创造熟龄者活跃的社交社群。

03、银发族是宝库,不是海啸

Helen认为,在未来高龄化、少子化的社会当中,年轻人变少,雇主们会发现人才愈来愈难找。因此,“何不让这些有经验的熟龄员工帮助你稳定公司?他们还很有能力,不是过了55岁就走下坡了。”

当然,想让熟龄员工顺利留在职场上,职务再设计是必要的。例如,银泉经营的Chatters Café提供字体较大的收银机、减少配送以降低员工的身体负担。新加坡最大的连锁超市NTUC FairPrice有一半员工年纪在50岁以上,该公司的做法则是提供弹性工作时间,并且为熟龄者提供特定职位,例如客服代表等。

下一步,Helen希望能鼓励更多银发企业家进入市场。但在此同时,她也不恋栈权力,已经找好了公司的接班人。

“我知道我得准备放手,让公司成长,我不能紧抓着它不放,否则我走了,公司也会跟着一起结束!”——Helen

Helen认为,退休后创办银泉,最大的收获是发现自己比想像中更有热情与韧性。她希望在往后的日子里,年龄歧视可以从职场上消失。

“我希望人们可以优雅老去。我希望保持活力,创造更多成功故事,让这些我们帮助过的人都成为倡议者。”——Helen

面对高龄化的未来,Helen乐观的说:“银发族是宝库,不是海啸!”

5 未来不必悲观,创新必将酝酿无限可能

老年社会临近,高收入者有更多选择,而多数普通人,特别是收入底层的群体,难以支付昂贵的照顾费用,更加高度依赖家庭或缺乏基本权益的家政工人,造成种种困境。

人人都要面对养老问题。如何不至于老年劳碌、老无所依,如何建立一个普惠的照顾体系和让年长的人重获价值,是亟需思考的问题。节省支出和延迟退休是一时,而保障照顾者的基本权益,同时改善社会环境,降低老年人失能风险、平衡性别责任以减轻照顾者负担,以及让退休不等于脱离社会,则是长远。

同时,随着时代的进展,我们应该重新定义年龄,消除年龄歧视,让更多年长的人发挥应有的价值。

文章来源:本文来自“南都观察家”、“50plus”汇编而成。

乐见岛 2019-01-20

By editor